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0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韩连潮:为川普入境禁令辩护


美国总统川普星期五在白宫签署一项行政令

编者按:这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美国总统川普上台实施新政十几天,雷厉风行,签发一系列行政命令,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有大乱天下之势,尤其是前几天签署暂停7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公民入境禁令更引发了世界各国的强烈反响,批评之声不绝于耳,一些美国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甚至前总统奥巴马也打破不批评前任的惯例谴责川普的做法;这项措施还遭到十几个州的检察官以及近1000名美国职业外交官的公开反对。那么,川普总统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美国是靠移民起家的国家,人民在世界各地都有有亲朋好友,有很强的移民情结,自然地支持开放的移民政策反对限制对移民的限制。

不过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新移民一向是民主党的选民基础,是其必争的群体;我记得1995年比尔·克林顿为了保证其连任总统,曾故意放宽条件,包括将3年的等待期改成6个月,让大量的移民成为公民来投票支持他。美国移民局检察官后来的调查报告也证实了这一点。

本次大选中,奥巴马政府故伎重演;据移民局内部电邮透露,移民局负责人也曾要求移民官加班加点让更多移民迅速成为可以投票的公民。

另一方面,由于民主党主政期间,宽松的移民政策造成的乱象,拉美裔从少数变多数的潜在影响,以及欧洲大量接收难民带来的严重负面后果,让许多共和党人担忧,他们默默地支持川普这项禁令。这恐怕是在此问题上民众以党派划线的主要原因。

主流的自由派媒体故意曲解这个行政命令,将其戴上一顶“禁穆令”的帽子;持反对立场的人坚持认为这是一项种族歧视的决定,旨在煽动伊斯兰恐惧症和仇外情绪,不符美国价值,必须废止;川普总统则声称他的这项命令并不涉及宗教,而是从国家安全考虑,防止恐怖主义分子进入美国。

到底谁正确?

我认为川普在这个问题上是对的。我的理由如下:

首先,让外国人入境是一个国家的内政,进入美国不是外国人的权力,而是一种特别的许可。美国移民法授权美国总统在发现任何外国人进入美国会损害美国的利益时,可以在其认为必要的期限内暂停所有外国人移民或非移民签证,或实施其他适当的入境限制。之前,奥巴马总统也利用过此项法律限制一些国家签证。所以,川普总统的入境禁令是完全合法的。

其次,这个行政命令只是一个临时措施,其中规定伊拉克、伊朗、叙利亚、苏丹、利比亚、索马里和也门公民在未来3个月中,不能获得美国移民或旅游签证;在未来的4个月中暂停其他国家的难民进入美国;唯一的例外是对叙利亚难民进行无限期的禁入。

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川普政府认为这7个国家的中恐怖组织活动猖獗,美国签证机制不完善,搞不好会让恐怖分子有机可乘,混入美国,在美国本土进行破坏。改革移民政策也是川普竞选的一个重要纲领。当时川普的一项承诺是,暂停签发不能进行适当筛查国家公民的签证,直到可以实施健全有效的签证审查机制为止。川普通过这一行政命令兑现自己竞选承诺,并要求美国政府相关部门移民政策和签证调查机制进行全面审核,健全完善,确保恐怖分子不能混入之后再恢复正常签证工作。

从安全的角度来说,即使出入这些国家的美国公民,双重国籍和绿卡持有者都应当受到合法地盘查,这是防止暴恐活动的一种必要措施。

我们知道采取这样的措施是不得已而为之。从911恐袭到2014年底,因恐怖活动而被美国法庭定罪的的外国出生的恐怖分子就达380多人;目前还有更多的外国出生的嫌犯仍在调查之中。

第三,这个临时入境禁令不是绝对的。行政命令规定这些国家的公民可以个案批准进入美国。对叙利亚难民也一样,川普总统特别表示要优先让叙利亚基督教难民进入美国。去年美国接收的12500名叙利亚难民,百分之九十九是穆斯林;叙利亚穆斯林难民可以出境,而被打压的叙利亚基督教难民则被限制出境。基督徒占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美国,对基督教难民的优先考虑是可以理解的。

此外,这项命令并没有追溯力,以前批准的难民和签证仍然有效。上星期,美国允许了872名来自各国的难民进入。

当然,该项入境禁令也不阻止持有外交签证者和持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或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签证者进入美国。

第四,更为严格的移民政策是必要的。过去大量的非法移民为了获得合法身份,胡编乱造,成为难民得到美国庇护。美国去年接收了8.5万名万多难民,恐怕相当多的是经济难民,而非政治和战争难民。这些人占了难民名额,而让那些真正需要庇护的难民反而得不到庇护。川普总统命令将前总统奥巴马所设的11万人难民名额上限砍到5万是有道理的。消除制造难民的动乱之源,才是解决难民问题的根本之道,仅仅靠国际社会消化难民只会带来更多的社会和安全问题。

尽管大部分的美国非法移民是好人,美国对他们亦有需求,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占用美国相当一部分的福利资源,其中的犯罪分子也给美国带来社会问题。如果不改革移民政策,仅仅靠几年一度的大赦只会鼓励更多的非法移民,循环往复,没完没了。例如,奥巴马总统实施童年抵达者延缓遣返政策之后,数万名未成年儿童在短短的几个月中从墨西哥偷越边境进入美国。

最后,把这项行政命令说成“禁穆令”和种族歧视也站不住脚,因为川普总统并没有禁止其他40个穆斯林国家的民众进入美国,受临时禁令影响的穆斯林少于十分之一。可见,美国暂时停止办理一些国家的签证和接收难民,完全不是将穆斯林和难民与恐怖分子划等号,也不是“一杆子打翻一船人”,而是有选择地消除安全隐患。其实,2015年时,奥巴马政府也曾将这7国定为必须关注的国家,并增加了入境限制和规定。川普是在其基础上,扩大了这些限制。

总之,由于是临时措施,受到影响的穆斯林是少数,审核后的移民政策会更安全有效,所以这项命令并不会将穆斯林推到对立面,也不会中断美国自己的才路,因为川普绝不会闭关锁国,改变接收和吸引外国优秀人才的传统做法。

可以预见,川普总统还将继续出台更多的新政策来兑现他在移民问题上的10项承诺,然而像涉及取消奥巴马制定的童年抵达者延缓遣返政策,以及修宪废除美国国籍出生地主义的做法可能会引发更尖锐、更情绪化的对立,甚至导致共和党内部出现分歧局面,但移民改革势在必行,将移民人数限制在一个合理的历史水准符合美国人民长远利益,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这一点。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