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何清涟:中共的后30年怎样否定前30年?


中国画展中有人观看中共文革前政治局常委的肖像画,右起:邓小平、毛泽东、朱德、 周恩来、刘少奇、陈云。常委中的林彪不在画上(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国画展中有人观看中共文革前政治局常委的肖像画,右起:邓小平、毛泽东、朱德、 周恩来、刘少奇、陈云。常委中的林彪不在画上(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由邓小平改革启动的后30年,与毛的前30年究竟是什么关系?因政治合法性考虑,中共当局通过各种方式,刻意说成是继承关系;比较极端的批评者也将其说成是继承关系,认为两个30年是暴政的一脉相承。

本文分析邓小平改革启动的十年,即1989年以前与前30年的关系。

*后30年以否定前30年作为起步*

如果仅从专制极权的本质(一党专制)来说,邓与邓后的中共政权确实与毛是继承关系。但除此之外,这两个30年实在太不相同了。前30年的主题是革命,其中“文革”十年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后30年的主题是“改革”,到了1990年代中期之后,改革彻底堕变成权贵私有化。

凡在改革之初已进入成年期的人,都很明白邓在改革初期与毛走的不是一条路,毛是“极权政治+计划经济+闭关锁国”,是黑暗专制;邓的改革初期是“专制政治+市场经济+对外开放”,是开明专制。那段时期之所以被公认为是“拨乱反正”,缘于其对文革的否定,这种否定涵盖了文化教育、经济与政治。

*1978-1980年代前期改革:拨乱反正*

一、彻底否定“文革”的“教育革命”。

邓氏改革让中国受益匪浅的起步之作,就是废除文革时期的工农兵学员保送制度,恢复高考,将社会上积淀十年的青年精英吸纳进大学,为中国日后的发展做了人才准备。与此同时,用“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为知识分子从政治上正名。这互为表里的两大举措至关重要,不仅扫除了文革时期那流氓无产者意识极重的“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谬论,为社会重新树立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风气,还为中共革除革命党遗风做了一项重要工作。

“疯狂年代”的“广阔天地炼红心”等宣传画2006年在北京自由市场上卖

“疯狂年代”的“广阔天地炼红心”等宣传画2006年在北京自由市场上卖

革命党以破坏社会秩序为能事。毛领导下的中共,始终未完成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化。毛本人终其一生,也未完成从革命山大王到现代政治领袖的转变,最大的喜好是颠倒社会秩序,发动各种运动。因此,毛仇恨知识者(主要是人文社科知识分子),重视造反者。现代国家的政治领袖管理社会,必须重视社会秩序的建构与维持,因此需要吸纳受过高等教育且具有专业能力的社会管理者。如今无论在政界、文化界、学界、还是异议群体中,不少举足轻重之人都来自恢复高考后的77级、78级、79级大学生。邓小平的改革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他们也以各种方式在型塑着中国的今天。

二、彻底否定毛以阶级斗争立党治国的方针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停止“以阶级斗争为纲”,废弃“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之说,将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紧接着是承认反右斗争扩大化(全国范围内留了林希翎等几个右派证明反右未彻底错),并为历次冤假错案平反。除了体制内老干部们平反之外,更重要的毛泽东“阶级斗争论”制造的“阶级敌人”,即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结束了饱受迫害与政治歧视的悲惨生活,中国历史上最荒谬的反向身份歧视到此结束,上亿人的命运因此改变。

三、经济改革起步

80年代前中期的改革,是各方均从中受益的时代。

毛时代,中国人口70%生活于农村,在人民公社体制下过着极度贫困且缺乏人身自由的生活,与1949年前的自由状态相比,形同农奴。1979年,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的农村改革起步,并在1984年放开限制,允许农民进城务工,改变了毛时代将农民圈在土地上,“死徙无出乡”的前现代社会的控制模式。

在城市里,允许个体经济存在,理论支持是“个体经济是公有经济的拾遗补阙”,几年后再过渡到允许私营经济存在。其时反对者众多,有人从马克思著作中找出理论支持,即雇工8个及以下且自己参加劳动不算剥削。这项改革缓解了城市就业压力,中国出现了第一批“万元户”。

