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广东警方“扫荡”劳工NGO引发严重关注


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员工朱小梅(维权网图片)

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员工朱小梅(维权网图片)

在中国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省近年来工厂倒闭潮严重、劳工维权行为高涨之际,广东几个地方的警方,近日带走近二十位关注劳工权益的不同NGO团体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或者刑事拘留或者传唤后释放,并对相关办公地点进行了搜查。广东警方此番行为引发外界严重关注,并被称为是一场“扫荡”劳工NGO组织的行动。


据广东NGO组织及网上最新消息,从12月3日上午开始至5日深夜,广州和佛山两地至少6个劳工权益组织的人员及相关人士,被警方带走、传唤或者问话,总共涉及25人。目前仍有7人没有获释或者处于失踪状态,其中佛山“南飞雁”社工中心负责人何晓波、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负责人曾飞洋及员工朱小梅被确定刑拘,家属已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

2007年成立、2012年在民政局登记的“南飞雁”,是佛山唯一工伤维权组织,累计协助过近万名工伤者。该NGO负责人何晓波此次被刑拘的罪名是涉嫌“职务侵占”。1998年就已成立的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总干事曾飞洋和员工朱小梅,则是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遭刑拘。

此外,还有4名NGO劳工人士没有出来,处于失联状态,包括广州“海哥劳工服务部”负责人陈辉海,其余十多人在警方传唤后获释,包括广州番禺女工组织“向阳花”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骆红梅。同时,有至少6名劳工权益活动人士的家属也被警方问话,包括曾飞洋的父母、妻子和大哥。

据网上评论反应,外界尤其对警方抓捕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员工朱小梅感到不满。朱小梅曾因被选为工人代表被资方开除,后来致力于劳工权益保护工作,在为自己维权并赢得了一场非法遭解雇的官司后,加入工人草根团体“打工族服务部”,近年来成为工人权益保护培训和集体谈判专家。

据悉,警方12月3日中午带着搜查令直接进入了广州番禺朱小梅的家实施拘捕。当时现场有朱小梅的丈夫、10岁的儿子以及刚满周岁仍在吃母乳的女儿。朱小梅的丈夫因要上班无法带走孩子,而警方拒绝朱小梅带着孩子走。最后,朱小梅10岁的儿子抱起妹妹,警察在孩子面前给朱小梅戴上手铐带走。

朱小梅被抓后,她从没离开过母亲的女儿拒绝喝奶粉。家人与官方争取将孩子送至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让朱小梅继续为幼儿哺乳,但至今未获许可。

前中国大陆NGO工作者、现香港大学博士候选人曾金燕,近日以一位母亲的身份在网上关注朱小梅的遭遇,在要求有关当局停止报复朱小梅维护工人权益的工作、立即无条件释放她的同时,呼吁工友母亲们到朱小梅家,协助喂养孩子,帮助度过难关,避免给孩子和母亲造成更深的创伤。

曾金燕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出于一位母亲和正常人的心境,对朱小梅的遭遇尤其关注,希望当局不要让她和她的孩子遭受不必要的痛苦。

她说:“很简单的,就是出于一个人之常情的看法,就是她应该被释放回家带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应该得到好的照顾,不应该受苦。而且她所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工人的权益,为了基本的生存的权利。我觉得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有这种想法。”

因周末休息,记者目前无法联系上广州或者佛山的警方,希望对这次抓捕广东劳工NGO团体的行动加以说明或者澄清。

据报道,中国劳工NGO团体的处境多年来一直十分艰难。而近年由于广东珠江三角洲地区工厂倒闭潮的来临,迫使大批工人加入维权行列,当地劳工NGO因协助工人与资方、政府展开三方集体谈判,提供法律意见,与资方和地方政府的矛盾似乎越来越大。

据悉,从去年10月起,佛山的“南飞雁”等NGO在警方压力下停止接受香港劳工组织的资金援助。广州番禺的“向阳花女工中心”今年6月收到当地民政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称拟撤销该中心的注册登记。而“南飞雁”位于顺德和佛山祖庙附近的两个办公室今年8月也被迫关闭,与政府合作的购买服务项目终止,帐目也遭重新审计。

有分析表示,这是继今年5月30日广东劳工权益保障人士、“工维义工”创办人刘少明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拘,后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遭批捕之后,广东当局对劳工NGO的第二轮打压。据悉,当局此前多采用逼迁的方式让NGO无法正常运作;而这次大规模抓捕和传唤则显示,当局希望瘫痪协助工人集体维权的劳工NGO团体的运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