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维权人士:相信高瑜受到酷刑


在中国的独立新闻工作者高瑜遭到当局拘捕后,人权组织不断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这个案子。了解高瑜的维权人士表示,有理由相信高瑜是在受到了酷刑折磨后在电视上认罪的。

总部设在德国巴伐利亚契恩朵夫的人权组织“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日前就高瑜被拘捕一事致函联合国、欧盟、欧洲理事会与德国议会的人权委员会,以及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和国务院,希望他们敦促中国政府释放高瑜。

高瑜在今年4月24日失踪。5月8日,中国央视播出了“高瑜泄露国家机密认罪伏法”的镜头。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认为,中国当局的这种做法是将人格羞辱作为打击异己的高效措施,以达到恐吓民众、消除不同声音的效果。

*肖国珍:高瑜受到酷刑*

与高瑜有很多接触的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律师肖国珍表示,在她看来,高瑜是一位非常勇敢的、有良知的记者与学者。她说,高瑜曾经说过一句话,‘他们有枪,我们有笔’。她认为,有理由相信高瑜的所谓认罪是受到酷刑折磨的结果。

肖国珍:“我看了高瑜的那个画面,也仔细听了高瑜的声音,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在电视里面讲话的声音跟她平时讲话的声音是绝然不同的。那种语音、语调、那种精神状况是完全不同的。我有理由认为,高瑜在里面遭受了酷刑。我们不要认为,酷刑就是毒打一顿。它有可能是不让她睡觉,有可能是不让她吃药,她身体不好。有可能是以其他亲人、朋友等等来威胁她。” 杨建利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杨建利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杨建利:政府使用极端手段,包括心理酷刑*

旅居美国的著名异议人士、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2002年4月因为持假证件回国考察东北工潮而在04年以间谍罪和非法入境罪被判入狱5年。他认为,当局在审讯高瑜期间对她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他说:“70岁的一个老人被抓了以后,我相信政府用了非常极端的手段。这个极端的手段是什麽,我也不知道。但是它可以用家人制造很大的压力、甚至有身体上的酷刑都有可能,因为我自己是坐过牢的。在审讯的过程中,它会用各种手段。”

杨建利在被关押期间曾经体验过当局对他施加的心理上的酷刑。

他说:“心理酷刑,比如说单独关押。单独关押一段时间就会让人崩溃。我当时有接近15个月的单独关押时间,我必须想办法去克服。另外,他就给你一些家里的信息,这种信息让你崩溃。当时他就暗示,我儿子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我儿子当时还不到6岁。我就想,一个小孩子,6岁,被他们控制之中,和父母分别了,被他们控制了,这小孩一辈子这个阴影得多大?所以当时就受打击很大。”

杨建利说,高瑜只有一个儿子,中国当局很可能就是用她的儿子来向她施压。

现年70岁的高瑜是记者出身,原在带有官方性质的中新社工作,1989年担任经济理论刊物《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她曾在1989年和1993年两次入狱,但是出狱后仍然不改初衷,坚持批评中国政府,获得过世界新闻自由将等多项国际新闻奖。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