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缺少针对枪支问题的公众研究


在奥兰多第一联合卫理公会教堂举行的悼念仪式上,一名女子放上脉动夜总会的一名遇难者相片。(2016年6月14日)

在奥兰多第一联合卫理公会教堂举行的悼念仪式上,一名女子放上脉动夜总会的一名遇难者相片。(2016年6月14日)

每一次大规模枪击案发生时,美国人都会扪心自问,如何来防止这样的惨剧。人们进行守夜,来事故发生地献花。在周日奥兰多同性恋夜总会发生的枪击惨案之后,一位遇难者母亲眼含泪水地讲述着她儿子的成就,并请求全国“努力消除仇恨和暴力”。

美国总统候选人也参与讨论。共和党可能的候选人唐纳德·川普再次呼吁暂禁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川普对支持者说:“这个杀手能够在美国行凶就是因为我们允许他的家庭移民到这个国家来。”

民主党可能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呼吁实行更加严格的枪支管制。她说:“我认为我们的街头不该有枪战。”在这次大规模枪击中,枪手使用了半自动步枪。

在这些悲痛、震惊以及让美国变得更加安全的呼声中,缺少的是如何来结束枪支暴力的计划。像美国公共卫生协会常务理事乔治斯·本杰明这样的医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枪支暴力。本杰明说:“我认为人们由于枪支暴力死亡是一件公众健康问题。”

在美国规模最大的美国医学会发表声明:“奥兰多的枪击案再次提醒我们,全美国的枪支暴力泛滥已经成为公众健康危机。”

保护美国公共健康的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网站上丝毫没有提到枪支暴力或者枪支安全。中心主任汤姆·弗里登医生并没有在任何讲话或是采访中提及枪支安全。

在奥兰多枪支事件后,美国之音请弗里登医生发表评论,疾控中心发送来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在上周末的惨剧发生之后,我们与受害者家属和社群一同哀悼他们失去的亲人。在美国,每年有超过三万三千起与枪支有关的死亡,八万四千人受伤。研究人员能够帮助我们认识到为什么这些涉及枪支的死伤会发生,并且评估减少或防止它们的干预措施。总统每年都向国会申请1千万美元,已期明白何种措施能够改善枪支安全。”

枪支暴力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自从1996年全国步枪协会指责疾控中心游说政府进行枪支管制之后,国会一直拒绝为有关枪支暴力的政府研究项目拨款。研究人员说, 经费不足实际上助长了暴力。美国医学会现在誓言要积极游说国会以解除这个禁令。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乔·沃尼克说:“相对于枪支暴力问题的规模来说,我们显然没有足够的研究来阻止它们。”

美国疾控中心研究死因,但是并没有任何关于导致大规模杀戮或者其他枪支暴力的研究。本杰明说,这个问题没有科学研究。公共健康专家指出,关于车祸的研究使得安全带和其他措施的诞生,大大减少了与行车有关的死亡。

本杰明说:“当我们看到一个问题时,我们会搜集数据来找到事情发生的原因。事情是什么?问题是什么?之后我们与多学科小组一起坐下来找到一些可能的解决方法。我们会对其进行试验,看看是否可行。我们会一直试验,知道我们能够大规模减少公众健康威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