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向北京弯腰背后的利益考量


美国第一所孔子学院(视频截图)

美国第一所孔子学院(视频截图)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为了利益与中国交往并主动或被迫向北京弯腰,这是国际商界与投行界恪守的潜规则。这一风气后来也波及到教育界,比如由中国投资开办、遍布世界各国大学的几百所孔子学院。但没想到的是,连美国高中生的言论自由也受到这一“潜规则”的约束与伤害。

*美国少年在北京撞了言论管制的墙*

近年来中美之间的各种交流越来越多,已经深入至中学教育层面。美国波士顿北牛顿高中亨利·德格鲁特作为交换生之一,前去北京景山学校学习一个学期,期间正逢1989天安门运动25周年。他在参观北京郊外一所学校时,在一位中国学生的笔记本上写了几段支持民主的留言,如“很酷的孩子要民主”、“不要相信你的学校和政府告诉你的谎言”,以及“造反是对的”等。这些留言导致亨利被该校关了5个小时。当他返回美国的时候,北牛顿高中校方禁止他参加毕业舞会,以示惩罚。

中国关押因言论自由犯禁的孩子,并非第一次。2013年9月,甘肃张家川初中三年级学生杨辉因网上言论曾被刑拘。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竟然因言获罪,引起全国舆论批评,警方只好在关押7天后宣布无罪释放杨辉。

囿于国内的政治高压,杨辉所在的学校当然不会为这位学生说话,反而助纣为虐,在杨辉被关押时宣布将其开除。远在美国波士顿的北牛顿高中地处自由之邦,但校方不仅对中方的恶行不予谴责,还继续惩罚德格鲁特,不让其参加毕业舞会,并声称德格鲁特违反了交换生的行为准则,“对中国人如此缺乏尊重的行为,可能使中美两家学校的合作关系受损”。

北牛顿高中校方的行为,表明该校方为了与中方“合作”这点利益,甘愿放弃美国宪法保证的言论自由原则。德格鲁特对失去参加毕业舞会的机会非常遗憾,认为他的权利受到牛顿校方限制,并指出,学校一直教导学生“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和表达自己思想的重要性。但是当他去实践这些价值原则的时候,却受到校方的惩罚。

生活在中国的孩子生而不自由,比如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学生赵华旭最近在网络上传播了关于1989年六四事件的信息,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中美两国的文化交流,结果不是美国的自由民主价值观影响专制中国,而是让生而自由的美国青少年发现了专制的蛮不讲理与“民主”的软弱:生长于美国社会的青少年,享有言论自由,如同享用空气与水一样,是无可质疑的权利,但在中国,言论自由却成了“奢侈品”,如果他们要消费这“奢侈品”,他们会失去自由。

*利益高于普世价值的自由原则?*

北牛顿高中的校监大卫·弗莱施曼回避了学生应不应该自由表达思想这个关键问题,声称问题不是这名18岁学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而是他在参加校方组织的去中国学习期间发表这些观点,违反了他们去中国之前校方曾向学生明确宣布的行为准则。

美国宪法与法律坚决捍卫言论自由,美国人深知这是美国保持活力的源泉所在,并深深以此为荣。这位弗莱施曼先生的话乍听之下,似乎也有点道理,很能迷惑一部分人。但只要熟悉近年来的中美关系,就会想起一件类似的大事:2006年2月美国四大网络巨头被国会传召质询,原因是它们“服从中国法律”,帮助中国政府控制网络言论,那次质询已经对相类似的事情给出了道德座标。

自从美国高科技公司大量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以后,为了在中国立足,它们都被迫服从中国政府的要求(即“不得不服从中国的法律”),帮助过滤信息。雅虎在两件事情上遭到指控,一是于2005年协助中国缉拿异见人士师涛,导致师涛被当局以泄漏国家机密判刑10年;二是2004年雅虎与中国警方合作,向官方提供有关四川省达州市前任财政局官员李智的上网纪录,导致李智于2003年12月遭当局以颠覆罪起诉,判刑8年。

2006年2月15日, 美国国会众议院人权小组委员会举行题为“中国的网际网路:自由或压迫的工具”的听证会,传召微软、Google、雅虎以及思科等网路巨擘,对它们帮助中国政府过滤信息进行严苛的质询。此前一个月的第一次传召,曾被这四大公司倨傲地拒绝。

雅虎的高级主管陈说苦衷,说为了做生意,他们必须要遵守中国的法律。其它公司如Google和微软也都承认他们按照中国政府的要求过滤信息,屏蔽了中国政府认为政治上敏感的字眼。但是Google相信,他们在有13亿人口的中国同意接受一些限制,最终还是拓宽了中国人获取信息的渠道,因而作出这些让步是值得的。

四大网络巨头为了商业利益而与中国政府进行不光彩合作曝光之后,遭遇了来自美国本土的巨大压力。此后,雅虎被迫向受害者及代替受害者索赔的机构支付巨额赔偿,思科也在其颁发给员工的“警政网手册”曝光之后稍有收敛。但中国本土的情况并未有所改善,在中国从事网络业务的高科技公司也从未真正从美国本土的道德拷问中解脱出来,Google于2010年1月从中国撤出。

美国北牛顿中学的校方当然也可以坚持说,为了保持与中国教育界的交流,做出一些让步是必要的。但这点利益与四大网络巨头的中国市场利益相比较,牺牲的原则是相同的,得到的利益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每家美国机构都因“合作需要”而遵守中国那些与美国价值观有直接冲突的法律(或约定),美国的价值观会遭受怎样的戗害?这次波士顿北牛顿中学校方的做法等于告诉学生:我们虽然教育学生“公民不服从”的原则,人人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但如果遇到暴政国家,应该学会放弃原则并弯腰鞠躬,因为利益至上。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中国利益*

为利益而放弃原则的事例多不胜数,远的不说,就在亨利·德格鲁特北京遭遇曝光的同时,正逢中国总理李克强携巨额总额逾300亿美元(逾9000亿元台币)的合作协议出访英国,英国欣喜若狂的同时,却遭到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警告:如果英国想与中国保持紧密经济合作,最好不要针对人权议题“训斥”中国。6月12日,《纽约时报》刊登《苹果日报称北京迫使大客户撤广告》,讲述了2013年底,总部位于伦敦的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在中共压力下结束了与《苹果日报》之间的长期广告关系。虽然两家银行都表示,它们的广告决定是出于商业考虑,但壹传媒公司高管、商务总监马克·西蒙(Mark Simon)在接受纽时采访时说,真正的原因是中共当局对两家银行施压,并给了它们一些业务,以此方式挤压不听话的《苹果日报》的生存空间。

对专制国家屈膝只会换来其轻蔑。欧洲大国因为经济考量,一直屈服于中国的“订单外交”。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来自中国的订单与经济合作机会更是法、德、英等国求之难得的“奶酪”。看穿了这一点,北京对此不假辞色,以前只是在国内宣传“西方的人权外交之虚伪”,后来演变成公开训斥,比如2013年6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钟声”(中国之声)的文章 ,通篇文章的意思是,由于时代变迁和实力消长,某些欧洲人应该放弃“根深蒂固的居高临下心态”,并教导“欧盟应认清自己衰落的现实”。

北牛顿高中生亨利·德格鲁特在北京的遭遇曝光之后,美国社会各界应该行动起来,并认真思考讨论哪些价值与原则不可放弃。无数事例表明,与魔鬼签订“浮士德契约”,其结局并不美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