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巨型野火-新的全球性危险


近些年来,有关大面积野火的消息时常见诸报端,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希腊,这只是其中少数几个国家而已。在美国西部,今年夏天的三次严重火灾烧毁了大片地区。消防专家说,气候变化、土地使用和管理不善等各种因素将山野变成了火药桶,引发了这些所谓“巨型野火”。

2013年6月,科罗拉多州黑森林野火摧毁了500多所住房。

几个星期之后,亚利桑那州一支优秀消防队的19名队员为扑救内尔山上的大火而殉职。

之后,到8月间,加州沿岸发生该州历史上第三大野火,直接威胁到旧金山的生活用水。

比尔卡吉是美国公园管理局设在爱达荷州的国家联合消防中心山野火行动部门的负责人。

他说,消防官员现在必须面对几十年前还极少发生的造成生命财产严重损失的大型野火:“在美国西部,野火面积比过去大,燃烧时间比过去长。现在的火警季节真的正在发生变化,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难题。”

联合国最近成立的一个研究小组和其他防火专家认为,气候变化引起的干旱是造成这些所谓巨型野火的一个因素。

另外一个因素是土地的使用,其中包括为保护火灾多发地区不断扩展的新社区而全力扑灭所有的野火。这种所谓“抑制”政策在政治上安全,得到广泛支持。

但是亚利桑那大学的斯蒂芬派恩说,在所有试用过“抑制”政策的火灾多发国家,这种做法都不成功:“只要看到远处冒烟,电视上出现野火画面,似乎最容易的解决办法就是派遣军队,动用飞机和直升机,把火势压下去,然后问题就解决了。我们所做的就是把火扑灭。”

换句话说,抑制是一种暂时的解决办法,却可能引发更危险的野火。俄勒冈州林务专家马克巴恩斯说,这样做使得被称为“燃料”的矮小植物茂密生长,而这些植物会把火引向高大的树木:“过去火势小,等于是对森林进行了一番清理。现在火势非常猛,烧毁了森林,烧死了所有的树。”

巴恩斯说,应该把资金更多地用在主动减少矮小植物上:“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大的野火,花的钱越来越多,但收效越来越小,因为太多的预算都用在抑制措施上了。”

国家联合消防中心的卡吉承认,联邦预算赤字迫使他们缩减了用在减少矮小植物上的钱:“我们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我们必须保证消防设备和消防队员随时处于待命状态。”

国会制定了应对山火的国家战略,亚利桑那大学的派恩教授称之为“大胆但资金不足”。这个战略的目的是帮助政府、土地所有人和非政府组织解决这个似乎逐年恶化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