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习近平整军与重提和平共处五原则


2014年6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出席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60周年会议

2014年6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出席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60周年会议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南海波涛汹涌,暗流潜伏。就在世界都感到南海诸国擦枪走火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之时,习近平6月28日重提“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算是向周边国家挥舞橄榄枝。但周边国家并没有轻易接受这番和平之意,日本内阁按计划于7月1日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议。

显然,中国的亚洲邻国并不相信习近平重提和平共处五原则的诚意。但我倒是相信习近平这次重提和平共处确有诚意。这倒不是他突然间变成和平主义者,而是形格势禁,不得不选择与邻国“和平共处”。

*原因之一:军队腐败严重消蚀战力*

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开幕式上徐才厚和即将接替他担任军委副主席的范长龙

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开幕式上徐才厚和即将接替他担任军委副主席的范长龙

习重提“和平共处”次日,北京正式宣布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查处的消息。两件事情联系起来看,就可明白时间上的同步并非偶然,而是刻意,因为徐已于3月“被组织调查”。6月28日,习在“和平共处”纪念会上的讲话中,引用泰戈尔诗歌“你以为用战争可以获取友谊?春天就会从眼前姗姗而去”,这诗,与其说是吟给那些挑衅中国的邻国听,还不如说是吟给主战的军队鹰派听。

这足以说明,习近平不想再与邻国继续目前这种紧张关系,至少现阶段不想。如果他想启动战事,目前正是用兵之时,亟需安抚军队,哪能痛惩腐败将官,让军队高层惶惶不安?军心动乱,如何临敌对阵?唐代宗时期,朝廷因连年征战,国库空虚,财用短绌,皇上自奉甚为俭薄,名将郭子仪家却珍宝堆积如山,府中奴仆逾千,个个衣着鲜亮,富贵逼人。唐代宗对郭颇有想法,数次夺了郭的兵权,但却与郭保持了全始全终的君臣关系,原因无他,就因为郭子仪是有用之将。这些历史掌故,早就成了资治宝典。

军中腐败案件曝光远不如政府部门多,但海军王案、总政谷案暴露的冰山一角,已经让人可以管窥一二。去年,中国军方鹰派学者罗援罕见地公开承认, 腐败是中国军队战斗力的第一杀手。香港东方日报指,由于胡锦涛的弱势,过去十年,解放军的大权操控在徐才厚手中,尤其人事任命更是由徐才厚一手独揽,校官、将官的晋升明码标价,酒色财气充斥军营。有人在国内微博上写诗讽刺解放军的战力:“茅台国酒壮军威,痛饮三杯马上吹;纸上征战九万里,沙盘演练五千回”。那些主张对外强硬,打一场局部战争的鹰派,只是出于利益需要,因为只有战争才能为其制造各种索要军费的借口,最大限度地满足军事利益集团的需要。

习近平接掌军委副主席一职已有数年,当然清楚以如此军队临阵,决无胜算。与其干咋唬,不如先治军。据港媒《星岛日报》消息,徐案牵涉众多高级将领,已有数十名将军被调查,其中先后担任过徐才厚秘书的四位少将,以及其瓦房店系多名将军(大连下辖瓦房店是徐的故乡,出了30多位将军),亦疑因卷入事件被调查或助查。

如此大规模整治腐败,表明短期内北京不会对外轻启战事。这当然也是习近平向外释放信号:他已切实掌握了军权。如同整顿政府一样,从腐败切入,是整军治军最合适的理由。

*原因之二:内事不稳,轻启边衅不祥*

习近平希望缓和南海局势,还因为他这个中共当家人目前要应付多重“内忧”,“家有七件事,先从紧处来”。对中共来说,相比“外患”,即收回钓鱼岛与那些中共从未实际占领的“自古以来”就由中国拥有的领土,多重“内忧”对政权稳定的威胁可能更大:

一、高层内部矛盾激烈,我曾在《反腐鸣金收兵,萧墙干戈暂息》一文中分析过,由于去年以来三轮打大老虎(周永康、李鹏家族、以曾庆红为后盾的驻香港国企及其后台港澳工作委员会),让新老常委们都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集体对抗,迫使习与这些“老同志们”达成妥协,以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5-26讲话安抚众人,表示今后重点查处十八大以后仍然在重要岗位上的官员之腐败。在习近平看来,这种高层内斗算是“心腹之患”。

二、因压制民间声音而引发的各种社会矛盾,除了活跃了近十年的维权律师群体遭受打击之外,公知、企业家只要说了“违禁”之言,一律封杀。这些国内各阶层的不满,在当局眼中是“肘腋之疾”,因为北京对自身镇压力量颇有自信。

三、新疆、西藏的民族矛盾有如待燃的干柴,只要有火星溅在上面,随时可能引起一场大火。局势之紧张、维稳之疲劳,从新疆乌鲁木齐的武警站岗需要成排站在铁栅栏之内可见一斑。

四、台湾、香港民间的反对活动日趋强烈,且开始形成互动之势。台湾的“反服贸”刚刚结束,为避免矛盾激化,北京承诺“尊重台湾的社会制度”,也就是说,对台湾“和平统一”的步伐会暂时放缓一些。香港要求普选的七一大游行声势浩大,虽被北京宣传成不到十万,却无法真正减轻“占中行动”带来的烦恼:下重手,香港毕竟不是内地城市,不能关起门来大开杀戒;轻轻放过,肯定还会“卷土重来”……

内部矛盾如此之多,随时都可能演成“内乱”;军队内部腐败涣散,再启外衅,等于将中共掌门人放在火上炙烤。与周边这些实力相差悬殊的小国发生摩擦,在中共内部看来,赢,理所当然;输,掌门人损失的可不仅是声望,还给政治对手送上话柄。

*为何亚洲邻国不相信和平共处?*

2014年5月越南发生排华骚乱后中国政府撤侨,中国工人乘船离开越南

2014年5月越南发生排华骚乱后中国政府撤侨,中国工人乘船离开越南

习想缓和周边局势的愿望之诚,还可从其对韩国访问的规格可见。前一向已经有观察者注意到访韩先于访朝是打破中国处理这两国关系旧有模式之举,北京情愿让老盟友不高兴也要先与韩国握手,说明中国想与韩国交好的愿望强烈。7月3日随习近平访韩的300余名中方人士当中有200多名财经界人士,作为陪员的80余名中方官员中,有3名副总理级和4名部级官员,规格之高是以往中国国家元首访韩罕见的。但所有这些,并不妨碍韩国外交部在7月1日发表声明,支持日本政府在防卫问题上“为获得周边国家的信任摒弃历史修正主义,采取正确的行动”。

亚洲邻国不相信习近平的表态,完全是长期积累的“历史经验”所致。中共从与国民党逐鹿神州开始,就养成了“时友时敌,边谈边打,打打谈谈”的机会主义策略,最后将国民党政权赶至台湾海岛。邓小平开放之初的“韬光养晦”之策,人家开始还不太懂,直到2005年中国“和平崛起”之后,世界才终于明白其涵义原来是“实力不强时,收起爪子,隐藏牙齿;实力够强时,伸出爪子,露出牙齿”。

与邻国要建立互相信任的国家信用,对于中国来说并非易事。对周边的民主国家的政府首脑来说,唯一的好处是:中国习元首伸出橄榄枝的时间最好能够延长至本届任期结束,烦恼留给下一任吧。

相关链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