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网络获短暂自由


中国网络防火墙短暂失效,对敏感网站的屏蔽暂时解除,广大网民享受到几个小时的网络自由。

中国网民将政府网络过滤手段称为中国网络防火墙(Great Firewall of China)。

华盛顿邮报说,这道防火墙星期一午夜似乎开始失效,北京等一些地区的网民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可以毫无困难地登录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等平常无法连通或顺利连通的网站,并随意使用。可惜好景不长,当大多数人从睡梦中醒来时,对敏感网站的屏蔽又恢复了。

即使如此,短暂的网络自由还是让很多网民感到兴奋。博客EFanZh写道,“终于解除封锁了,原因不详。我希望网络不再受封锁。我受不了了。”Twitter一个用户说,“网站解除封锁,可能仅仅是因为中国网络防火墙在维修。”另一名用户说,“中国网络防火墙在东北没有解除。这道防火墙十分冷酷、坚硬,像以往一样无法穿越。”

很多人猜测,可能是负责网络管理的中国联通(China Unicom)正在维护网络;有人认为,是中国北方周末的大雪导致这道防火墙失效。也有人怀疑,这是中国网络防火墙在升级换代。

中国联通和政府网络安全官员没有对事件发表评论。

YouTube已被谷歌(Google)收购。 谷歌总部发言人斯科特·鲁宾(Scott Rubin)对美国之音说,无法证实中国网民星期一能够自由使用YouTube网站,因此无法置评。

*三个半小时的自由*

去年7月以来就遭到屏蔽的单位(danwei.org)新闻网站负责人金玉米(Jeremy Goldkorn)对华盛顿邮报说,网站封锁是从星期一午夜到凌晨3点30分这段时间失效的,共延续三个半小时左右。他说,单位网站的屏蔽平常时有解除,地点也不一样,特别是在一些中国的大学。但是,如此多的高知名度网站同时失去屏蔽,平时很少发生。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只有北京等北方地区经历了这段网络自由,还是包括中国所有地区。

密切观察中国网络屏蔽问题的美国民主技术中心(Center for Democracy and Technology)研究员辛西娅·黄(Cynthia Wong)认为,中国政府对网络的封锁有时间和强度之分,政治敏感时期的严密程度肯定超过平常,特别是假日季节。

辛西娅·黄说:“如果你看看趋势,就会发现,封锁时有时无,不是时刻都存在。”

哈佛法学院网络与社会伯克曼中心(Harvard Law School's Berk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创始人兹特雷恩(Jonathan Zittrain)对华盛顿邮报说,“(中国)政府并没有显示出放弃网络检查的任何迹象”,“他们正在更新并寻找其他(屏蔽)途经。”

辛西娅·黄认为,过去一年来的经历证明,中国政府对网络的控制没有放松,而且得到加强。

辛西娅·黄说:“过去一年来的趋势,是在增加网络自由和言论自由方面走下坡路。六四周年前夕,出现了(网络)镇压,新疆骚乱事件时得到加强,十一国庆之前进一步强化。所以我认为,趋势是,中国政府试图关闭越来越多的言论自由网站,但是民众正学会如何使用代理服务器(Proxy Servers)等不同的其它技术手段来绕过封锁。”

代理服务器是指利用电脑作为跳板,转到另一台电脑上去,以隐藏本机的真实IP地址。

关键词:中国,网络,自由,屏蔽,防火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