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同性恋军人盼望告别双重生活


同性恋权益活动人士计划10月11日在华盛顿示威,敦促国会取消禁止公开身份的同性恋者在美国军队服役的法律和政策。目前“别问别说”的政策禁止公开宣布自己是同性恋的军人留在军中,而1994年的一项联邦法律更为严格,索性禁止同性恋服役。活动人士谴责这样的法律和政策不人道、落后于时代而且不利于军队和国家利益。支持禁令的人士则说,这些法规是必要的,因为必须要照顾到广大的异性恋官兵。

*同性恋军人的双重生活*

就法律份量而言,禁止同性恋者在美国武装部队服役的法律要大于行政当局的所谓“别问别说”的政策。这项政策是克林顿政府在1993年批准的。西点军校毕业的贝基.卡尼斯是一位女同性恋。她曾经领导过两支特种部队,后来决定离开陆军,以避免她所说的“双重生活”。她说,在服役期间,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对她伤害最大的,倒不是那项禁止同性恋服役的法律,而是看似要宽松一些的“别问别说”政策。

她说:“我感觉,在日常生活中,正是那些并无恶意的问题对我触动最大。这些问题跟你的性取向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人们只是问你:‘你生活中重要的人是谁?’、‘这个周末你要去哪里?’、‘你星期三晚上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道去玩?’等等。因此我经常会觉得,我没办法完全和我的部队打成一片,因为我本人总是有无法公开的秘密。我觉得,这渐渐挫伤了士气。很多男女同性恋军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同性恋陆军中尉“走出来”*

另一位西点军校毕业的同性恋军人丹.崔中尉对这种矛盾就深有体会。他去过伊拉克,担任陆军的阿拉伯语翻译。他本来已经接受了这种双重生活,可是,当他从伊拉克回来,第一次爱上了一个人之后,他再也不想伪装下去了。他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迈出这一步,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叫“走出来”(coming out)。

他说:“当我告诉我的朋友时,他们对我说,‘你怎么等了这么久才说出来?我们不会告发的。我们只是想认识认识你的那一位,一块去打保龄球,一起下饭馆。你见过我们的女朋友或者太太,为什么我们不能见见你的男朋友呢?’我原本很容易就可以告诉他们,可是由于‘别问别说’的政策,我在心理上甚至在精神上陷入困境,无法解脱。”

*保守人士:军队不是社会试验场*

最终,崔被要求脱离现役。他目前以什么身份退伍,状况还不明朗。不过,“战备中心”(Center for Military Readiness)的伊莱恩.唐纳利说,崔陷入的困境是他本人作茧自缚。“战备中心”是一家反对同性恋参军的非营利组织。唐纳利争辩说,没有人强迫崔参军,他也不能指望军队为他而做出改变。

她说:“军队不是平等机会雇主。军队是用来保卫国家的,不是用来做社会试验的。军队不是用来试图改变人们对性取向的感觉的,不是用来克服在性问题上能有所节制的这种人类最基本欲望的。那些想让同性恋融入军队的做法,都属于这一类的尝试。”

萨拉是一位陆军职业军官,她很快就要重新被派到伊拉克。按照“别问别说”的政策,她对自己和另一位女军官的同性恋关系长期保密。不过,萨拉说,即使这项政策真的改变了,她也不会拿同性恋关系来招摇过市。

她说:“军队对在军营里以及穿着军装时公开显示亲昵感情以及和性有关的行为,早就有一套规定。所以,有人说什么同性恋公开走到一起会出问题,我对这种说法根本就不买账。会不会有人觉得刺眼?肯定有的。生活中有些事情也让我觉得刺眼。可是,没有人在我面前逼着我接受。真的改变了政策,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同性恋军人:排斥我们是军队损失*

丹.崔说,这一起都不是问题。他相信,年轻一代比起上一代人,在接受同性恋或其它另类生活方式方面,要容易得多。崔说,年轻人一般注重的是战友的能力,而不是他们的性别、种族、宗教或者性爱取向。

他说:“你要想到,最大的损失,并不是我被一脚踢出军队,而是你要看整个这支部队,它少了一名胜任的军人。这还不仅仅是阿拉伯语专家的问题,被迫退伍的人还会包括医务人员、律师、步兵和飞行员。这违反了教给我们的训条,那就是:任务面前,人人重要。一个团队少了一个人,战斗力就减弱了。”


*保守人士:解禁同性恋将逼走其他官兵*

但是,“军备中心”的唐纳利却说,如果取消不许同性恋服役的禁令,那军队的人员流失才会严重呢。她提到,非政府的《军队时报》(Military Times)在2000年对男女军人进行了一次民调,结果发现,10%的人说,如果允许公开身份的同性恋参军,他们就要退伍,还有14%的人说,他们会考虑是否退伍。

她说:“一旦失去了数以千计的中层以及难以替代的专业岗位的优秀人才,比如特种兵部队、步兵营、潜水艇等等,那对军队的伤害可就大了。”

前特种部队军官贝基.卡尼斯反驳说,如果真有人这样走了,那根本不是什么巨大损失。她说,如果反对同性恋的军人愤而退伍,那他们和1950年代军队取缔种族隔离制度后出走的白人没什么两样。卡尼斯还说,某些人对某些法律感到不自在,这本身并不能构成法律存废的理由。

卡尼斯说:“坦率地说,如果某些人因为没办法和同性恋打交道,所以想辞职不干,那就请他们另谋高就去吧。他们的价值观和当今美国人的价值观严重脱节,我根本也不想让这些人为我们的国家当兵效力。”

*别问别说暂无改变*

有关的争议还在继续。奥巴马总统一再表示,“别问别说”的政策并不奏效,但是奥巴马政府还没有宣布改变政策。眼下,同性恋者在军队中的未来地位仍不明朗,而其它生活问题,包括婚姻、生活伴侣的福利、就业等等,继续在为一场紧迫而又烫手的全国辩论火上浇油。



关键词:同性恋,军队,别问别说,性爱取向,双重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