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您的孩子在美国:留学@哈佛:陈博文


2016年哈佛大学有818名中国留学生,其中教育学院有32人。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呢?

“我叫陈博文,来自四川成都,今年23岁,现在在哈佛大学就读教育语言学,平时也没多少爱好,就喜欢做做菜。一出来,中国人的胃,没办法,出来过后就适应不了这边吃的东西,所以说,那确实得自己做,因为这边的东西真的不好吃。 ”

“考上的时候,家里人都特别激动。然后就跟我说,光宗耀祖啦!结果来了之后发现,这里就是个大学。”

一刻钟的时间,陈博文就已经做好了两道菜。

“你为什么不吃米饭,只吃面包啊?“

“其实我还没来得及去买米,还没来得及去买电饭煲。”

“还行,属于比能吃好一点的那个级别。”

陈博文刚到美国不久,房间里的家具还不多。

“因为我习惯不太好,我喜欢把东西全部摊在桌上,所以我买了个特别长的,一米五的桌子。这个床垫,199刀,我记得好像是。我觉得睡地上踏实一点,我在床上总是怕我自己摔下来。”

“我读的专业叫语言和读写,俗称,中文里面就是‘扫盲’,我爸爸妈妈都没有上过大学,我是我们家第一个本科生,然后现在我又是我们家第一个硕士生。”

“当时我去申请奖学金,申请上了三分之一的学费减免,就是一万四千刀,剩下的话,我自己还要负责大概两万九千刀学费吧。然后我非常地感激我的父母,都跟我说,钱都给你准备好啦,就好好出去学习。然后我自己是想找一份校内工作,充实一下自己的课外生活,同时也可以挣点零花钱。”

陈博文在中国人民大学读本科时,曾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当了一年交换生,刚开始接触美国的课堂,他觉得很不适应。

“刚刚去上课的时候就受到了那种当头一棒的感觉,像我们在国内还是老师上课站在讲台上,我们在下面记笔记。亚洲人民天生就是比较腼腆,比较含蓄的民族,所以说大家也不愿发言或讨论,然后在国外,大家会非常踊跃地举手,或者直接插话或打断。”

“我说,不行,我这样好不容易来一次美国,真的进入了美国的课堂,我还保留了一个咱中国的学习方式,这也说不过去。所以我就先去了老师的办公室,然后跟他谈了一谈,然后算是把我的话匣子开了一半吧。后来在课上就举手发言,然后发现同学们也没什么反应啊,就算是说错了,也没人会笑你,然后你就说呗。”

陈博文2016年就将拿到硕士学位,他打算继续攻读博士,但他认为自己最终还是会回国。

“因为我自己在国内的时候,我在山区支教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对我的触动非常的大。整个学校,只有一个英语老师,然后那个英语老师还成天想着要跳槽 。说我不想待在这儿了,我要去城市里面。然后,相当于整个学校就没有英语老师。”

“在我支教的三个月里面,我担任了一年级到六年级所有的英语老师。我觉得他们真的很想学这个东西,每天下课还缠着我问(怎么用英语说)苹果这种东西,但是他们没有这个条件。但反观我们东部发达地区,像上海,杭州,北京这种国际化大城市,他们的英语教学做得非常的好。然后我觉得我们花了大力气出来进修,我还是要回到我们自己祖国去,说了很多次,建设好自己的国家,让自己的国家变得更美好,但我觉得这是一句大实话!”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