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韩连潮:投票还是不投票,这是个恼人的问题


美国总统大选

美国总统大选

编者按:这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离美国总统大选只有几天了,到底投票还是不投票,困扰着许多美国人。

我本人的纠结主要是对两位候选人不满意,认为他们都有严重的人格和道德缺陷,而左翼和右翼的朋友们则不断从两头拉我,企图努力说服我对方的候选人是多么坏,多么不适合担任行政首脑,撕裂美国社会的后果有多么严重等等;有的还要我公开站台支持其候选人。

表面上看,本次大选似乎让美国陷于政治困境,挑战和考验美国的民主制度。政党内部分裂,相当多的选民拿不定主意,选择艰难,有的选民还出现焦虑。世界上余数不多的专制政权也冷嘲热讽,心急火燎地想看民主政治的笑话,为他们的一党专政找到存在的理由。

不过,我对本次选举比较淡定和乐观,因为我对经过200多年考验的美国民主制度的所具有的极大活力、张力、复原力非常有信心。我认为在正常、和平时期,美国的权力制衡机制以及纠错机制绝不会因任何一位总统上台而改变或被削弱;恰恰相反,一位有缺陷的总统会引发和加强权力监督和制衡机制,推动一些重大改革。

过去二十多年来,我常常在大选期间听见美国朋友们威胁说,如果比尔·克林顿上台,或乔治·布什上台,或是奥巴马上台,他们就要举家搬到加拿大去,甚至要搬到北极圈居住。结果是谁也没有离去,大家仍旧留在此地享受着民主制度的惠益,继续辩论着各位总统候选人的优劣。

本次选举大概也不例外,无论两个“史上最不受欢迎的候选人”哪一个上台,出现剧烈变化的可能性都很小。举证来说,被视为善于蛊惑人心的大嘴巴川普早先的极端政策已经变化了多次,逐渐软化到接近传统的共和党立场。

民主自古以来都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政治制度。民主和民粹只有一字之差,后者常常被政客利用为其服务。但是,美国民主多次经历过民粹政治的洗礼已高度成熟,并且有诸如代议制、保障少数人权利等一套机制来有效地防止多数人专政,抵御极端民粹主义。另外,民粹主义这把双刃剑让人们警惕没有监督的精英政治,制衡精英集团对国家滥用权力,迫使领导精英倾听基层选民意见。譬如,川普冲击一定会激活共和党内的自救自净本能,重新调整政策。

当然,本次大选的确有其特殊的一面。共和党候选人川普诉诸民粹,打破了建制大佬的一统天下,而更具民粹特质的民主党却推出了克林顿家族精英。的确,本次选举应了“民主是混乱不堪的(Democracy is messy)”这句话,让人应接不暇;其过程好比制作香肠:看起来恶心,吃起来可口,但其结果一定会是一个新的、有序的、强化了的民主。

在我看来,希拉里和特朗普的出线,对阵恰恰体现了民主制度的优越。美国大选的scrutiny机制让我们能认真彻底的审查每个总统候选人的方方面面,从出生地到健康状况,从宗教信仰到政策立场,从个人品格到道德操守,从“录音门”到“电邮门”丑闻,无一不被晾在阳光下让选民检视,决定她或他是否有资格上岗。

这跟中共暗箱操作、考察审核国家领导人形成鲜明对照。中国正是因为没有这样的审核和公平竞争的阳光机制才出了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等人。

另一方面,大选的审核机制也让我们认识到,国家领导是人不是神,他们既会犯错误,又存在人格道德上的缺陷,使我们不仅不会去搞个人崇拜,去盲从,而且还将让我们特别注意督查他们的所作所为。

美国人民对本次大选既兴奋又冷淡。总统辩论收视率创高新,朋友聚会时更多的话题是大选;然而,我住的街上三十多户人家,过去大选时,各家都亮出自己所青睐候选人的牌子,今年只见一个希拉里的。不少朋友颇有点无所适从,共和党朋友特为尤甚。

