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中国为何当不了“亚洲的太阳”


2014年12月22日,缅甸西北地区的中缅合资的莱比塘铜矿(Letpadaung copper mine),当地的农民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冲突的起因是中国工人要在铜矿周围被当地农民认为是自己的土地上设立栅栏

2014年12月22日,缅甸西北地区的中缅合资的莱比塘铜矿(Letpadaung copper mine),当地的农民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冲突的起因是中国工人要在铜矿周围被当地农民认为是自己的土地上设立栅栏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1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纽约时报》有关中国掠夺缅甸资源的报道歪曲事实,“恶意挑拨中国同有关国家睦邻友好关系”。联想到2015达沃斯会议曾讨论过亚洲国家之间存在严重的互不信任,需要“重建亚洲互信”,觉得有必要以缅甸为例,探讨一下中国想当“亚洲的太阳”(区域领导权)这一愿望为何被邻国坚拒。

*中国与邻国关系紧张缘于争夺资源*

以缅甸为例,反对中国人掠夺资源的冲突几乎不断。缅甸的玉石、翡翠、鸦片、森林、矿产,都是中国抢掠性开采的目标。

《纽约时报》一直在刊发这方面的信息,这次中国外交部反驳的是该报1月25日刊发的文章《停止中国对缅甸的资源掠夺》,此前陆续刊发的文章有《缅甸禁区,中国商人非法生意猖獗》、《缅甸再陷鸦片种植泥沼》、《缅甸村民抗议中资铜矿被枪杀》等。《缅甸翡翠的诅咒》由记者实地采访,描写了缅甸翡翠行业的“中国之手”。这只“中国之手”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伸入,所产生的财富被少数人控制,这“少数人”包括缅甸军方精英,为了自主权与军方作战的叛乱头目,以及双方都与之勾结的中国商人,三方沆瀣一气把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宝石走私到中国。中国则心安理得地从缅甸玉石行业严重的混乱中获益。这种猖獗的腐败,不仅偷走了缅甸政府在数十年军事统治后进行重建所需的数十亿美元的税收收入,还为血腥的种族冲突提供了资金,并在从事玉石开采的克钦少数民族中造成了海洛因滥用及艾滋病毒感染的流行。

观察人士总结说,“缅甸的内战为从事木材、玉石、黄金和毒品走私的中国人创造了安全港湾。”缅甸的珍稀动物也倒了霉,因为“中国对虎豹身体部位、熊胆和穿山甲的巨大需求,已将靠近中国边境的城镇勐拉(Mong La)转变成了一个动物走私、卖淫和赌博的破败中心。据多数估计,缅甸的老虎少于70只”。

英文世界中关于中国劫掠缅甸资源的报道有很多,《金融时报》就曾有过一篇《缅甸将成中国“西海岸”》(02/01/2013年),人权与环保组织的批评就更尖锐了。中国在缅甸投资项目近年频频受挫,就是缅甸人民激烈反抗的结果。这种对邻国资源的掠夺还发生在其他东南亚国家,比如越南的红木就被大量盗伐。

*非法移民压力及领土争端*

中国让亚洲邻国深感不安的还有不断外泄的人口压力及领土争端。

世界人口70亿,其中42亿(60%)都生活在亚洲。中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20%,是位居世界第四的移民输出大国。据中国国务院侨办研究课题估算的数据,海外华人约5000万,73%以上分布在亚洲,约占东南亚总人口的6%。泰国华侨华人约700万,马来西亚华侨华人总数约645万,新加坡的华侨华人总数约353.5万人,缅甸华侨华人数量估计为250万。上述数量显然不包括非法入境的中国移民,相信中国及各国政府也弄不清楚这一数字。

上世纪60年代以来,东南亚国家的排华活动屡屡发生。近年由于中国国际地位提高,日渐强势,象印尼、马来西亚曾经发生过的那种极端的排华事件没再发生,但各国反对华人移民的倾向仍然存在,比如华人占人口总数逾半的新加坡,近年来反移民集会日渐增多,报道称,“中国人被视为头号公敌”。