紧接着中国进入城市经济改革,国有企业与集体企业都列为改革目标,起步时采用计件、奖金制度激励工人的劳动积极性,此举改变了公有制企业效益极低的吃大锅饭状态,直到90年代中期之前,工人一直是改革的受益者。

中国特区深圳的邓小平像(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国特区深圳的邓小平像(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对外开放,国人从此睁开眼睛看世界*

对外开放,意味着打开国门。1979年7月,邓小平决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试办经济特区。经济特区的开办是利用经济学中的国际分工与比较优势理论,中国的比较优势当时是土地与劳动力价格低廉,对外资可采取优惠免税政策,因而吸引了大量港台日韩资本来华投资,为中国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从此,对外贸易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柱,中国经济成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

开办特区之举,在社会主义国家从无先例,因为社会主义国家的统治,只能依靠对外封闭、对内愚民兼高压暴力才能维持。邓小平1997年2月辞世,无论对外开放今后于中共是福是祸,他在世之时更多地是看到“福”,也不可能想到对外开放于中共而言是打开“潘多拉盒子”,更不可能想到今天中共需要每年投入数百亿封堵互联网信息。

从毛那篇《别了,司徒雷登先生》发布之后,中国人只能凭借《人民日报》等官媒信息了解世界,收听美国之音与BBC是收听敌台,一经发现必受重惩。凡有亲属在海外的被列入有“海外关系”,几乎等同于“特嫌”。在中共宣传洗脑教育下,全中国人几乎都知道“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打开国门的结果是,一直被中共当局闭目塞听的中国人从此可以睁开眼睛看世界。被港台繁荣所震惊的大陆人,这才明白,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并需要被解救的人,原来就是中国人民。

里根总统与赵紫阳总理1984年在白宫

里根总统与赵紫阳总理1984年在白宫

从此,中国当局多了一项困难任务:既要享受对外开放的经济成果,又要严防西方资产阶级思想腐蚀中国人。在1989年之前,中共当局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已经开展了清除精神污染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两轮针对党内外知识界的运动,为此邓小平废掉了开明的总书记胡耀邦——自从1978年以来,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被称为中国改革的“三驾马车”。

*邓政治声望的顶峰:小平您好*

今天再回首1980年代那段历史,也得承认,即使背上了“六四”镇压这一国家之罪,邓小平也是其同代革命领袖当中走得最远的人。许多改革开放举措虽然是集思广益,但如果不是邓采纳建言,坚决推行,几乎不可能实现。在“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都要流血”的中国,邓小平实施的所有改革几乎每一步都伴随着激烈的争论。市场经济(最初的提法是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开办特区这些在今天看来极为正常之事,当年实行之时,都会有党内保守派拿着马恩经典寻章摘句,证明上述举措违背马经的基本原则,是资本主义复辟。开放农贸产品自由市场,承认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引发了一场“商品经济是姓社还是姓资”的大论战,许多老一代经济学家都卷入其中。开办特区并向外资公司收取租金的做法,当时被讥为让中国沦为外国殖民地,等同于1949年以前的租界,丧权辱国。

邓小平对这些“理论问题”厌烦之极,干脆下指示对重大理论问题“不争论”, 采取“打左灯,向右转”的实用主义策略,一步一步向前推进经济改革。其时,邓小平那句“再不改革开放就要开除球籍”脍炙人口。1984年国庆阅兵,北京大学学生在经过天安门城楼时突然展开“小平您好”的横幅,这一画面瞬间传遍世界。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社会,邓小平的政治声望达到顶峰,世界都在期待他带领中国“走入新时代”。

电视剧《邓小平》拍摄选取的时段到1984年,应该是考虑到自1985年以后,邓的政治生涯当中深受诟病之事越来越多,其中两废总书记、六四屠城、90年代之后经济改革成为权贵私有化盛宴,所有这些,都是不能回避的真实历史。(请见后续:《从邓大人、小平到六四屠夫》)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