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3 2017年5月26日 星期五

吴弘达之后的“劳改”(2)


2011年3月7日,吴弘达 在 美国国会大厦 前发表讲话,身后是美国议员 克里斯·史密斯

“劳改”资产依然可观

根据劳改基金会和劳改人权组织2008至2015年向美国税务当局提交的非政府组织990报税表——这些资料都是公共信息,两个组织截止2015年底仍拥有可观的资产。

2007年,高科技公司雅虎因被控向中国官方提供用户信息,导致使用雅虎电子邮件的中国异议人士被判刑坐牢。根据雅虎与受害者达成协议,雅虎除赔偿两名被判重刑的网络活跃人士师涛和王小宁家属各320万美元,另外拨出1730万美元设立雅虎人权信托基金,为中国异议人士提供人道援助,由吴弘达的劳改基金会管理。

当时担任劳改基金会理事的廖天琪说,“这笔钱分四次于2008年夏天全部进入劳改基金会账户”。到位后头2年,这笔钱至少全部或部分地由吴弘达任执行主任的劳改基金会自己管理。

为监督管理这笔钱的使用,雅虎公司的律师在2009年6月建立了劳改人权组织。到2011年,也就是劳改人权组织成立两年后,大部分雅虎的资金从劳改基金会转入劳改人权组织。雅虎公司的代表迈克·卡拉汉在劳改人权组织理事会任副主席。

根据章程,劳改人权组织在收到转入资金的当年开始按照审批预算然后拨款的程序,成为劳改基金会的支持性组织。此后,资金转出均由任劳改人权组织理事会主席吴弘达与副主席的卡拉汉共同签字。

资产大部投入证券市场

截止2015年底,劳改人权组织和劳改基金会两家组织的资产总额为8,484,572美元。其中,劳改人权组织的总资产为5,923,512美元,其中大部分——5,903,991美元——投资在证券市场上;劳改基金会的总资产为2,561,060美元,主要为固定资产。两组织的资产都由总部在纽约的上市投资管理公司Alliance Bernstein(代号AB)管理。8年中这些投资获得了超过100万的盈利。

劳改人权组织2015年990 (网络截图)
劳改人权组织2015年990 (网络截图)

吴弘达前妻陈景丽说,雅虎基金到位后由于数量巨大,吴弘达雇了专业会计记账,她就不再管钱。这位专业会计就是维吉尼亚州的注册会计师方德容。她告诉美国之音,估计劳改人权组织的“全部资产应该还有5、600万吧,还有一个楼。”劳改基金会2015年报税表上的256万总资产很可能就是方德容所说的“楼”。

4月11日,何德普等8位中国异议人士在华盛顿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控告雅虎公司、吴弘达及其劳改组织。控告书指吴弘达滥用雅虎基金,2015年花255万美元买了后来成为劳改基金会办公室和劳改纪念馆所在的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物业。

劳改基金会2015年6月由劳改人权组织担保向M&T银行贷款130万美元用于购买现在劳改基金会和劳改纪念馆所在的物业。截止2016年10月13日,劳改基金会和劳改人权组织尚欠该银行1,119,305美元。

由于被停止拨款,劳改基金会无钱支付2016年10月的贷款还款账单因而违约。银行警告贷款担保方的劳改人权组织,限定其在11月2日必须付清10月还款金额加罚金。之后,劳改人权组织作出决定,付清银行的全部贷款。

控制资金的劳改人权组织在2016年第一、第二季度,吴弘达还在世时,给劳改基金会正常拨款两次,每次25万,共50万。吴弘达去世后的第三、四季度,拨款停止。

在安·努南诉讼案进行过程中,经法院调解决定,劳改人权组织在9月向劳改基金会一次性拨款91000美元。由于2016年11月1日劳改基金会华盛顿办公室和劳改纪念馆都已关闭,之后劳改人权组织应没有任何项目开销,其主要开销是支付律师费、诉讼和解费等。

消息来源说,劳改人权组织今年1月付给Impresa Legal Group律师事务所96,000多美元。这个律师事务所代表劳改人权组织应对安·努南的诉讼。劳改人权组织还要拨款给劳改基金会雇Foley Hoag律师事务所,应对原劳改基金会员工的赔偿要求和可能诉讼。现在要应对中国异议人士的诉讼。另外,劳改人权组织还要拨款给劳改基金会支付“王菁诉吴弘达性侵案”的庭外和解费。

两年前中国大陆被监禁民运人士杨海的妻子王菁,控告吴弘达在进行人道援助的过程中对她和三名被监护女童进行性骚扰。案件告上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地方法院。吴弘达生前否认这一指控,据中国异议人士的诉状,劳改基金会为此在吴弘达生前已经花去了515,000美元。但案件进行中吴突然去世。消息来源告诉美国之音,这一案件在今年初已经由劳改基金会与原告达成庭外和解。劳改基金会支付了和解费。

综上所述,从2015年底劳改人权组织和劳改基金会资产总数848万,减去2016年两次拨款50万、付清房贷100多万,以及其他律师费、和解费,到目前为止,两个组织的总资产应该仍超过600万,当然其中包括了华盛顿的那栋楼。

运作经费VS人道援助

最近,何德普等中国异议人士对雅虎公司、劳改人权组织和劳改基金会提起的诉讼,重点是指控雅虎公司未能妥善监管那笔人权基金,由于管理失控,未能让中国大陆被监禁的异议人士充分受益。诉状指控被告“这笔基金有1300多万美元被挪用,没有用于与人道救援有关的领域。”

