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外界担忧郭飞雄能否活着出狱


郭飞雄姐姐杨茂平在监狱外(维权网图片)

郭飞雄姐姐杨茂平在监狱外(维权网图片)

由声援狱中广州民主人士郭飞雄的公民和网友组成的郭飞雄关注组,6月15日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全球人权组织发出紧急求救信,呼吁紧急与中国当局交涉,拯救郭飞雄的生命,保障他的生命安全,要求当局同意郭飞雄家人面见郭飞雄,劝他停止绝食,并为郭飞雄办理保外就医,停止侵犯郭飞雄的基本人权。

紧急求救信表示,广东阳春监狱不仅未给身患重病的郭飞雄治病,反在5月9日对他施以强制肛检,并摄像和扬言要发到网上。此外,狱方还强制对他剃平头,命令他见到警官要抱头蹲下,并将他从4人囚室换到12人囚室。郭飞雄为抗议对他的极尽侮辱,宣布当天晚6点开始绝食,以死抗争,至今已进入第38天。

此前,为声援郭飞雄享有基本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海内外维权和民主人士从5月4日开始24小时接力绝食,敦促当局依法对郭飞雄进行及时、有效、合理的救治,避免郭飞雄的身体因得不到有效救治而出现危险,截至星期三已有357人次参与。

求救信说,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近期前往监狱希望劝他停止绝食,连续几天都被拒绝。鉴于得不到多少郭飞雄的消息,他的健康可能处于不可预知、不可控的或得不到基本安全保障的危急状态,他的家人、朋友和支持者,都非常担忧他的生命安全,已通过互联网向外发出求救信息。

同时,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6月15日也在网上发布被监狱拒绝会见郭飞雄的详情。杨茂平说,6月13日上午11点历经二十多小时火车、汽车后,赶到阳春监狱,拿着郭飞雄妻子的信件,要求会见郭飞雄劝说停止绝食。但狱方拒绝,理由是她每次会见都引发国际国内舆论的极大关注、聚焦。

杨茂平14日在监狱外进行8小时露天静坐抗议。15日在去监狱,经交涉后狱方勉强同意写封短信,狱方转交郭飞雄,郭飞雄看后再回信给姐姐。但狱方不允许杨茂平带走回信,也不许拍照,只能现场看一下。

杨茂平凭记忆记下大致内容,包括郭飞雄太太劝他停止绝食的信件已阅,因绝食诉求无一被接受,故无法停止绝食;女儿近4个月前写给他的两封信,刚刚才收到,扣押孩子写给爸爸的信件不但违法,更丧失人性;除5月9日强制剃平头、强制肛检、言语侮辱、摄录外,他绝食以来,狱方侮辱性小动作仍然不断;要求杨茂平7月28日在他绝食100天时去见他,他口述,给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李景言局长写信,请求转监狱。

杨茂平表示,狱方还播放了郭飞雄看她信件的一段视频,郭飞雄要求把他写的三页绝食计划给姐姐看,遭狱方制止;郭飞雄要求见姐姐一面也被拒绝。

杨茂平星期四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非常担心郭飞雄身体状况会越来越坏,甚至怀疑性情刚烈依旧的他能不能还活着走出监狱。

她说:“我也担心,这是我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几乎是寝食难安的,因为他现在的体重掉到105斤了。监狱方面有些人做得非常不好,绝食是他们引起的,强制性地做肛查、剔平头引起来的。然后绝食期间,还不断地给他一些侮辱的小动作。还有,他女儿,我2月28号和4月26号寄了两封信,他这两天才收到,他女儿的信,小孩子的信。”

维权人士给国际人权机构的紧急求救信表示,有人担心郭飞雄的身体可能出了大问题,监狱不敢让人见到他。也有人猜想,当局原本就想刺激郭飞雄绝食,制造第二个在看守所中死亡的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所以一直阻拦家人劝他停止绝食。无论郭飞雄死了,或者是身体健康出现问题,监狱都可以说是他绝食所致。

记者:“您觉得是不是监狱怕您看到他目前比较惨的状况呀?”

杨茂平:“是有,有这方面的因素。同时,杨茂东(郭飞雄本名)还有很多话。他给我写了一封信,是这样写出来的,我有些东西我不能写,我写了,你这封信看不着。所以他还有没写的东西。”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四下午致电关押郭飞雄的广东阳春监狱,接电话的男子称,他们不能通过电话回答任何问题。记者随后打电话给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接电话的男子在记者说明情况过程中挂断电话。

紧急求救信表示,郭飞雄的安全不仅仅是他个人问题,更是全中国政治犯的艰难处境的缩影。他被迫绝食抗争,家人劝停绝食都被监狱拒绝,事件本身已成为中国人权持续恶化的标志之一。郭飞雄目前处境,更是有关监狱虐待政治犯的一个严重的人权事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