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投入相当资源,以参与民主程序的理由鼓励民众投票,似乎不投票就是不认同民主。其实,不投票也是一种参与,也是一项基本权利,民众行使这一权利来发出自己的政治声明,作出政治选择。当然,无论投票与否,选民都应当慎重思考,负责任地做出选择。

我自己的思考是这样的:

从正面看,经过调整的川普政策有其理性的一面,有的甚至非常明智,大体上回到了共和党的传统立场。譬如,削减政府开支、减税、处理非法移民等政策都是比较适中的。他反政治正确的立场值得赞扬,因为这一做法或将打破美国的政治禁忌,重开政治新风气。外交政策上,他注重国家安全,主张收缩美国海外力量,反对帮外国建国,希望通过实力维持和平,也显示出其独到的远见。

从负面看,我们必须承认,此人有点疯狂,是个典型的自恋者,常常不能控制自己,为一些小事发怒。虽然他避税的行为合法、对妇女的非礼也无从对证,但这些质疑已经影响了其作为美国总统的道德感召力。此外,川普没有执政经验,原则性不强,政策摇摆不定,对国际事务的看法比较幼稚天真。所以川普执政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它的不确定性、不可预测性。然而,对于我来说,唯一砸买卖的事是川普声称要通过杀害ISIS成员的无辜妻儿和其他家人来消灭这个恐怖组织。让我们堕落为失去人性的恐怖分子和野兽的总统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再看希拉里·克林顿,她执政的好处是其确定性和可预测性;她的往绩表明其会继续执行奥巴马政府的路线和政策,不会偏离太大。希拉里会进一步扩大和完善全民医保制度,向富人征收更高额度的税收来支持社保,加强枪支管控,通过新法律向妇女和儿童提供更多的福利,大赦1100万非法移民,让民众更能承受高等教育的费用等等。这些政策会得到民主党的基层选民支持和拥护。

在外交上,希拉里更有经验,更为成熟。她会加强和落实率先由其提出的重返亚洲政策;虽然希拉里不会因为人权而牺牲美国的所谓战略利益,但她要比奥巴马和川普更为关注人权问题,并会尽所能推动这方面的工作。

希拉里最大的负资产是“邮件门”、“基金门”和“闺蜜门”等丑闻。这些丑闻漏出了克林顿家族以及助手利用其政治地位和政府职务谋取私利和其他非法活动的嫌疑。譬如,希拉里的亲密的助理胡玛·阿贝丁(Huma Abedin)在国务院任职期间就从克林顿基金会和克林顿另一助手道格·班德(Doug Band)的公司拿钱。其中很可能涉及钱权交易。

其中最令人生疑的是,比尔·克林顿曾帮一名美国投资人(Frank Giustra)去哈萨克斯坦拿下铀矿项目,以及后来又帮获得开采权的加拿大一号铀业公司的老总(Ian Telfer)交易。二人都向克林顿基金会大量捐款。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趁一号铀业公司的财务危机,居然通过了美国的安全审查,适时地收购了这家公司。尽管希拉里抵赖,没有她的授意或暗示,这笔交易显然不可能通过。收购成功后普京和俄国原子能公司头有个对谈,公开承认完全没有想到俄国居然控制了五分之一的美国本土铀矿资源。

前不久,一位高级会计师朋友要我看了克林顿基金会的财务报告,一看真的吓一跳。该基金会2014年直接用于项目的开支为3300万美元,而支付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工资和福利就达8000万美元,加上旅行和咨询费的开支,仅这三项的管理费用(overhead)就高达1.1亿多美元,超出项目开支的数倍。克林顿基金会涉嫌成为其家族的洗钱和捞钱机器。一旦希拉里上台,如果共和党还控制国会,多半会长时间纠缠在这个问题上,无暇旁顾;而联邦调查局对希拉里电邮门的调查也会落幕,恐怕只能让希拉里过一任总统的瘾。

基于以上的考虑,我的决定是,利用美国大选可以选非候选人总统(write-in)的机制投自己一票。不为别的,只因为我能够。

图片集:总统候选人川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39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