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希腊新总理挑战紧缩政策引欧盟焦虑


希腊左翼联盟在选举中获胜并与极右翼政党联手后,希腊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40岁的齐普拉斯星期一宣誓就职。齐普拉斯表示,他将结束开支削减计划,恢复希腊的尊严。处于欧洲经济危机中心的希腊揭开了新的一页。这个重大变化震动了整个欧洲。

齐普拉斯的左翼联盟党以结束紧缩政策的承诺当选。齐普拉斯承诺将重新谈判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680亿美元救助计划的条件。

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的迪米特拉科普洛斯认为,齐普拉斯有可能成功。他说:“欧盟各机构和其他成员国意识到,希腊实施的计划没有产生他们希望看到的那么大效果,因此必须做出一些改变。我认为,这就是谈判的共同基础。”

左翼联盟离绝对多数只有一步之遥,于是跟立场极右的独立希腊人党结成了联盟。迪米特拉科普洛斯说,这两个党不大像是合作伙伴。他说:“把这两个政党连接在一起的是他们都反对紧缩政策。但我不确定这个共同点有足够大的凝聚力,因为希腊面临的许多问题都需要在国内取得广泛共识。”

在被问及希腊要求重新谈判的问题时,欧洲委员会主席容克以外交辞令回答说:“我们有我们的规则,我们的规则是与希腊当局一起制定的。我们要看一看新的希腊政府将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德国被认为是紧缩政策的推手。德国官员曾表示希腊脱离欧元区可能更好。但设在伦敦的欧洲改革中心研究员奥登达尔说,这是做给德国公众看的一种姿态。他说:“默克尔是非常谨慎的政治家。在考虑希腊脱离欧元区时,她一定要确定不会对欧元区其他国家产生负面影响。我很难想象她能确保这一点,因此我不认为德国政界人士会积极推动希腊脱离欧元区。”

伦敦大学的迪米特拉科普洛斯也认为,希腊脱离欧元区,对希腊自己以及欧盟来说,代价都太大。他说:“希腊退出欧元区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这不仅关系到希腊自己,而且涉及到德国和法国等国家,因为接下来的问题将是:‘下一个脱离欧元区的是哪个国家?’”

欧洲很多国家都提到同样的问题。西班牙也接受了救助,今年也面临选举。反对紧缩政策的西班牙公民政党PODEMOS对希腊选举结果表示欢迎。他说:“我们认为,希腊左翼联盟党的胜利说明了紧缩政策的失败。”

欧盟领导人现在面临与雅典的艰难谈判。分析人士说,如果做太多让步,其他负债的欧洲国家就会紧步希腊的后尘。但强迫希腊遵守救助条件,又可能迫使雅典退出欧元区,而这可能是切断将欧盟各国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关键纽带的第一刀。

YouTube链接:希腊新总理挑战紧缩政策引欧盟焦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