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同性恋与美国军方


美国国防部日前宣布修改1993年制定的一项法律的执行。按照那项法律,军人同性恋者必须隐藏他们的性取向。假如被发现,同性恋者现在还有可能面临退役。但是,现在的有关规则规定了进行调查的新尺度。

奥巴马总统今年1月发表国情咨文演说的时候说:“今年,我要跟国会和军方共同努力,撤销不准许同性恋者参军的法律。那些同性恋者热爱我们的国家,但这项法律却因为他们是同性恋而不准许他们从军。”

奥巴马总统的呼吁重新掀起了长久以来有关“不问不说”的法律的辩论。这项法律规定男女同性恋者可以从军,但条件是他们的性取向要保密。

好几位军方高级官员表示支持奥巴马总统的呼吁。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日前在国会山作证的时候说:“我完全支持总统的决定。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军方是否准备做出这一变革,而是我们如何最好地为这一变革做好准备。”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表示,准许公开的男女同性恋者从军“是一件应当做的事情”:“这个问题无论怎样看,我都感到不安。我们现在的政策强迫年轻的男女军人为自己是什么人而撒谎,才能参军保卫美国公民。”

但是,将被要求执行政策变更的一些军种指挥官对撤销“不问不说”的政策缺乏热情。海军陆战队司令官詹姆斯·康威最近表示,假如取消这一禁令,他会强烈要求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军人分开居住。他还表示,目前的“不问不说”的政策是奏效的,应当继续执行。

海军陆战队退休将军约翰·什罕对此表示同意:“这种特别的论点是,一个人有权公开宣布自己对某一特定的群体有性趣,并且坚持要继续在最亲近的情况下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从我的经验来看,同性恋海军陆战队军人在战场上会造成问题。”

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起草了撤销“不问不说”政策的法案。支持取消禁令的人指出,美国最亲密的盟国,如以色列和英国都取消了有关禁令,而且没有看出什么不良影响。

纽约州国会议员杰罗德·纳德勒说:“没有人会说,以色列军队不是一支非常有战斗力的军队,然而,以色列军队很长很长时间以来就一直让公开的男女同性恋者从军。”

在访问华盛顿期间,英国议会议员尼克·赫伯特也提出了类似的论点:“在英国,我们准许公开的同性恋者从军有10年了。没有一个人能令人信服地说,在阿富汗跟美军并肩作战的英国军队的战斗力因为这个政策而受到削弱。”

但是,一些人表示,美国军队在国际舞台上承担一种独特的责任和负担,应当避免在战争期间受到任何干扰。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参议员麦凯恩曾经是海军飞行员,也是越战期间的战俘。他反对撤销“不问不说”政策。

他说:“取消这一政策会在美军处于最紧张的时候再给军方增添一项挑战。我们的男女军人正在打两场战争,抗击全球恐怖分子敌人,保卫我们的前线。”

奥巴马总统在2008年竞选期间反复誓言要取消禁止公开的同性恋者从军的政策。支持者为奥巴马总统今年1月的宣布而喝彩。但一些人担心,国防部要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等于是一种拖延战术。这会让反对派有时间发动一场运动,煽起反同性恋的恐惧和成见。

两名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退伍同性恋军人最近把自己锁在白宫外面的栏杆上,以吸引人们注意他们要求取消同性恋从军禁令。他们表示,在这一禁令改变之前,还会有类似的公民抗命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