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专访美国教授议员戴维·布莱特


共和党众议员戴维·布莱特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杨晨拍摄)

共和党众议员戴维·布莱特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杨晨拍摄)

在美国2014年的国会中期选举的初选中,名不见经传的大学教授戴维·布莱特击败了共和党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坎特,之后顺利赢得选举进入议会,曾经是美国当年最大的选举新闻。布莱特议员是国会的预算、教育、小企业几个委员会的成员,在这些方面的政策制定上有很大影响,也使得他成为共和党内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美国之音记者在维吉尼亚州的哈里森堡采访了布莱特议员。

记者:请问如何评价美国近年来的经济复苏?美国经济是在复苏吗?

布莱特:在技术层面上看也许如此,但是如果你去问普通人,他们会说,我们显然不是在复苏。在过去三个月里面,经济增长只有0.5%,而在过去一百年的复苏中增长会达到3-4%。现在我们的增长只有0.5%。让事情变得更糟糕的,是我们在增加赤字开支,赤字达到了五千四百亿美元。按说这应该刺激经济。政府之外的联邦储备银行有四万亿的储备,那算不上过高,对吗?利率基本为零。政府在刺激经济,利率为零,即便这样我们的增长率也只有0.5%。

显然,我们的增长没有跟上脚步,主要原因是政府过份干预。奥巴马医改拖累了经济,还有各种规章制度,导致企业迁移到海外。像汉堡王、啤酒公司等等都到爱尔兰去了。我们必须要将它们留下来。我们必须回复到富于活力的经济。

另外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小学和中学教育。我们必须告诉孩子们,做生意是一件好事,让他们有动力去开始自己的事业。

记者:这次选举中,蓝领工人的选票多数投给川普或者桑德斯。他们认为现存的制度对他们不利,特别是贸易。作为一个经济学教授,你是怎么看的?

布莱特:我的博士学位是经济学,我研究过贸易。我是个主张自由贸易的人,如果这个贸易的确是自由的。但是,现在我们的贸易并不是自由的。我们的贸易法案有六千页,给许多特定的集团留出了特别的机会。

上一个贸易法案中的第一条,就是在贸易方面给奥巴马总统更多权力。他做总统的特点就是行政部门进一步越权,也就是《宪法》第二条中指的那种越权。他比其他总统的越权都更厉害。所以,最不能做的就是给他更多的权力,因为他在包括环境、农业、交通等方面制定规章制度中已经大量地越权了。如果我们要实现真正的自由贸易的话,就应该降低关税,使得贸易更加容易。这我很赞成。但是我还没有看到有这样的法案。

记者:那么你反对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

布莱特:没错。出于同样的理由。在这个总统的任期内,我根本就没有信心觉得我们会达成一个公平的协议。

记者:民调显示,60%的大学生认为社会主义是件好事情。你能否对我们在中国的观众解释一下社会主义究竟是好是坏?

布莱特:这是很容易解释的。那60%认为社会主义很好的年轻人不知道如何去定义社会主义。如果你不能定义一件事,那么要对其表示赞同是很容易的。他们也没有得到关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准确的教育。以中国和印度为例,当我开始教授经济学的时候,也就是20年前的中国,那时候人均收入每年一千美元,现在达到了九千美元。印度经济也类似,从人均一千美元增长到七、八千美元。那是财富增长的大跃进。其动力是由那种自上而下控制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制度转变为更加以市场为主导的方式。

这些年轻人的用意是好的,他们希望一些对人类更有利的事物。他们应该到中国去看看。中国和印度正在让二十五亿人吃饱饭。他们都是上帝的子民,他们能吃饱饭是自由市场的功劳。不幸的是,那些年轻人并不知道社会主义意味着什么。他们被灌输的观念是,自由市场是个坏东西。事实上,自由市场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造福人类的动因。

记者:你刚才提到的是初中和高中的教育内容。那么大学教育呢?

布莱特:大学教育更糟糕。你到大学教授中去,大概90%的人会告诉你资本主义很坏,因为绝大多数教授从来没有做过实业,他们不明白是自由市场在经济上支持大学,是自由市场来给他们买单。

不幸的是,那些年轻人从中学或者大学毕业之后,他们要到企业中工作。想想看,那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你要告诉那些年轻人说,你们毕业后一辈子要做的,也就是每天上午八点到晚上八点,每个工作的小时,都是为一个不道德的制度做事。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中小学与大学教育,让孩子们对自由市场以及他们日后的事业有更积极的态度。

记者:从奥巴马总统到桑德斯参议员,有各种计划要实行免费大学教育。你的看法呢?

布莱特:我用最容易的办法来回答这个问题。如果联邦政府出面说要在某件事情上伸手扶助,那么你最好先仔细考察一下。如今政府已经控制了中小学教育。这是一种垄断。你是没有选择的。你缴税之后并没有其它办法,你必须使用那件垄断的产品。美国现在的中小学教育在世界上排名大约第四十或五十,但是我们的大学教育系统绝对是世界第一的。那是个自由市场系统。你的答案就有了:联邦政府没有控制大学教育,我们是世界第一;政府控制了中小学教育,我们就不是世界第一。

记者:你是今年共和党代表大会的代表吗?

布莱特:对。可以是党代表,但也许不是有投票权的代表。你可以报名当党代表去克里夫兰参加全国代表大会。如果你想有投票权的话,就必须走州代表大会的程序。我不是个有投票权的代表,但是我在考虑是否前往。

记者:你认为共和党选举的程序需要改革吗?

布莱特:我希望每个人都像我那样,我在竞选中承诺会遵守维吉尼亚共和党的誓言,包括六条原则:自由市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负责的财政方针,等等。这不应该有什么争论,我们应该同意那些原则。越是能够遵守原则的人,就越应该得到选票。

记者:我还希望你评论一些最近引起争议的“公共厕所”法律。

布莱特:这不奇怪,也是可以预料的。当联邦政府有四万亿预算的时候,他们当然要给你生活中的所有方面都加上规章制度。政府要为一切事物定义:谁算是美国人,什么是性别,等等诸如此类。每一分钟胡闹都在增加。这不符合美国的国父的思想。他们本意是让州与地方来决定这些议题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