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南辕北辙的中国外资政策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由于国际资本还未找到一个可以替代中国的投资宝地,中国的外资政策备受关注。9月10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天津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谈话,承诺进一步向外资敞开大门,“我们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我们坚持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

这番谈话宣示的政策方向与近一年多以来的外资政策正好呈南辕北辙之势。从去年开始,中国当局对外国汽车公司、制药公司和技术供应商等的调查,引起外资种种担忧,结果是中国吸引外资额下降,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中国7月吸引外资额同比下降16.95%

*在华外企的黄金时代已经消逝*

外国资本在中国的黄金时代早已过去。从2013年开始,中国政府双管齐下,调查外企行贿与反垄断并行。北京反垄断调查涉及的外企、特别是大型跨国企业的名单正变得越来越长。仅8月份,前有美国微软公司受到反倾销调查,后有美国克莱斯勒公司、德国大众-奥迪接受反垄断调查。

微软等外企正在评估反垄断可能带来的影响。30年前,外企进入中国之初,大型企业的老板常会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并称他们是“中国的朋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邓小平》就反映了当年这一状况。

微软、通用汽车、波音等美国公司与中国政府的交情更是非同一般,在中国加入WTO之前,每年为中国在美国国会游说最惠国待遇;为了让中国成功加入WTO,这几家公司共同集资进行了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一轮游说,并为中国入世成功在美国举行了盛大庆典。2008年开始,因为两税合一制度的实施,取消了外资的税收优惠。不少外企纷纷撤出,但上述几家企业对自己的“好朋友”地位仍然保持十足信心。2013年,国家发改委对数十家外资奶粉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其中美赞臣、恒天然6家企业共上缴6.68亿元巨额罚款。与此同时,北京开始对外企在华的行贿进行调查,国际医药行业巨头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GSK)首先中枪,部分高管涉嫌严重经济犯罪依法立案侦查,随后法国巨头赛诺菲,以及丹麦诺和诺德等跨国药企纷纷被曝遭调查。接受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委托调查“举报者”的英国人汉弗莱夫妻,于今年8月中旬被中国当局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刑。罚款,在华外企对此心生畏惧。

微软、通用、大众-奥迪等企业暂时不想退出苦心经营多年的中国市场。面对北京政府的调查,不仅不敢表示不满,还采取积极配合的态度。通用汽车表示,2012年以来,上海通用汽车一直“积极回应”中国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的要求,并协助对汽车产业的调查和研究。奥迪中国公司近日发表声明称,中国政府调查发现奥迪经销商网络违反国家反垄断法,奥迪对调查密切合作,将接受处罚。据说,对奥迪的罚单或达18亿元人民币,创中国反垄断罚金纪录。

*反垄断意在挤压外资企业*

随着汽车、IT、医药等行业多家跨国巨头纷纷“中枪”,这场“反垄断风暴”引起国际媒体持续关注,对北京调查的目标众说纷纭。彭博社对此的评价是“中国反垄断严打发出监管进入新时代的信号,也意味着从奥迪轿车到星巴克拿铁咖啡等产品在北京比在伦敦、纽约产生更多利润的日子可能要终结了”。但事实远比彭博的估计要严峻。中国政府采取反垄断挤压外资,是因为中国国内产业及市场发生巨大变化。中国近年来“以市场换技术”,通过各种手法(包括侵犯知识产权),让本国企业技术实力大为增强,国内一些行业形成了规模经济,“日本制造”的衰落与中国在制造业的兴起几乎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可能是因为切身之痛,日媒大都认为这是“中国利用打击外资来保护本国企业”,《每日新闻》称,中国政府进行反垄断调查的对象,多是在中国市场占有率很高的外资企业,比如奶粉行业就是中国本土企业“苦苦奋战”的领域。

外资奶粉企业在中国备受打击,中国本土消费者对本国奶粉不放心,结果是催生了一个专为中国人服务的奶粉代购行业,也导致一些华人身陷法网。

*外商面对“保护主义”的无奈*

美国《财富》杂志网站8月11日刊文称,中国商业领域的思维在变化,经济民族主义甚嚣尘上。在此背景下,西方企业必须制定有效战略维护自身权益。文章还说,在中国法律体系下,不可能做出不利于政府的判决,所以最有效的防御就是发起强力攻势。倘若北京的反垄断行动毫无道理,那么西方企业就应游说本国政府对中国进行以牙还牙的报复。

我不知道外资看了《财富》杂志这篇文章有何感想,但可以断言没有任何政府会为了本国在华企业的利益与北京翻脸。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在决策与行动上远不如专制国家强硬有力,政府与国会要达成统一意见亦相当困难。没有发生重大事件之前,美国白宫与国会几乎不可能在保护美国在华企业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就以7月份刚尘埃落定的中国三一集团在美国起诉美国总统奥巴马案为例,这个案子虽然有关美国国家安全,但美国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联邦上诉法庭仍然作出裁决,判中国企业三一集团胜诉。这一例证既证明了美国的司法独立,又说明了民主国家与中国这种专制国家打经济仗可能处于弱势。

在华外企多半会委屈求全,继续对北京弯腰叩头,以求在中国市场继续生存。这是许多外企已经采取或正在采取的做法,即使面对中国执法部门的突查搜证与高额罚金,面对媒体,外企却表示中国政府的处罚有道理。如果委屈也不能求全,大概就只有撤走了事。但真正的问题是,世界资本市场资金严重过剩,无论是跨国公司还是国际投行界,都还未发现一个可替代中国的市场。而中国已非当年那资金短缺的吴下阿蒙,早已成为资本输出国。

因此,尽管中国针对外资的反垄断越来越强势,但在中国有大量业务的跨国公司仍然在观望,希望这只是一场很快过去的“保护主义运动”。

中国声称要通过调整外资政策,“把结构调整作为优化利用外资结构的主攻方向”,以便“高质量地利用外资”,但结果却显示了南辕北辙的效果。中国商务部8月份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作为传统的投资来源地,日本对华投资28.3亿美元,同比下降45.4%;美国对华投资18.1亿美元,同比下降17.4%;欧盟28国对华投资38.3亿美元,同比下降17.5%。与台湾、南韩等劳密型资本相比,这些国家的资本都是优质资本,于调整中国经济结构有利。因此,如何高质量地利用外资,将成为中国政府的一项政策考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