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何清涟:反腐鸣金收兵 萧墙干戈暂息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今年4、5月间,各种信息表明,北京围绕反腐的拉锯式斗争非常激烈,外界都知道习近平遇到的强大阻力来自几只超级大老虎。5月26日,中央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在中纪委官方网站在线访谈,释放了非常明确的信号:以大老虎为目标的反腐鸣金收兵,萧墙之内干戈暂时止息。

*与权贵家族达成危险平衡*

杨晓渡的讲话很长,但关键的话语就是以下这一段:“要加大案件查处力度,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

有人联系以前中纪委官员出面讨论的“特赦腐败论”,说这就是特赦腐败。这话只讲对了一半,即暂时不追查部分高官及其家族的腐败是真,杨所强调的“十八大后”是条划分赦免与否的时间线;没讲对的一半就是,这种赦免并未形成制度性的特赦,只是针对历届政治局常委这类高官。因为就在中纪委网站上,与杨晓渡讲话同日公布的还有一条消息,即湖南省政协前副主席阳宝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屈指算来,阳宝华是中共十八大后被查处的第28个省部级高官,已在三年前卸任,现在已经不在“重要岗位”上,但并未成为中纪委此轮特赦的受益者。

以上两条消息同期登载,想要表明的是:能够在赦免腐败一事上搭便车者,主要是中共历任“党与国家领导人”,例如常委一级的高官及其家属的腐败,只要当事人现在不在重要岗位上(比如已经退休者),就不再查处了。

中共宣称对腐败要持“零容忍”态度,但事实却是贪官级别越来越高、贪官人数越来越多,涉案金额越来越大。中共面对此局一筹莫展,1991年、1997年及2012年的党代会之前,曾三度传出有意效仿香港1970年代的做法,以特赦为前提条件,启动新的廉政制度,但都限于讨论,未见成行。最近杨晓渡以中纪委副书记身份提出反贪重点以十八大为界,乃是前一向中共高层在反腐恶斗之后暂时达成妥协,让那些深陷腐败丑闻的中共高层暂时松了一口气。近几年,中央军委、中纪委、全国人大、国务院等前领导人的家族财富不断曝光,习、王坚决反腐的姿态,导致权贵家族集体对抗二人,今年2月,甚至有著名“异议公知”批评中纪委破坏法制的文章问世,并在海外轰传,引导世界关注中国贪官的“人权”问题。

*如何看待习近平的反腐?*

习近平接掌的红色江山早就深陷腐败困境,被外界调侃地形容为“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但实际上,中共如果不反腐败也要面临亡党之局。我多年前曾用“沉船论”比喻这种状况:中国好比一艘大船,从船长到大副、二副、水手,包括其家属子弟,莫不在船上拆零件、偷设备,即使是机会最少的水手,也在船上敲几块铁偷卖。如果不制止,不仅党亡国败,这条船也将散架沉没。这意思是说,如果不反腐,中共不仅将丧失最后一点政治合法性,完全失去民意支持,新任船长习近平也得陪葬。2012年党代会之前, 中纪委李永忠与学者吴思两人再提特赦贪官论,当时我在《“特赦贪官推动政改”为何不可行?》一文中所指出的,如果中共真愚蠢到公开赦免腐败,结果不是“荡涤污秽”,“与民更始”,而是从此以后,于党来说,丧失政治合法性不说,还少了一个权斗利器与制约官员的工具。从江泽民时代开始,反腐败就成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工具,当政者如果丢掉这把利剑,就等于自废爪牙。

评价习近平一年多的反腐战绩,应该说这是改革30余年以来一轮力度最大的反腐,而且破了以往“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潜规则。有人说,习近平反腐,延长中共寿命,不值得肯定。不如让中共在腐败中彻底烂掉,中国好迎来新生。这个说法未免过于简单,首先,腐败从来就不是一个让政权迅速垮台的直接因素;其次,以中国现有的社会土壤与文化传承,就算民主化了,腐败也会在很长时间内成为中国政治的伴生物;第三,中共目前的腐败严重影响民生与民权,因此,无论于中共还是于民众,习近平强力反腐,远比江胡时期的放纵要好得多。毫无疑问,王岐山是历任中纪委书记当中最能干与有魄力的一位。

*萧墙内斗也有潜规则*

如今中共高层的“萧墙内斗”,已深谙借助香港及境外媒体“放风”之道,这种“放风”其实是与对手过招,以明招掩暗招,互动博弈,目的是界定一条双方都能接受的底线。

我在“习武松与大老虎间的危险平衡”一文中已经谈过,习、王等人与退休的“老同志们”是一个矛盾的利益共同体。所谓“利益共同体”,指的是双方的身家性命、生死存亡其实都系于红色政权的稳固。2011年以前,太子党成员当中不少人也确实以为,只要“狡兔三窟”,在外多筑几个巢,多备几个身份,就能子孙数代安然享受在中国掠夺来的财富。但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后,美英等国将本阿里、卡扎菲等独裁者存放在各国银行的资产还给了这些国家的新政权,用于社会重建。此举让中国的红色家族悟出一条:存放在英美的巨额财富其实与独裁政权共存亡。瑞士号称“世界上最安全的财富保险箱”,也被美国的强大压力撬开,不得不制定《独裁者资产法》并于2011年2月生效。相比之下,中共政府与红色家族休戚与共,不可能追查自家大佬们存放在海外的巨额财产;但江山易手之后,其海外资产也将与本阿里、卡扎菲之命运相同。因此,保住政权,不要将船给弄翻,这是党内互斗双方的共同底线。

所谓“矛盾”则在于,历代“党与国家领导人”虽然大多已积累了巨额家族财富,但其子弟亲属仍然掌控着经济领域的各种要职,如中央国企与金融企业的关键位置,丝毫不见有“让贤”之意。习近平当然深谙毛泽东这句名言,即“钟不敲是不响的,桌子不搬是不走的,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既然众权贵子弟还恋栈不舍,那就出动中纪委这把“铁扫帚”,巡视组“缇骑四出”,先让周滨父子及石油利益集团的成员全军覆灭,再借三峡集团换帅时敲打“退休老领导”李鹏,最后这把“铁扫帚”终于在今年4、5月间扫到了香港澳门,将多年来享有不被监察特权的港澳工委列入中纪委监察范围,宣称在港央企的贪污及卖国行为(如“泄露国家机密”等)都将受到严查。

如此频频“敲山”,两只超级大老虎终于被从山林中“震”出来了。 5月14日,曾庆红在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及江泽民儿子江绵恒的陪同下,参观了位于上海的韩天衡美术馆;再接着就是江泽民借与普京会面高调现身。这些明招下面,双方当然还有暗招相搏。最后的结果就是本文开头提到 的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5月26日讲话,表明双方已经暂时达成妥协,底线划定在这一条:十八大以前的不追查,前“党与国家领导人”子弟只要“金盆洗手”,习近平允许其平安退出,保其富贵。如果在重要位置上并且还想“进步”者(比如李小鹏),就必须双手干净一些。目前,周滨与贺锦涛这两位前政治局常委的公子系狱,办案尺度之宽严,其实全在于众多红色家族成员是否愿意“金盆洗手”。

对于中共政治利益集团以及依附在这一体制上平安生活的阶层来说,习近平依靠党内反腐,对社会加强控制,有望为中共“向天再借十余年”,让红色江山在“溃而不崩”的状态下再延续一段时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