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高瑜北京寓所遭强拆,疑当局报复打击


主持人:被中国当局判处监外服刑的资深女记者高瑜,星期四在北京的住所遭到当局强拆。过程中,高瑜的儿子遭到当局人员殴打受伤。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当局对高瑜女士的打击报复。下面我们通过电话连线,请高瑜在北京的友人,维权人士胡佳来介绍有关情况。胡佳你好。

胡佳:主持人好。

主持人:你在强拆事件后,与高瑜联系了吗?她目前情况如何,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

胡佳:高瑜大姐,我跟她通过电话。因为现在进入了“清明”的软禁期,我们的自由都是受到限制的。不过她今天的状况还好,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是被当局压制沉默的,但是因为这件事情的爆发,有诸国媒体的记者,包括美联社的记者去到她家里面,她也打破了沉默,所以我今天看她的精神头还是不错的。当然她对她儿子遭受的不公平的非法拘禁以及殴打是特别、特别愤慨的,而且她也知道这后面是存在背景的。

主持人:那么高瑜有没有了解,或者根据你们的猜测,当局为何在这个时候对高瑜采取这样的暴力行动?上周六你和高瑜,还有浦志强律师、鲍彤先生还举行了聚餐。那次聚餐与昨天的暴力强拆有没有关联性呢?

胡佳:高瑜大姐说话是非常讲实据、很谨慎的。她现在没有证据证明这之间有联系,但是我们作为局外人来看待的话,我去过高瑜大姐家,她住在一层,四周都有在自己院子里搭的小棚子。当局曾经把她的家搜查、破坏,她的很多书、家具都坏掉了,所以她只能在外面延伸一点,放她的书籍。那么这个过程,其他各家都没有受到影响,但就是针对她家,点对点,就像我们住在旅馆就会有警察上门查房一样,这里面一定是存在因果关系的。而这个因果关系后面站着的黑手,就是中共的政治警察系统、国保系统。他们的原因,我个人认为,就是因为我们那一次的聚会。这种聚会,当局如何去报复,如何去敲山振虎,就是要用这种流氓手段,对她进行带有暴力色彩的打压。

主持人:那么从这次的暴力强拆事件看来,很多人说当局没有放松对高瑜的控制和打压,你认为高瑜女士获准出国就医的可能性还有多少?

胡佳: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她毕竟是一个中共非常非常重视的政治犯、良心犯,而且她跟新闻自由有直接的关系,她受到压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她揭示习近平体系反普世价值的这种行为。就是说,这样一个人,她又获得过联合国的奖项,她如果到了海外,当局不认为那是对她的人道,觉得“你要去治病”、“我们毁坏了你的健康”,他们不认为是这样的,他们认为是纵虎归山。他们认为高瑜大姐作为一个记者来讲,她的言论和她的笔,到了国外会非常犀利,会揭示更多的真相,这是中共难以承受的。现在把她这样拘禁着,对于中共来讲认为是代价最小的。不过中共的愚蠢也是如此,他们用这种暴力的方式对待高瑜大姐的话,一来也揭示了他们对政治犯的一直以来的残酷,另外也凸显了城管这个体系在中国的存在是特别、特别恶劣的。

主持人:最后我们还有一点,中国的网友除了关注高瑜女士的近况之外,今天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很多人也在谈新华社的一篇文稿,今天4月1号是西方的“愚人节”,新华社特别发文说,“愚人节”不符合中国的文化传统,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大家“不信谣,不造谣,不传谣”,你对新华社郑重其事地对愚人节表态,有何看法?

胡佳:我觉得新华社的所谓辟谣性质的话语恰恰创造了愚人节一个莫大的冷笑话。新华社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它是党媒中跟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并列的党的喉舌,它在天天给老百姓过着这种愚人节。我看今天在网络上许多人转发的,如果今天愚人节上午没有人骗我,下午没有人骗我,那么晚上我就看新闻联播,我怎么也要过好这个节。那么新华社就是这样一个角色。我们天天在被愚民政策洗脑着,在统治着,这就是一个愚人的时代,这就是一个愚人的统治集团。所以它这么说,以前我们还是愤怒,现在看到的话只能是一种滑稽,引起哄堂大笑的这样一种结果。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