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何清涟:“政治清洗式反腐导致危机”之我见


中国政治象征天安门城楼以及在附近照相、手持国旗的儿童。反腐是否会导致“城头变幻大王旗”?

中国政治象征天安门城楼以及在附近照相、手持国旗的儿童。反腐是否会导致“城头变幻大王旗”?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周永康事件终于揭晓,从中生发出两类讨论,一类是周永康是“虎王”还是“大老虎”之一,第二类是为“政治清洗式”的反腐担忧,认为前景堪忧。

对这两者,我都有些想法,且与读者分享。

*周永康是“虎王”还是大老虎?*

中共17大闭幕式上的江泽民、温家宝和曾庆红(右)。虎王是其中之一还是周永康?

中共17大闭幕式上的江泽民、温家宝和曾庆红(右)。虎王是其中之一还是周永康?

因为是政治清洗式反腐,所以周永康是“虎王”还是“大老虎”,得走着瞧,看双方博弈最后定出的底线。这里,先回顾一段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

从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5•26公开讲话表示,今后查案的重点将放在还在重要岗位上的官员,到习近平政治局6•26讲话“三要点”(见香港大公网《反腐不设名额、留口棺材给自己》,其间《纽约时报》6月4日报道中国富商肖建华扯出齐桥桥家事是关键因素。习至此时才算彻底领悟中共政治哲学要义:政治斗争你死我活,让对方活就是为自己留下掘墓者——虽然习父牵扯进《刘志丹》冤案中饱经忧患,但习其时尚幼,远不如亲身经历这么感受深切。

7月29日,新华网发布对周永康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消息之后,人民网刊发网评《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号》,明示周永康并非“最大老虎”。这让人想起香港党媒《大公报》7月25日报道《习近平反腐强硬表态 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该消息称,习近平在6月26日政治局会议上,就反腐问题讲了3点:“一,反腐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二,有人威胁说要我们走着瞧,我要正告他们,谁怕谁!当年朱镕基说要准备100口棺材,99口给腐败分子,最后一口留给自己,……今天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勇气;三,中央对各地反腐,不因领导人过去工作过的地方而不同,我在福建、浙江和上海工作过,中央对这些地方的反腐要与其他地方一视同仁。”

上海浦东金融区。上海是江泽民的发祥地、权力基地和“后院”

上海浦东金融区。上海是江泽民的发祥地、权力基地和“后院”

对最后一点要补充的是,习总确在上海呆过,但只有一年,去时就知道自己要进中央,上海任职只是过路雨。因此,上海与其说是他工作过的地方,不如说是“江总书记的后院”。微信有消息说,“中纪委巡视组甫入沪,王宗南即应声入网……这位当年黄浦区副区长、陈良宇十兄弟之一,以精明能干爱喝花酒驰名圈内,太多领导想保他”,选王宗南做掀开上海反腐盖子的第一人,王岐山自有讲究。

一向握有独家秘闻的财新网推出早已准备好的重头报道《周永康的红与黑》系列,透露一些重要信息,一,首次证实了周与薄的关系,即大力支持了薄的重庆模式;二,周永康在2013年12月即被监禁。三、《四面埋伏打老虎》当中“你懂的”一节,专谈近两年反腐策略,有心人应该仔细研读。这里只说一点,这节内容证明了近两年所谓相关“谣言”只不过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不少系当局有意为之。当然,于当朝者不利的消息,比如《中国离岸金融解密》、彭博社与《纽约时报》的一系列报道,大多则是当朝者的政治对手通过各种渠道释放的信息。

综上所述,周是不是“虎王”,还得看那些隐藏在山林中的“超级大老虎”是否再有反制动作。6•26讲话现在据说要在党内传达,“不设名额”,意思就是看你们谁敢出手,这边已经备好硬箭雕弓,“谁怕谁”呀。“棺材之说”,则是表示习已意识到“反腐”是要人家的身家性命,决难善了,自己得痛下决心。

