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五毛人民币。中国网民有时候在他们所认为的“五毛党”的帖子后面贴出这类图片

五毛人民币。中国网民有时候在他们所认为的“五毛党”的帖子后面贴出这类图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参加人员合影,毛泽东和朱德等人在前排。(中国老照片,具体出处不详)习近平的北京文艺座谈会最近举行

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参加人员合影,毛泽东和朱德等人在前排。(中国老照片,具体出处不详)习近平的北京文艺座谈会最近举行

近十天以来埋头分析经济数据,未曾关心北京召开了“2014版延安文艺座谈会”这等大事。16日上了凤凰网,看了《环球今日评:习大大见周小平,有人心里打翻了五味瓶》,才知道中国文坛发生了惹来文坛群英嫉妒的大事。

*周小平:具有戈培尔潜质的好苗子*

读过这篇文章之后,方才知道在此次座谈会上刚上演一场“五毛成了白衣卿相”,并得到“面圣”这等光宗耀祖惊天荣宠。按照“周小平同志”自述,其身份是“互联网资深分析师”、“网权力+文化冷战九大绝招概念提出者”,代表作品有《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你的中国你的党》,《美国对华文化冷战的九大绝招》等。看标题就知道,这样的作品属于“第六病室”成员制造,正常世界的人要想写出这种文章都很困难。

2014年10月14日奥巴马总统的夫人带领学校的孩子们在白宫园地里为白宫厨房种菜。但周小平曾写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全家聚餐一顿就花了400万美元”

2014年10月14日奥巴马总统的夫人带领学校的孩子们在白宫园地里为白宫厨房种菜。但周小平曾写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全家聚餐一顿就花了400万美元”

周小平的光辉“语录”很牛皮,试引两条。【翁涛WB】介绍说:“周小平说, ‘全世界比朝鲜更悲惨的所谓民主国家……比比皆是,而被美国认定为独裁国家的新加坡、日本、韩国等也没见得有多差”。李悔之介绍了另外三条: “法国总统一人的饭钱就高达9600万欧元”;“美国总统奥巴马全家聚餐一顿就花了400万美元”、 “一个手机就值2700万美金”。这三条新闻出自哪里?由于“周小平同志”没明说,李悔之只得自己上百度查询,数据出自“周小平同志”;再用谷歌、雅虎、搜狗用遍,数据仍然出自“周小平同志”。

看了这两条,我才豁然开朗。这人能够指鹿为马,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绝对有戈培尔潜质,是极权政府宣传部长的不二人选。习总赐予其面圣之荣,自有道理,从现在开始培养,说不定哪天就能登上中宣部部长之位。

*习总接见周小平的“伟大意义”*

北京市行人从一幅雷锋画像前走过(2003年3月4日)

北京市行人从一幅雷锋画像前走过(2003年3月4日)

习总接见周小平同志,其恩泽早就超出周小平一人。以下试述之:

第一、为广大五毛行业从业者树立了一个榜样。中共政治文化秉承儒家重教化的光荣传统并有所创新,比如将树立典型人物让全体人民学习,当作教化群氓的手段之一。除雷锋这样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之外,各行各业都有代表人物,当年毛泽东接见龙冬花、刘少奇接见时传祥,让农民与掏粪工人成为新中国非常有前途的光荣行业。如今习总书记接见周、花这种网络写手,“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终于让逾百万五毛看到了前途,看到了光明,提高了五毛的职业声誉,鼓舞了五毛们的信心。

第二,让众多五毛向周小平学习,可以提高业务水平。我快速浏览了“周小平同志”的一篇代表作,虽然阅读过的人都对周的文章风格有很多不佳考语,但我还是得强调周的文字在同类中有出类拔萃之处,即语言还算干净,没出现五毛常用的那些脏话、痞话。话说这个五毛行业,虽然工资不高,按件计酬,但劳动态度却有很大差别。象“周小平同志”这样兢兢业业从事工作,虽然也常使用多个惊叹号与问号加强语气,但毕竟没有使用脏话。中共好歹也执政了60多年,已经将当年在井岗山与延安时期的讲粗话骂娘风气矫正过来,如今养了这么个庞大的五毛行当,让其操国骂为业,实在有损执政党的“光辉形象”。因此习总看中周小平同志是有道理的,树立两个行业榜样,让全体五毛学习,以提高帖子质量。

