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周永康案:权力与资本灰色结合的顶级版本


周永康资料照片

周永康资料照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扑朔迷离的周永康案,终于被四川刘汉的“黑金帝国”故事推向高潮。从财新网自2013年陆续抖落的各种故事及办案方向来看,周案正朝着“涉黑”方向迈进。所谓“黑”者,一是四川富豪刘汉的黑社会背景,二是今年2月全国扫黄活动必将从全国公安系统里网出几条大鱼。这个特点,将使周案成为中共历史上“党与国家领导人涉黑腐败”第一案,并以此载入史册。

围绕周永康父子发生的一切,凸显了中国改革以来权力市场化的宿命:围绕资源、垄断、监管等诸多领域,通过公权力灰色运用形成灰色资本,最后形成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现象。

*特点之一: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体制*

周永康家族的黑金故事,仅从中国官媒抖落出来的各种桥段来看,牵涉能源、地产、政界及多省督抚,在有关国计民生的能源部门与周家及其利益相关人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体制。

周永康麾下的石油帮、四川帮、秘书帮掌控了最有经济实力的能源部门与部分地方政权。其子周滨纵横江湖,为其服务的三只“白手套”当中,外戚美国“拉古娜海滩”的黄家,既能当掮客将外资的设备卖给中国油企,又能一举拿下中石油旗下十多家省级分公司涉及8000座加油站的零售管理系统信息化大单;“中旭系”吴兵长袖善舞,最让人侧目的“业绩”是从中央级国企、五大电力公司之一的国电口中夺食,拿下大渡河水电站,每年仅卖电收入就高达9亿;周滨的同窗米晓东在官家的石油帮中为其专掌利益输送。在周永康经营多年的石油系统中,家是天下,天下是家,家国不分,名义上由“全民所有”的国家资源就是周家及其仆从们可以任意支取的资源。

周系石油帮成员深谙利益共享之道,将中国特色的致富术发挥到淋漓尽致。财新网今年1月3日发布了《中石油的哈法亚“暗渠”》,揭露中国国企巨头中石油在外雇佣伊拉克人虚设一家公司Hermic(主要管理层为中国人),该公司从中石油哈法亚项目中不断获得工程外包服务合同,最近三年获得的合同总金额超过1.15亿美元。该报道将此称之为“一幕国企‘走出去’后在海外失去监督、利益输送的故事重演”。文中的“利益输送”,当然是指中石油高管向自己的家属、亲信把持的公司输送利益,“重演”者,指类似故事不断发生。

当然,一个哈法亚做为利益输送管道是远远不够的。国际记者联盟今年1月发布《中国离岸金融解密》,报告中列举的BVI(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有数十家与中国三大石油国企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有关联。

家国不分的利益输送体制,还表现在中国国企的驻外机构为权贵服务的职能上。据报道,周滨在美国留学,从费用到联系学校,均由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一手安排。其时,李华林任中石油美国休斯敦办事处副主任,因服务有方,后来步步高升。

*特色之二:黑社会与政府共治社会*

如果说石油帮的故事是“中国改革”系列故事中的“权贵走向世界篇”,四川首富刘汉的故事则是其中的“江湖篇”。刘汉上交权贵下结江湖,势倾朝野,让官府为之侧目的风光,几乎就是中国江湖文化的最高理想。更重要的是,刘汉们将中国的江湖文化引进了“新时代”,“操社会”这句粗鄙之极的话传神地道出了刘汉们对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看法。中国江湖文化堕落至此,谁还敢寄希望于这种起自草莽的黑道英雄“替天行道”?

拥资400亿及近30家全资及控股企业的汉龙集团,经营范围涉及资源开发、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文化教育、土地开发以及商业百货等行业,据国内媒体介绍,2001年刘汉结识贵人周滨之后,不仅将他从查处名单上撤除,还通过资本运作迅速把产业扩充到外省、外国,建立了矿业帝国、资本帝国。不过在其发祥之地广汉,刘氏兄弟还是黑道本色,即无人敢惹的江湖老大,操控着当地赌博游戏机、高利贷、建筑砂石等多个行业。

刘汉从事的采矿业,包含稀土、铅、锌等高污染行业。在西藏开矿,更是涉及少数民族地区的敏感投资。但这些刘汉都能摆平,最后成为“国际矿业能源大佬”。刘汉与五矿之间的交易,揭开了中国现阶段民企与国企之间商业“往来”的部分黑幕:即在构建虚假贸易背景下,民企替国企做大销售量,而国企帮民企低成本融资,这种利益交易,当然要花费大量“寻租成本”,但对双方而言互利互惠。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地产生意,自然涉及拆迁这类问题,但刘汉兄弟背负九条人命能继续逍遥的“盛名”,让人们闻之丧胆,因此没有拆不了的房,征不了的地。刘汉手下文香灼的供述最形象直白:“刘汉有钱,跟各级领导有关系;刘维有枪,手下有一批兄弟帮他打杀,所以黑白两道的人都怕刘汉,得罪了他就是死或者‘丢帽子’”,“很多人愿意跟着刘家,为他们做事。地方官员跟着刘汉,是觉得可以通过他接触到更高层,有升官的机会;‘操社会’的人跟着刘汉,是因为有面子,出了事他能摆平。”刘汉因此成为四川省的“第二组织部长”(或称地下组织部长),多名官员因阻其财路而被清除。

汉龙系在其发祥之地四川省,尤其是在广汉、德阳和绵阳市,算是实现了中国江湖文化崇尚的“黑社会与政府共治”这一“理想模式”。四川有袍哥文化传统,比起当年李劼人在《死水微澜》里描写的袍哥大佬,刘汉显然要神气得多。

*权力与资本结合的必然结果:由资源垄断到机会垄断*

周永康宦海足迹踏遍国土资源部、四川省与公安系统,树大根深。如今周永康失势,托庇于他的石油帮、四川帮、秘书帮及一众富豪自然都成了俎上之肉,仅四川一地,周的心腹前省委书记李春城落马后,成都会展旅游集团前董事长邓鸿、郎酒集团前董事长汪俊林相继从公众视野里消失。此情还真应了《红楼梦》里面那句“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反腐反到政治局常委这一级,高举“打虎”棒的总书记习近平赢得的掌声却不够响亮。被现实教育多年的中国人似乎已明白,周永康案固然成为中共党与国家领导人涉黑腐败第一大案,但绝对不是唯一的个案。周家与中旭系、汉龙系“黑社会团伙”的关系,只不过是“盛世”之下官商黑结合的一个范本,没挖出来的那些,可能比周案更大。因此,周永康的倒台,只意味着这个利益集团的覆灭,绝不意味着以权力市场化为起点的权力与资本间的灰色联姻就此终结。只要政治制度没有改变,大大小小的当权者就可以借助自己掌控的公权力施加影响,让子女、配偶、亲戚或朋友等获取、倒卖稀缺资源,以获取金钱。这种由公权力转化而来的资本形态,早已渗透中国经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最后形成了资源垄断与机会垄断,严重扭曲了中国人的生活与价值观,不仅让中国人生活于绝望之中,更让中国失去未来,

更可怕的是,利用官商黑结合的“刘汉”现象并非孤例,中国富豪榜上隐藏着大量这样的商业精英。他们的存在甚至会深刻影响到中国的将来。即使中国有幸迎来民主化,这类精英也能利用自己在地方的财富影响力与人脉操纵选举,轻易进入政坛。

这些问题,如果不铲除“周永康”、“刘汉”们滋生的社会土壤,基本不可能解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