*对政治清洗后果的担忧因人而异*

2012年11月15日中共新常委之一王岐山在记者见面会上

2012年11月15日中共新常委之一王岐山在记者见面会上

反腐是政治清洗,因为清洗幅度之大,确实是改革以来仅见,这就导致旁观者担心。只是这种担心因人而异。

少数反对派人士认为,反腐会延长中共寿命,因此比不反腐要糟糕。这想法比较冬烘,有如“文革”批海瑞罢官的说辞,“清官比贪官更坏,因为清官具有欺骗性,帮助延续了统治”的翻版。对这种说法我还真不敢苟同。老鼠都已经在人间乱钻,啮咬婴儿耳朵鼻子手脚,没给人剩下多少活命粮了。在没有别的力量清除腐败之前,自个内部里清除一些,总比让老鼠肆虐要好得多。

更有人认为,因为是政治清洗,所以就不能算反腐。这点我在《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一文中说过,江、胡时代政治利益集团的共同分赃制,决定了反腐必然就是清洗这两个政治集团。目前,习近平如果不搞独裁式反腐,其实没有其它有效手段,因为全中国的法院系统与检察系统早就沦为腐败高发的重灾区;如果因为有政治清洗之嫌,就反对清洗腐败的人,一是出于利益相关,要求中共政府放弃反腐这条最后的政治道德底线,二是希望习近平继续做政治寡头集团的傀儡,维持共同分赃的政治格局。

还有一种看法,认为目前的强力反腐会引起党内严重分裂,人人自危,成败皆成忧。我觉得这种看法忽视了两点:

其一,胡锦涛时期的“九龙治水”格局,早就形成利益分裂之局,各寡头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让所辖部门与其家族之间形成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体制。如今习近平通过反腐败清洗各利益集团,这是结束分裂,不是加剧分裂。

其二,持此看法者显然忽视了中共政治本来就是共产极权与中式帮会文化的混合,中国政治,无论朝野,皆是帮派,帮会文化浸透中国人骨髓。帮派政治的特点是利益高于一切,胜者为王,无所谓是非。就以中共历史为例,就是通过不断的政治清洗维护最高政治权威,凝聚统治集团内部力量的手段。中共党史强调的十一次路线斗争,其中多次都以党内最高领导位置为目标。深谙斗争哲学的毛泽东除了阐释斗争哲学观“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之外,还说过“斗”的政治意义:“斗则进,不斗则退”,“不斗则垮”。共产党只要未变身为现代意义上的政党,这种革命党的斗争哲学就会延续下去,内斗将是常态。区别是:毛时代的斗争用的是政治理由,从江开始,与时俱进地使用“反腐”作为内部斗争的理由了。

*以史为鉴:英国玫瑰战争的政治意义*

对被清洗者而言,他们当然会感到冤枉,但其理由是“别人也腐败,比我贪得更多,为什么独独抓我?”但从腐败行为之严重、额度之大、对社会之危害来说,他们并不冤枉。因此,他们要怨,就只好怨这个毁人不倦的制度。因为这制度既保证中共垄断一切权力又禁绝任何社会监督,放纵官员利用权力抢钱;官员升迁没有相对公平的公开竞争机制,权力升迁之路充满黑箱作业;中共秉持的斗争哲学让所有参与者没有安全退出机制,赢者通吃,败者百辱加身。

最后再阐述一下我为什么认为反腐不会导致政权倾覆。一般情况下,政权倾覆多是三种因素交相作用:高层权力斗争导致严重危机;统治者与人民之间的矛盾异常严重,后者存活艰难,反亦死,不反亦死,因而如同陈胜吴广,选择反抗之路;外敌入侵;中国现阶段,高层权力斗争激烈,但只导致某派倒台,远未到导致政权倾覆的地步;内部每年有20余万起零星反抗,但在拥有强大镇压能力的中共来看,算是“癣疥之疾”;外部并无大敌,东海南海的小浪,本就是因中方主动进击掀起,习如今接受美国国务卿克里的三不原则,这小浪也就暂告平静。因此,所谓政权倾覆之说,在目前阶段实是没必要的担忧。

最后,请大家去看一下英国历史上旷日持久的“红白玫瑰战争”,那场战争导致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同归于尽,大批贵族在互相残杀中或阵亡或被处决,新兴贵族和资产阶级的力量乘机成长,成为都铎王朝君主立宪政体的支柱。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