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韩连潮:勿忘坦克人寻找坦克人


长安街天安门广场前,一名身穿白衬衫的男子只身阻挡向东行进的解放军坦克队(1989年6月5日)

长安街天安门广场前,一名身穿白衬衫的男子只身阻挡向东行进的解放军坦克队(1989年6月5日)

编者按:这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又到了一年一度令人悲伤的六四纪念日。

每年这个时候,最难让人释怀的是当年六四屠城之后那位穿白色衬衣、提着两个塑料购物袋只身阻挡中共军队20多辆坦克列队的青年男子。虽然他作为坦克人已经举世闻名,成为勇气和和平抗争的全球标志,但至今为止,他叫什么名字,他的身份,他的死活,我们均不得而知。

我对这位年青人的牵挂,还因为27年前曾经代表全美学自联多次给名叫王维林的家人打电话,希望为他和他家人提供帮助。但是,每次电话,对方既不肯定又不否定为王维林家人。在最后一次电话谈话中,对方明确表示,他们家庭已经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和悲伤,请我们尊重他们,理解他们的处境,不要再打电话。

从那之后,我再也未与他们联系过。

多年来,外间出现过各种说法:有人说这位年青人根本就不叫王维林,有人说他是名普通工人,也有人说他是外地来京的学生;有人说已被军队的坦克压死,有人称他被中共抓捕后枪决,还有人声称他还仍然活着,藏匿在中国大陆境内;另一离奇的说法是他流亡到台湾而成为中国考古学者。中共党魁江泽民1990年访美期间对美国记者辩称中共没有杀害这位坦克人,但江泽民并没有拿出事实证实他的话不是谎言。

我最近听一位可靠的消息人士透露, 1989年六四期间的确在中山公园发生过集体枪杀学生的事件。虽然只是传闻,当不得证据,但还是让人担心这位坦克人是否会在这些受害人之中。

另一个信息也给了我一线希望:一位曾在中国留学的美国同事前不久告诉我,他的中国老师坚持认为这位坦克人是云南民族学院的一位学生。该学院于2003年改名为云南民族大学。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将坦克人与具体学校联系在一起的信息,让人感到振奋。

我们这些因为六四改变了命运轨迹、有着强烈六四情结的人,把坦克人当作六四的精神象征,决心永远不忘记他,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是为什么公民力量组织和美国新闻博物馆,以及当年拍摄坦克人的著名摄影记者查理·柯尔(Charlie Cole)于2016年5月31日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共同提名,要求将国际记者冒着生命危险记录下来的坦克人的照片和录像作为人类文献遗产纳入世界记忆名录。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项目于1992年启动,目的是确保全世界珍贵的档案资料得到妥善保护和传播,防止人为和自然的集体失忆、破坏和损坏。世界记忆项目目前已有340多项文献遗产被收入名录。其中包括:韩国光州518起义,安·弗兰克的日记,若干南美国家人权档案,南京大屠杀,曼德拉法庭审判记录等。

国家、组织、个人均可以分别和共同向教科文组织提名文献遗产收入世界记忆名录。项目分为国际、地区和国家三级委员会和三级。本次坦克人申遗将在国际委员会中进行,因为我们认为坦克人的音像视频文献资料有着重要的世界意义,这些文献对中国和全球历史进程、社会运动都产生过并还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人们常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但在当今的信息时代,失败者在自由媒体的帮助下也能书写历史。1998年,美国《时代周刊》将坦克人评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100个人物之一。作家莱尔(Pico Iyer)称赞这位中国孤胆英雄的抗争举动为这个世界重塑了勇气的象征。他说,“坦克人形象的意义讲任何语言的人、任何年龄的人都能懂;世界上数十亿不识字的人、从未听说过毛泽东的人都能理解坦克人的所作所为。”2003年,《生活》杂志又将坦克人照片评为改变世界100张照片之一。

自1989年以来,坦克人的形象激励了苏联、东欧、阿拉伯、拉美、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民众为争取自己权利而抗争。即使在中国,尽管中共封杀信息,坦克人仍然是维权人士以及改革人士的精神支柱。的确,坦克人的形象和他的行为已经融为人类的集体意识,共同精神遗产,完全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申遗标准。

坦克人文献遗产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将表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其永久价值和重要性的重视和充分肯定,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历史事件的真相, 使人们对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有正确的认识和理解, 让人们重新审视历史,追究施暴者责任,为受害者找回公道,实现社会和解和民主转型。与此同时,或许我们能借申遗活动,找到我们景仰已久的英雄。

坦克人文献遗产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还将有助于这些文献遗产的安全、保管和保护。目前这些资料为个人和新闻机构所有,没有统一的管理和保护机制,也没有完全数据化,造成有的底片变质。其中一些重要照片的发行权已被中共国有企业视觉中国掌握,对坦克人文献遗产造成的负面影响难以评估。一旦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责任保护和检查这些文献,防止有意销毁和破坏。

本次提交的申请包括9项文献遗产,其中7项遗产是坦克人照片,分别经过咨询博物馆专家,从5名摄影记者的作品中选出。这5名摄影记者是查理·柯尔、斯图尔特·富兰克林(Stuart Franklin)、杰夫·怀登(Jeff Widener)、曾显华(Arthur Tseng)和钟同仁(Terril Jones);另外2项是由CNN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摄影师乔纳森·希尔(Jonathon Schaer)威利·傅(Willie Phua)录制的视频。这些照片和视频都获得国际大奖,或其历史价值得到专家和新闻届人士的承认。

每张照片和视频的背后都有一个生动的故事,其实这些摄影记者也是英雄。譬如,柯尔拍摄完毕后机智地将胶卷藏在北京饭店房间的的马桶水箱中,并牺牲其他不太重要的胶卷来蒙混过关,警察搜查他的房间对他动粗,迫使他签悔过书,但没有查出坦克人胶卷,得以让坦克人照片传出发表。希尔在录制时,长安街上的坦克射出大量的机关枪子弹,他也是机智地完成了任务。

他们中的好几个人都对我说拍摄坦克人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还有数千的中外记者冒着生命危险记录了1989年人民可歌可泣的抗争过程和事迹,有的照片和视频被没收,有的被打受伤,有的通过各种办法把信息传出。他们都是英雄,值得我们记住。实际上,坦克人申遗也是对新闻工作者的肯定和褒扬。

正式递交申请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由 14 个文献遗产管理和保护方面专家组成的教科文组织国际咨询委员会将指定一名专家对提名进行初步审议,提出意见。然后国际咨询委员会进行审议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推荐新入选的国际名录文献遗产。最终决定权由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行使。被批准后,教科文组织会颁发证书,也可举行颁发仪式。

可以肯定中共一定会收买、威胁这些以个人身份参与的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并对总干事施加巨大压力。人权、民运组织和团体以及热爱中国的民众应当团结一心,游说民主国家政府支持坦克人申遗,通过这一活动寻找我们的英雄,纪念六四死去的英灵和千千万万的参与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