除了抢掠资源、移民压力之外,中国与邻国多有领土纠纷。《瞭望》新闻周刊(2009年4月15日)曾发表一篇《中国海洋国土近一半存在争议》,外交部也承认中国与8个邻国存在海域争议。如果说领土争端双方各有理由,并不全是中国的错,那么掠夺他国资源,非法移民不断涌入他国,乱砍乱伐,从事各种非法行当,中国未必就占多少理由。本文开头引述外交部华春莹发言比较有技巧,她强调中国政府“一贯反对非法伐木、采矿和野生动植物贸易,致力于同包括缅甸在内的邻国加强合作,共同严厉打击这类非法活动,保护自然资源,也一贯要求赴海外开展经贸合作的企业和个人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保护环境,造福当地民众”,这话的意思是:中国政府尽了责任“阻止”,“非法活动”是那些中国移民的个人行为。

作为一位中国人,只要对中国几十个资源枯竭城市的悲惨状况稍有了解,再想想地方政府与企业在共犯结构下将大地、江湖河海与天空污染殆尽的结果,就能体验缅甸及周边邻国与中国这位强邻为伍的痛苦。

*多年追求,区域领导权仍如镜花水月*

“软实力”的要点,就是让一些国家因为某国的文化价值感召力与承担国际责任的能力,自愿承认这个国家的领导地位。美国911之后调整全球战略,将重点放在反恐,以中东亚地区为反恐重点。中国认为有机会取代美国,获得亚太地区的区域领导权,成为“亚洲的太阳”。为了实现这一梦想,中国努力推行“周边外交”战略,想通过与周边国家加强经济合作,展开经济援助,同时输出文化价值观,以赢得区域领导权。2005年中国宣布“和平崛起”,“中国模式”一度升温,中国甚至开始考虑发行“亚元”的时间表。

但好景不长,周边国家深感中国的咄咄逼人,诸多方面都无法与中国“和平共处”,大至领土争端,小至中国在上游筑坝引起东南亚河流生态恶化,鱼类灭绝,数百万渔民失业,……于是又吁请美国重返太平洋。从2005年中国“和平崛起”,到2009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宣布重返太平洋,其间也就四年左右。中国不愿意接受美国重返太平洋这一事实,为此痛骂美国霸权,并在各种场合声明中国要加入制订国际规则,重塑世界格局。直到2013年习近平内部整军初见成效之后,才改口宣布“宽广的太平洋足够大 容得下中美两国”。在最近的2015达沃斯会议上,中国总理李克强表示,目前世界“远非太平”,地区局部冲突以及恐怖袭击此起彼伏,“为了世界的和平稳定,二战后形成的国家秩序和国际准则必须得到维护”。所谓“二战后形成的国家秩序与国际准则”,就是美国主导、出钱出力为国际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中国不高兴时经常因此将美国贬称为“世界警察”。

暂时不争取区域霸权,于中国只是权宜考虑。中国的亚洲邻国有个共同意愿,国际社会早就精辟地加以概括:即政治(领土)安全靠美国,经济利益靠中国。美国身处亚洲国家与中国之间,虽然被中国说成是“干预者”,实际上只是个居间调停者,无论是亚洲国家,还是美国国内政治,都不愿意美国过多介入。中国的这些邻国,只是希望背后站个“大个个”壮胆,让中国有所顾忌。这些国家一方面对中国多有抱怨,另一方面又多方结纳中国。以缅甸为例,该国当权者深知,只有周旋于东西方之间方能获得利益最大化,就连昂山素季这位美国的好朋友也深谙其中的战略意义。她曾直言:“你不能忘记,中国是缅甸邻国,而美国相当遥远。”

综上所述,由于中国与亚洲邻国之间的争端缘于生存资源之争,只要中国不停止对周边国家的殖民与资源掠夺,中国休想被邻国拱卫成“亚洲的太阳”,亚洲国家之间“重建互信关系”,也有如镜花水月一样虚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