第三,为五毛行业在新兴职业中登堂入室清除思想障碍。五毛这行业从诞生之日起,大多数从业者并未将其当作终生职业,也不太愿意以真身示人。“有恒产者有恒心”,既然五毛这行当已经成了“党国支柱”,听命于政府维持舆论正能量,就必须为其正名。“圣上”接见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为这个行当正名的最佳方法。时机成熟之时,再成立一个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与作家协会同等规格,列为正部级单位,再将五毛纳入公务员考试,这行业就成了中国一大新生职业,今后再选拔出几位领国务院津贴的“五毛专家”。中国的200万舆情分析师已经成为一个收入颇丰的正式职业,五毛从事的工作性质相同,技术含量虽然差点,但最高领导层出于公平考虑,还是要照顾情绪,以调动工作积极性。

以上是我对习总接见周小平“伟大意义”的深度解读。顺便说一声,逾百万五毛之数,是根据官方公布全国网络舆情分析师达200万推算来的,五毛的从业者或许比逾百万更多,以官方公布数字为准。

*谁嫉妒周小平?*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 (VOA卫视视频截图)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 (VOA卫视视频截图)

《环球今日评》说,习总见周小平,“有人心里打翻了五味瓶”,是指有人嫉妒周小平。其实,这种嫉妒感是需要资格的,那些早就被党当作“敌对势力”或散布“负能量”的人,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一般平民也与这种嫉妒无缘。所以,产生嫉妒感的人群基本上是周小平的“同志们”,比如《环球 时报》主编胡锡进先生。据公开消息,胡主编虽然住在北京,离习总书记的地理距离很近,但至今未蒙历届圣上丹陛召见,看到这条消息,咸酸苦辣诸般滋味顿时涌上心头,否则怎写得出这么形象的标题?

由于受胡环球“有人心里打翻了五味瓶”的启示,网上各种猜测都有,微信上轰传一段“四行诗”,【据说,看了周带鱼发的微博照片后……甘三桶以头抢地,余含泪仰天长叹……】,列举了好些精英的别名。

但五味瓶除了“酸”之外,还有苦与辣。我猜想与“周小平同志”一同忝列“2014版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文化界精英算是品尝了这种滋味。虽然“文无第一”,但他们各自在专业领域里至少都算是有成就、有脸面的体面人物;而“周带鱼”与他们同席,还被圣上点名亲召,终于让他们看清了自己在党心目中的地位:以倡优蓄之。所谓学问、艺业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看门狗的作用与忠诚度。以这点而言,他们在主子眼中,与周小平、花千芳等值。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映像*

不少国人认为,“习近平居然接见这种网络写手,此等跳梁小丑竟冠冕堂皇出席文化交流会,这不但是文化界的耻辱,更是丢尽了泱泱大国之脸 。”还有人感叹,在中共历史上,还没有水平低如周小平的宣传家,比如毛时代的郭沫若,无耻虽然近似周小平,但那水平却与其有云泥之别。

我想,这主要是批评者没有想到,专制体制下,君臣从来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明君才能用贤臣诤臣能臣,昏君的朝堂之上只有庸臣与奸臣。万历成年后看到自己恩师张居正就难受、害怕,那是因为万历不上进,在学富五车、治国有方的老师张居正面前感到坐立不安。毛时代有郭沫若,那是毛本人水平决定的。毛出生于晚清末年,成长于清末民初,旧学根抵加上悟性,对中国古籍中的经史子集,钟情于史及诸子百家。因君臣奏对的需要,近臣当中必须有史学方家,郭沫若与范文澜均是史学大家,且信奉马克思主义,因此曾一度蒙宠。到文革时期,范辞世,郭被闲置,毛只能给侍女孟锦云取名“孟夫子”彰显古学了,那份寂寞与老来颓唐,唯他自知。

今日中国早已经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五毛”这个物种的出现,完全是因应中共互联网时代 的政治需要。五毛从业者的水平由党的教育事业之水平所决定。毛的特点是他要读史(还特别为他印制大字号版的),江青要看美国影片,毛家后人要读书,但百姓不许读这些封资修的作品。因此,自中共建政以来中国就缺乏人文教育。目前除了少数奉命当网评员的专家之外,大多数五毛就是中共教育的制式产品,相比之下,周小平同志就算是五毛极品了。

为权力服务的文化,其高度就是统治者的高度。五毛就是今天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借用一句唐代诗词“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中共从五毛这面镜子中,不仅可以看到自己的“光辉”形象,还可以看到中共打造“文化大国”的前途。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