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重庆的公寓楼,薄熙来通过修建低收入家庭住宅收买人心。据说陈元领导的银行为重庆提供了大量贷款,卷入了薄熙来夺位之争(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重庆的公寓楼,薄熙来通过修建低收入家庭住宅收买人心。据说陈元领导的银行为重庆提供了大量贷款,卷入了薄熙来夺位之争(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俄巴印等五国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金砖银行),酝酿了好几年,选址何处、以及谁将出任首任行长,均是国际金融界关心的大事。此事最近终于揭盅,总部如中国所愿设在上海;首任行长则来自印度,一直被视为金砖银行首任行长的当然人选陈元,不仅与行长一职无缘,也与首任理事会主席、董事会主席无缘。

*“落选背后的原因”:媒体忌谈*

这件事如果发生在薄熙来案未审结之前,也许会引起不小的媒体波澜。事到如今,国内媒体大多沉默以对,只有澎湃新闻发了一篇《陈元落选金砖银行行长背后》(7月17日),标题看似有料,但内容却很技巧地虚言实指,只在关键处来点暗示。比如“外界分析,中国意外落选行长,一个原因可能是在筹建中未占据主导权”,“至于中国是主动还是被动放弃主导权,外界不得而知”。

但报道作者实不甘心就此停住,“此处插一句,在同类型的多边金融开发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筹建过程中,中国则一直牢牢占据主动权。亚投行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0月访问印尼时公开倡议发起的。该行的直接对手是由日本人把控的亚洲开发银行,其拟议中的注册资本是1000亿美元,主要操盘者是中国财政部,中国财政部前副部长、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金立群担纲筹建组负责人。”

陈元的父亲陈云1959年在中南海勤政殿,他是中共元老。(中国老照片,出处待考)

陈元的父亲陈云1959年在中南海勤政殿,他是中共元老。(中国老照片,出处待考)

只要了解陈元在中国金融界曾有的地位,以及他任掌门人的国开行自2007年以后给予重庆的鼎力金融支持,就会明白这段曲里拐弯的话,其实暗示了一向喜欢在国际合作中争取主导权的中国政府,此次却在金砖银行成立的过程中有意放弃了人事主导权,结果导致陈元未能出任行长。

其它中国媒体都不想触犯政治忌讳,对陈元无缘金砖银行行长一事表示沉默。但如果了解2007年之后国开行因支持薄熙来为重庆支付的帐单,对今天这一结局就不会意外。

*陈元:曾呼风唤雨的金融帝王*

还是先从往事说起。

2012年3月中国两会召开期间,重庆市长黄奇帆(右)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回答记者提问(美国之音记者张楠拍摄)

2012年3月中国两会召开期间,重庆市长黄奇帆(右)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回答记者提问(美国之音记者张楠拍摄)

2013年,国际金融界广为流传一条消息,68岁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退休,负责筹建一家服务于金砖五国的开发银行。其时陈元虽然已年届68岁,并获任命全国政协副主席。但外界均知,他这退休并不情愿,只是因为他执掌的国开行,在薄熙来督渝之后,为薄充当了金主,倾注了巨额资金。薄熙来事败,因其是中共元老陈云长子,干碍于红二代这一共同身份标记,习近平让其软着陆。金砖银行行长,当时还只是陈元参与筹办之事,当作空心汤团许诺未尝不可。

在中国众多银行当中,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简称国开行)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它是中国政府的附属物,三大股东分别是中国财政部、汇金公司和社保基金理事会,秉持的特殊任务是开展中长期信贷与投资等金融业务,为国民经济重大中长期发展战略服务。它有两大别的银行没有的特殊性,一是其大部分放贷都是由国务院和国家发改委决定的,二是其放贷资金来源不是存款,来源于其可以发行其它银行必须在银行间债券市场购买的债券,仅2011年就发行了一万亿债券,这个优势使得国开行的融资成本远远低于其它银行。加上陈元因其家世拥有稀缺的体制内非正式资源,赋予了他别人所没有的自由,国际金融界都知道,对于流动性和资金紧张的银行来说,与国开行合作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因以上优势,国开行成为全球融资的“金主” ,除了为中国内地的大型基建项目提供融资以外,还支持国内龙头企业向海外扩张。足迹遍及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特别是那些涉及订购中国设备或者是中方协议购买铁矿石和煤炭等资源的项目,或者是中国公司的海外并购项目,都是国开行重点支持的项目。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8月在《陈元:中国国开行的当家人》中如此描述陈元当时的“气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代表团来到发展中国家审核潜在贷款项目,始终都能受到高规格的待遇,国开行董事长陈元带队的时候就更是如此。这是因为世界上很少有银行像国开行一样大手笔。这家中国银行已经为安哥拉、巴西、澳大利亚、委内瑞拉等国的项目提供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贷款。难怪陈元出访海外的时候能够得到皇室级待遇。”

从这个呼风唤雨的位置上退休,虽然晋身为副国级的党与国家领导人,陈元的不情愿显而易见。但大势已去,陈元在退休的同时即4月11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以重温江泽民1993年《实现金融管理电子化》的讲话为由,强调自己对金融电子化及金融行业的贡献。字里行间,对金融帝王之位依依难舍。

是什么原因导致陈元不得不离开国开行掌门之位?缘由全在“国开行的重庆账本”。

*权争旧帐难抹去*

薄熙来督渝时,走向下汲取政治支持之路,西方社会用福利换选票的左派政治路线,被他演化成用福利换取政治支持。当时,国内一直在竞猜,支持唱红打黑与重庆模式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直到薄熙来倒台之后,有评论人士写了篇《国开行的重庆账本》(《金融时报》2012年5月15日),细算了一笔帐:从2007年至2011年底,重庆市全部地方融资平台余额应该在4620亿元左右,国开行的平台贷占重庆全部平台贷的 25%,即1155亿元左右。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陈元鼎力相助,做薄熙来“重庆模式”的大金主,这个戏台至少塌了一只角。

自古及今,专制政权的宫廷大位之争都是政治豪赌,赢家通吃。输家赔上的不仅是地位与富贵,弄不好还有生命之虞。中共自毛之后,总算是结束了宫廷内斗砍人头的血腥历史,但失败者高墙圈禁之厄难免。薄熙来在大位之争中失败,已经成为一个悲剧人物,陈元做为薄的大金主,如今只是不能做金砖银行的行长,但可以在政协副主席位置上终老,已经算是“善终考”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