《纽约时报》2016年8月发表杰安迪的报道《人权基金还是私人金库?吴弘达遗产蒙上污点》。报道指吴弘达“仅将雅虎那笔资金中的120万提供给了异议人士的家庭,将1300多万美元用于运营自己的基金会,该基金会经营着一个网站和一家小博物馆。”

廖天琪与吴弘达在劳改基金会
廖天琪与吴弘达在劳改基金会

廖天琪从2001年到2009年担任劳改基金会理事,2010至2011年初任劳改人权组织理事。她离开劳改人权组织会后曾激烈批评吴弘达“侵占家属赔款、胡乱派用基金、财务报告不清”,她告诉美国之音,吴弘达对人道援助用款严重不足,但她认为,“吴弘达并没有挪用雅虎人权基金”。

廖天琪说,关于如何使用这笔钱,雅虎公司跟吴弘达达成了一个协议。“当然这个合约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公开。”不过根据她的陈述,这项协议对用于劳改基金会的运作经费规定的很具体,可是对最重要的人道援助却没有具体规定。

“这笔钱是用来作为人道救助,主要是帮助因言获罪的人。但是其中也有一个规定,劳改基金会可以一年之内动用一百万美元。拿来作为它的运作费用。”“但是这个钱怎么用,它写的,定得很宽,就是作为运作基金、作为教育的目的,就是可以用的。所以吴弘达把这个钱拿来作为劳改基金会的运作,这个没有违反规定。这是没有错的。”

但廖天琪强调,这笔钱最重要的目的不是拿来支持劳改基金会的运作,是拿来做这个人道援助工作的,做因言获罪的人的救援工作的。“所以在比例上,虽然在合同上没有规定,但是非常清楚,不能太过分,不能说,比如说,你拿80%来做运作费用,然后拿5%来作为人道救助,这是不合理的。但上面没有规定得这么清楚。所以这个中间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

截止2015年9月底,劳改基金会历年税表上在开支部分单独列出的用于“人道援助”的资金总数约为126万美元。这一数字跟纽约时报的报道相符。

人道援助vs总支出图表
人道援助vs总支出图表

劳改基金会2008至2015年的税表显示,该组织8年的运作经费总数为1140万美元(其中含人道援助项目),人道援助约126万美元,占这一总数的9%。

中国异议人士的诉状指人道援助支出实际上只有70万美元,因为劳改基金会在2009年列出的人道援助 727,540美元中的55万美元是用于解决两位中国异议人士向雅虎提出的索赔要求的。因此诉状认为,当年的人道援助应该只有177,540美元。

据了解内情的消息来源,当时的55万美元支付给了两位中国异议人士,一位30万,一位25万,了结了他们对雅虎的法律索赔。

吴弘达很贪

廖天琪指吴弘达胡乱派用基金、财务报告不清,作风独断专行。她说:“我们需要给国内的作家固定的稿费,比方每个月600美元,他把那些钱也放到人道救助里面去了,这个是完全不搭边的”。

“我说以往这一年花在人道救助上的钱只占所有经费的8%,我说这是不合理的,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是跟我们原来的初衷是不一样的。我指出来后他非常生气,直接当着我的面,当着所有理事的面,包括当时雅虎的副总裁迈克·卡拉汉,他就说,我建议廖天琪退出我们的理事会。”

廖天琪还指吴弘达逼迫获雅虎赔偿的王小宁妻子俞陵和师涛母亲高琴声向劳改基金会捐款。“俞陵在一种不得已的状况之下,受到吴弘达的,怎么说呢?我不能说他威胁,但是就是说在这种压力之下,说她捐一百万。”

廖天琪说,两年后,即2010年,俞陵求她帮忙把100万拿回来。廖天琪说:“我帮她找律师,跟律师去谈,她不会英文,也没有地方住,我让她住在我家里。整个事情拖了整整一年。最后到了2011年10月,算是解决了。”俞陵撤回诉讼,“他就把钱全部还给她,包括她已经捐的100万。俞陵捐给吴弘达的100万,40%是给了律师了。”

俞陵、高琴声与吴弘达
俞陵、高琴声与吴弘达

廖天琪表示,在美国国会一位官员的帮助下,她帮师涛母亲高琴声要回了属于她的所有钱。“那个时候是2008年春季,吴弘达已经给高琴声汇过一些钱,大概给过她40到50万,但是还有270到280万在吴弘达手里。吴弘达就逼她,把她从中国叫过来,逼她,说你给我们捐钱。结果两个人闹翻了。”

廖天琪说,她要吴弘达把剩下的钱给高琴声开一张支票,“他就铁青着脸,再过一天,他就做了这个事情。”“这部分的钱吴弘达最后实在是没有贪她的,把所有利息全部都拿出去了,全部吐出来。”

在廖天琪看来,吴弘达很贪,但他不是贪到自己腰包,而是贪给劳改基金会。“吴弘达有私心,但是,他也是够聪明的,一般按照我的逻辑判断,他一般不会去做很糟糕的事情,把钱放在自己口袋里,为什么?不是他有多么高的道德,而是他知道他这样做是要坐牢的。”

“吴弘达这个人我觉得实在太贪了,劳改基金会已经拿了这么多钱,两个家属你老老实实把钱给人家,这有什么困难我真不明白。”

廖天琪于2011年3月离开劳改人权组织理事会,她说:“吴弘达的名声这么大,他们当然选择他不会选择我。我写了一封信给他们(理事会),说他们值得拥有他(deserve him)。”

当时劳改人权组织理事会由吴弘达、迈克·卡拉汉(雅虎公司代表)、南·理查森(编辑)、余茂春(海军学院历史教授)和廖天琪5人组成。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