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澳民调: 中国青年认为美国为最大潜在威胁


澳大利亚一个研究国际政治的智囊机构对中国民众进行的一次最新抽样民意调查表明,半数以上的中国人把美国看作是中国安全的威胁。这种反美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引起海外观察家的关注。

澳大利亚罗维国际政策研究所进行的这次最新民调,把中国的崛起看作是二十一世纪地缘政治最重要的一项进展。

这次调查通过随机抽样在中国城乡选出一千多个样本,然后询问他们对中国和世界的看法。这次民调得到了麦克阿瑟基金会的支持。

*反美人数占半数以上*

根据今天公布的这份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在涉及到外部威胁因素的时候,一半以上接受调查的中国成年人认为,美国对中国的安全构成威胁,近三分之一以上的受访者在对中国安全形成潜在威胁的五个国家中,认为美国对中国构成最大的威胁。相比之下,只有14%的中国成年人分别认为日本和印度是中国最大的威胁。
对美国的反感也殃及美国的盟国。几乎一半的中国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对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关系产生负面的影响。

*宣传奏效*

有专家分析说,中国人当中的反美情绪和官方媒体和右派网站大肆宣扬民族主义情绪密不可分。

今年春天,中国出版了一本所谓,名字叫《中国不高兴》,呼吁中国要“英雄崛起”,打破西方围堵,做超强国家,全民要Happy,回顾大盛唐。这本书上市一个月的销量就突破60万册。有些观察家指出,这本书和它的前身《中国可以说不》一样,主旋律都是反美和宣扬极端民主主义情绪。

著名中国保守派网站《乌有之乡》11月26日刊登一篇《西方是无赖,美国是流氓:评价奥巴马访华》的文章,公开鼓吹中国唯一的出路是富国强兵。文章说:“对待一些流氓、无赖国家,软弱、妥协、退让是远远不能满足其贪婪的欲望的;我们唯一的政策就是走富国强军之路,稳定社会治安,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真正使我们强大起来!”

*排外的风险*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谢淑丽(Susan Shirk)把她的新书命名为《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China: Fragile Superpower)。谢淑丽曾担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她认为,外部世界许多人将中国视为将来可能带来威胁的超级大国,但实际上了解中国的人都会发现,中国内部其实存在许多挑战和问题,包括控制腐败,建立和发展市场经济条件下健全、独立的法律体系,真正做到法治等。谢淑丽认为,需要担心的不是中国力量的壮大,而是中国国内问题如果处理不当,可能引发对于国内和国际的不幸结果。

在中国崛起过程中,美国是不是中国最大的威胁?什么是中国崛起最大的风险?谢淑丽表示:在外交层面,反外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将是最大的风险之一。因为外交政策的制定者担心他们获得的民众政治支持度下降,不得不做出一定的反应,采取比较有风险的国际行为。

*不信任的断层线*

《澳大利亚人》在报道有关罗维研究中心的中国与世界舆论和外交政策民调结果的时候说,
中国的崛起引起关注主要是中国军事快速走向现代化,重商主义政策,以及专制政治制度和神秘的战略文化。毫不奇怪,穿越太平洋存在着一条不信任中国的断层线。这也反映在西方国家的民意调查中。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去年的一份的调查,占百分之五十一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军事威胁。罗维研究所今年早些时候的调查结果也发现,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热情开始消退。占百分之四十的澳洲人认为中国崛起成为一个超级大国对澳大利亚的核心利益构成严重威胁。百分之四十一地澳大利亚人认为在未来20年,中国很可能对澳大利亚构成军事威胁。

*爱恨交加*

《澳大利亚人》还对中国的年轻一代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人似乎更倾向于民族主义表示关注,认为他们比年纪大的中国人更有一种不安定感。《澳大利亚人》对这一现象感到困惑。邓小平1978年带领中国走向改革开放之后,这段时间已经已经成长了一代青年,他们本来应该对更融入西方的价值,但是在18岁到24岁的中国青年中,几乎三分之二的人认为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威胁,而相比55岁以上的人持这种观点的还不到三分之一。

不过,<<北京青年报>>先前进行的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参加调查得北京青年最喜欢的国家和最讨厌的国家都是美国。据媒体报道,有些中国大学生头一天在美国大使馆前义愤填膺的呼喊口号,抗议北约飞机炸毁中国驻南联盟使馆大楼,第二天便连夜到美国大使馆外排队申请到美国留学。观察家指出,在很多中国青年当中,存在这种对美国又恨又爱的情绪。

关键词:中国,美国,民调,澳大利亚,威胁,极端民族主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