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对比新闻:谷歌事件中国媒体有所隐瞒


美国互联网搜索引擎巨头谷歌不满中国的网络攻击和审查过滤,曾经表示要退出中国。经过对比之后发现,中国媒体在报导这个事件时对关键内容进行了“审查过滤”。

谷歌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1月12日在谷歌博客网站上撰文说:“在12月中旬,我们发现了一股来自中国的针对我们公司基础设施的高度精密和目标明确的攻击,导致谷歌知识产权失窃。不过,情况很快就清晰了,尽管这是一场重大的安全事件,但实际上绝不仅仅是一场安全事件,而是一场性质与表面现象完全不同的事件。”

“我们有证据显示,袭击者的一个主要目的是进入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谷歌电子邮件账户。”

“我们发现,经常有人企图侵入十几个以美国、中国、欧洲为基地的促进中国人权的人士的谷歌电子邮件账户。”

“我们决定不再愿意继续审查谷歌中国的搜索结果,在今后几个星期里,我们将同中国政府讨论我们能够在法律范围内运作一个不受过滤的搜索引擎的基础。”

西方媒体是这样报导的。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1月18日报导:“人权活动人士把注意力集中在谷歌声明所说的这些黑客侵入的一个主要目标是侵入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的谷歌电子邮件账户。”

《华尔街日报》1月17日报导:“谷歌说,经过反向追踪,发现这次袭击来自中国。”
英国《电讯报》1月18日报导:“......人权活动人士的电子邮件账户被人侵入,促使谷歌宣布,如果不能向中国公民提供不受审查的互联网,这个搜索巨人考虑终止在中国的运作。”

法新社1月19日报导:“谷歌表示不愿意继续容忍这个共产党国家互联网审查大军过滤谷歌中国的搜索结果。”

彭博通讯社1月19日报导:“谷歌表示,这些袭击的目标是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谷歌电子邮件账户。谷歌希望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允许不过滤互联网搜索。”

英国泰晤士报网1月18日报导:“安全专家说,这种袭击也针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的电脑,其规模之大,显示袭击几乎肯定是中国官方发出的。”

《巴尔的摩太阳报》1月18日的一篇文章说:“谷歌发现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谷歌电子邮件账户受到一系列‘高度精密’的网络攻击,而且几个月以来一直在中国政府新闻检查的问题上发生争执。”

再看看中国主流媒体的报导。人民网1月13日报导:“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在谷歌官方博客上发文......宣称,我们已经决定,不愿意继续审查‘谷歌中国’搜索到的结果。如果有可能的话,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们将和中国政府商议,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运行一个不必经过过滤的搜索引擎。”

新华网1月14日报导说:“12日,著名互联网企业美国谷歌声称,不再愿意与中国政府合作继续对谷歌中国的搜索内容进行审查,可能将不得不关闭google.cn站点和在中国的办公室。在这份声明中,谷歌称其‘经常面临不同程度的网络袭击’,同时‘对同意审查部分搜索结果感到不舒服’。”

经过对比,我们可以看到,与西方媒体相比,中国媒体将“来自中国的...攻击”、“人权活动人士的谷歌电子邮件账户”等内容“审查过滤”掉了。

此外,英国泰晤士报网和其它一些西方媒体1月18日报导:“在华外国记者俱乐部今天发表声明说,至少有两个在北京的外国记者站记者使用的谷歌电子邮件账户被侵入,他们的邮件被转到不明的电子邮件地址。许多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也表示发生了同样的问题。”这个消息完全被中国媒体“过滤”掉了。

至于谷歌所说的“审查搜索结果”的内容,印度《经济时报》1月19日的报导说:“可以想像,这些限制包括搜索法轮功、人权、自由中国、西藏、共产主义、天安门大屠杀、自由亚洲电台、还有花花公子......。”

前些天,谷歌一度停止对搜索内容进行过滤。环球华网1月17日报导:“在搜索引擎中,输入中文的‘中’字,......排在第一位的,赫然入目的就是‘中国共产党亡’。”“输入一个数字‘1’,排在第一和第二位的是‘1989天安门真相’和‘1989天安门广场事件’。输入数字‘6’,排在第一和第二位的是‘64真相’和‘64天安门坦克’。输入‘胡’字,前三位分别是‘胡锦涛儿子’、‘胡锦涛贪污’、‘胡锦涛儿子贪污’。”在谷歌中国恢复过滤之后,这些搜索结果都不见了。

美国《PC世界》杂志1月18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国营媒体把谷歌威胁撤离中国扭曲成纯粹的商业举措,有关当局显然在争取限制谷歌提出的人权问题的讨论。”“尽管西方有关谷歌这项举措的新闻报导集中在这些政治敏感的说法上,中国媒体的报导几乎没有提到这些问题。即使提到对谷歌电子邮件的攻击,大多数中国的报导也没有详细说明,以便避开激怒中国有关部门的文字。”“中国国营媒体基本上没有提到谷歌声明中提到的政治上的担忧。”“新华社报导提到对谷歌的网络攻击,但是没有提到谷歌电子邮件或者人权活动人士是攻击对象。”

一些中国媒体声称中国审查过滤的是色情和暴力内容。《环球时报》1月18日的一篇评论说:“......加强监管,是国际社会的通行规则。否则,互联网上就会成为色情、暴力的渊薮,变成相互攻击的乱源。”

《中国青年报》1月19日的文章说:“中国进行网上扫黄,并从源头抓起,对营运商进行干预,本是中国国情。你不愿意接受监管,尽可以躲得远一些。”

然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1月16日在《环球时报》发表的评论中引述一个网民的话说:“如果有人幻想中国会改变政策,让人无限制地接触反动、淫秽图片等内容,那纯粹是无稽之谈。”他提到“反动”内容,这是其它评论和报导中所罕见的。这种“反动”内容正是西方媒体报导的核心内容。以金灿荣的身份判断,这种“反动”内容才是中国网络搜索审查过滤的重点。

《福布斯》杂志1月19日发表的一篇评论说:“不受阻碍的信息流动是理性思考和智慧辩论的先决条件,而中国共产党认为这两种东西都对它的权力垄断构成威胁。”

只是,网上激烈辩论的中国网民,知道中国媒体让你们“被过滤”了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