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因溺水而亡

  • 美国之音

民主斗士吴宏达

民主斗士吴宏达

劳改基金会一位负责人星期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到目前为止,根据他们所了解的情况,该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日前在洪都拉斯旅游时是因“溺水而亡”;美国驻洪都拉斯大使馆已经介入后事处理,吴弘达的前妻和儿子也已经抵达那里,等待获得许可后,即将其遗体带回美国。劳改基金会正在筹办吴弘达的追悼活动。

劳改基金会主任戴安娜·刘(音)星期五告诉美国之音,吴弘达是在旅游过程中,途径洪都拉斯时,于4月26日“在一个海滩上游泳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戴安娜·刘说,出事后“在海滩上应该是有抢救的,然后送医院,然后是医生证明他已经死亡了。可是没有其他的,比如说,医生的名字?在哪个医院?什么时间抢救的?都不知道。”

但戴安娜·刘说有一点是明确的,“地方医院给我们的说法就是‘溺水而亡’”。虽然“到底是什么原因还是不知道,比方说是心脏的问题还是什么别的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答复,但‘溺水’这个是肯定了的。”

戴安娜·刘说,当时跟吴弘达在一起旅游的是3、4个他的亲戚,“这些亲属不是美国的,我不是特别清楚,是他的亲戚。具体的关系不知道。” 她表示,该组织的声明中写的是“朋友”是因为当时还不了解情况。

等待许可运回遗体

劳改基金会在得知吴弘达去世的消息后,立刻联系了在美国的吴弘达的前妻和儿子,然后派一名工作人员于4月26日陪同他们前往洪都拉斯,“他们在4月27日抵达洪都拉斯;现在基本上在办理他遗体运回美国的手续。需要得到一个许可才可以上飞机,当地的程序特别慢。”

据戴安娜介绍,她跟抵达那里的同事数日来只有过一次联系,“打电话打不通,然后他昨天(4月28日)就写邮件给我,说27日转了两次飞机,到那以后大使馆已经关门了。他说‘这里的事情太复杂,到处找不到人,我们刚刚才找到一个吃饭的地方。’ 我估计是联系人、找医院非常困难。后面他又写了一句:‘他儿子很好,你放心’。”

戴安娜表示,吴弘达的儿子“才17、8岁,是吴弘达60多岁才生的这个孩子。”她说,因为外面有些传言,使她不太放心,“洪都拉斯是美国政府有警告的地方,那里治安不好,他又是个孩子,听到这个消息都傻了。”

戴安娜·刘回忆,吴弘达星期五(4月22日)在基金会上了一天班,告诉她第二天,即星期六(4月23日),要出去旅游。她说,吴弘达“星期六是早晨走的”,并说这个星期六(4月30日)就回来。

戴安娜表示,最后一次接到吴弘达电话是在星期一(4月25日),也就是他去世前一天,“他当时在开曼群岛,他还在安排这边的工作,说有些事情等他回来再做,你们等一等。但是,周二就没有再打来,中午就接到这个噩耗了。”

她说,事情是那天上午9点半发生的,洪都拉斯与美东时间有两个小时时差,当时美东时间是11点半。

根据其停留地点分析,吴弘达很可能是跟亲戚坐加勒比海线路的游轮。

戴安娜说,基金会是在4月27日接到了吴弘达亲戚之一打电话来才得知他去世的消息的,“他打这个电话就在里面哭,然后说必须跟大使馆联系,我说我马上联系。我就用公司的电话跟大使馆联系。大使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他们才回嘛,后来大使馆就告诉我们,这个事情是属实的,他们要跟家属谈。从那以后我们所有的细节就不是很清楚了。”

千万基金使用遭质疑

4月29日何德普等“7名前中国政治犯”发表一份声明,对劳改基金会和吴弘达对千万美元的雅虎人权基金的使用情况提出质疑,认为基金对人道援助实施不规则;吴弘达官司不断、费用高昂;劳改基金税表上有可疑的资金转移等10个问题。

针对有人质疑吴弘达生前贪污、挪用公款,戴安娜·刘说,这些事情是很容易查的,“你就去查他的收入,他所有的钱,所有的账户,他如果贪污、挪用,你看到他帐上有多少钱就完了吗。”“你可以向美国税务局举报他,查他的报税就清楚了嘛。”

戴安娜说,“吴弘达的收入不高;1992年建劳改基金会时,他和他太太共捐了10万美元;他有10年差不多就没拿工资,他是靠他的演讲挣钱,还有些书,《麻烦制造者》版权20万,《宇宙疯狂》版权好像是15万,两本书就够他过好几年的。”

戴安娜接着说,“较早时,吴弘达演讲一场四、五千美元;1995年他回来后,演讲每一场平均都在两到三万左右。”

1995年,吴弘达用假名潜入中国了解劳改情况被当局抓获,被以间谍罪判刑15年,后在时任第一夫人的希拉里到中国出席世界妇女大会前,被中国当局递解出境。

戴安娜说,吴弘达“出差最多,从来不拿补贴”,“如果他给自己补贴,合理合法,可以挣很多钱。根本不像有人讲的那么坏,他要想从这个公司捞钱非常容易。”

禁止劳改产品进口美国

戴安娜透露,“美国海关最近对几个从大陆进口的劳改产品发出了禁令,这些全是吴弘达做的,大概有5到7个吧,他最近又做了两个”。

据戴安娜介绍,一个是“禁止从中国进口以唐山盐为原材料的所有产品。我们把所有产品都查出来了,这个差不多花了一年时间。”

戴安娜提供的美国海关给吴弘达的三封公函显示,吴弘达向美国海关提供了有关中国唐山三孚硅业股份有限公司向美国出口的钾、氢氧化钾和硝酸钾,唐山三友集团及其附属公司向美国出口的纯碱、氯化钙、烧碱、粘胶纤维,以及内蒙古一家公司向美国出口的甜叶菊及其衍生品,都是由监狱囚犯生产的。

美国海关的回函表示,根据海关规定评估了这些信息,认为提供的信息合理地显示了美国《关税法》第307项条款范围内的这些产品正在或可能进口到了美国。全美海关各港口已接获指令,将所有这样的产品扣押,直到有进一步通知为止。

对于内蒙古那家公司的甜叶菊及其衍生品,美国海关今年4月21日给吴弘达的复函则告知,“截至2016年4月20日,海关已在全美各港口扣留了12批符合此一命令的货物,并正对这些货物进行评估。”

在这封信中,美国海关向劳改基金会提供有关中国在出口产品中使用强制劳工的信息表示最衷心地感谢。

戴安娜说,吴弘达为禁止劳改产品进入美国做了巨大努力,但是,“我们真的没有能力宣传,很多人都不知道。”

戴安娜表示,基金会的同事们都在为吴弘达追悼会做筹备工作,“现在就等家属定时间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