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9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世界各国穷于应对个体激进分子


被控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美国人莫哈末·贾马尔·哈维斯

被控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美国人莫哈末·贾马尔·哈维斯

尽管美国等国家相继全力将人力物力投入反恐行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星期天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显示了政府难以应对个体犯罪分子的威胁。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星期一表示,目前为止并没有迹象表明枪击凶手与伊斯兰国有直接联系,联邦调查局认为,凶手受到了网络极端分子的宣传蛊惑。

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外交政策研究员埃里克·罗萨德说,这次袭击事件是一个例子,显示了伊斯兰国所出的信息如何被许多愤怒、迷茫的年轻穆斯林接受。这些年轻人与伊斯兰国并无协作关系,而仅仅是被其宣扬的暴力与毁灭的意向吸引。

“各国必须从根本上解决自己的问题,”罗萨德告诉美国之音说。“它们必须处理好与那些感觉自己迷茫、被边缘化的群体的关系。目前并没有什么机制来应对这种情况,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与治理创新可以用于预防每个国家的内部问题。”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国务院在一份报告中称,全球恐怖袭击的数量在下降了13%,死亡人数下降了14%。

马里兰大学恐怖主义研究与恐怖主义应对全国联盟的研究主任艾米·佩特为这份报告编写了统计部分。她说,随着时间推移,恐怖暴力行为时涨时落,她认为彻底消除此类行为是不现实的。她告诉美国之音,致命性的袭击可能会越来越少。

“曾经有段时间,恐怖分子积极避免杀人的行为,”佩特说,“他们想要的是曝光度,而同时避免死亡所带来的负面曝光。像一些欧洲组织如爱尔兰共和军或埃塔便是他们所遵循的模范。他们渴望人们的注意,而不是死亡数。所以我认为,这是我们回顾反思我们现在所目睹的大规模杀伤与致命的恐怖主义增加的一个方式。

将近两年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了根除伊斯兰国的目标,并成立联盟对该恐怖主义组织进行军事攻击,斩断其资金来源,减少其对外国战斗人员的吸引力。反恐联盟目前已成功夺回伊拉克与叙利亚曾被武装分子控制的领土,但伊斯兰国仍然控制着这两个国家的大片地区,并在其他地方拥有影响力。

兰德公司的分析师丽贝卡·齐默尔曼说,要根除伊斯兰国,最容易做的事情是进攻伊斯兰国试图作为国家而据守的那些地区。但她对美国之音说,虽然伊斯兰国失去了一些领土,它依然是一个“致命和难以对付的威胁。”

“这是打击恐怖主义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你几乎不可能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完这场仗,”齐默尔曼说。“你要如何判定什么时候能说‘我们取得了胜利’这句话?你判定你取得了胜利的那一天是什么个样子?所以说,不错,我可以说我认为我们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取得了进展,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消蚀了全球恐怖主义的威胁,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战胜了伊斯兰国。”

罗萨德说,各国政府都致力于杀灭、俘虏、逮捕和起诉恐怖分子,但是在伊拉克与叙利亚的战斗结束的那天,许多国家将还没有准备。因而难以处理数千个回国的武装分子。

“现在已经有人意识到,无论是前端的预防还是后端的再整合,都缺乏足够的精力与资源投入,”罗萨德说,国际上许多国家在协调努力,试图发展出一些最好的办法,投入人力物力,向那些有兴趣开发相关项目的国家提供培训。

给有兴趣开发相关项目的国家寻求范例、投入资源和提供训练。“

罗萨德说,荷兰和丹麦已经具有精密的项目,尽管那些项目规模小。而英国对从伊拉克和叙利亚回国的数百人的回应则是将他们送进监狱。

“英国不愿意承担起诉以外的任何其他风险,我认为最终这是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对于这种威胁可能带来的风险如此抗拒,以至于政界和公众没有意愿在政策制定方面承担更多的风险。这种局面限制了选择的余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