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何清涟: “白宫上访潮”并非国际玩笑


白宫请愿信截图(网络截图)

白宫请愿信截图(网络截图)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沉寂19年的“朱令铊中毒案”带头闯入了美国白宫网站we the people,开启了中国网民的“白宫上访潮”。尽管朱令案重查还看不到希望,但通过白宫请愿让其成为世界级新闻却意义重大:既让无告的朱令双亲一吐多年心中冤抑,也掀开了中国司法的黑暗一角。

*民意对美国“软实力”的信任投票*

因了朱令案闯入白宫网站,中国人终于知道这一“据说”:在we the people网站上,一项请愿只要在一个月内收集到10万个签名表示支持,奥巴马政府就会审议相关请求,并作出回应。于是各种有关中国问题的请求纷至沓来,我在5月11日浏览we the people,发现几乎被来自中国的各种请愿书刷屏。其中有严肃的,如敦促美国公布中国官员子弟在美财产;也有将严肃愿望以搞笑方式表达的,如请求奥巴马出兵解放中国大陆与香港;还有搅浑水的,比如希望白宫关注中国豆腐脑的味道的。

我相信,除了极少数人认为白宫可以介入中国内政之外,大多数中国网友其实只是借此表达一种愿望,一种权利请求。但如果将“白宫上访潮”看作国际玩笑,那是完全忽视了其中蕴含的重要信息。这次“白宫上访潮“至少有两大意义:第一,它破除了中国政府加于反对者身上的“勾结海外敌对势力”符咒;第二,它给美国政府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民间声音。这两点都不可忽视。

*破除“勾结海外敌对势力”的政治符咒*

“海外敌对势力”一直是中国政府强加给中国反对者的紧箍咒。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危害国家安全罪、泄露国家机密罪、阴谋颠覆政府罪这三项罪名,被中国当局屡屡用来惩治反对者与异议人士,其中“勾结海外敌对势力”就是这三项罪名成立的主要理由。至于这“海外敌对势力”,尽管这些年来越来越集中于台湾及“海外反动组织”,但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官方宣传,宣称“海外敌对势力”存在之时,莫不将其“总头子”视为美国政府。当然,这并不妨碍外交用语上说“美国是中国最大的、最重要的战略伙伴”。

也因为这一道符咒存在,许多异议人士及反对者被捕后,其家属都被警察、国保告诫:不得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不得与海外机构联系,否则将会因为与海外敌对势力勾结予以重判。许多家属因害怕及担心亲人安全,往往被迫保持沉默。不少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知识分子也自觉保持这条底线,不与海外敏感人士发生联系。即使是最需要海外声援的一些国内行动人士也为自己设定了底线:不碰六四,不拿海外机构的资助,等等。直到国内空间日益逼仄,这情况才慢慢起了变化。2012年王立军与陈光诚这两位政治色彩完全不同的人士先后出奔美国驻中国使领馆寻求保护之后,中国人又惊讶地发现:正是中共高层各派势力在利用国际媒体放风,并制造有利于己方的权力斗争“气场”,“海外敌对势力”的政治意涵终于发生了戏剧性变化,今年这轮“白宫上访潮”可说是对中共政府强加的政治符咒大祛魅。

*白宫可以做些什么?*

从中国网友上传到we the people上的各种信息来看,说明即使在官方宣传不遗余力鼓动反美情绪的中国,美国的“软实力”也被民众以一种奇特的方式认可。有人曾在新浪微博上开设了“信访办公室主任奥巴马”的微博号。新浪微博和Twitter上都流传着一张经过改变的图片,图中的白宫变成了信访办公室,奥巴马则在审阅请愿书。

那么,面对如此纷繁的中国网民请愿书,尤其是大多数请愿书都涉及中国内政(比如希望奥巴马干预昆明的PX项目,关于朱令中毒缘由调查等),对于一个主权国家的内政,美国政府事实上并无立场干预。那么,中国网民的“白宫上访潮”是不是应该被视为国际玩笑?

我觉得,那些完全属于中国内政的事情,美国政府确实没有立场干预,但奥巴马政府完全可以将此视为来自中国的一种未经过滤的声音,拓展其了解中国的视野。更何况,其中有些请愿书涉及的内容并非与美国完全无关。比如5月9日上传的那份“中国人民强烈要求美国政府公布中国官员子女在美国的财产状况”请愿书,其中内容其实关系到中国人民甚至国际社会将来的切身利益。

在敦促瑞士银行改变以前那种保护独裁者资产的做法方面,美国政府做了很多,也因此,瑞士被迫出台《独裁者资产法》(2011年2月生效)。阿拉伯之春后,中东北非独裁者通过腐败积聚的资产得以归还这些国家的人民,用以社会重建。但是,中国的情况与这些国家不太相同,第一,中国的腐败是不规则矩形,通过腐败聚敛财富者几乎涉及各个层级的官吏,据已曝光的情况,贪污逾亿的村长都有好几位。与高层一样,这些中低层官吏的财产不少通过家属移民携带出境,定居美国、加拿大等国。但这些人的财产状况不可能被美欧加等国掌握。中国政府对官员腐败持纵容态度,最近要求公布官员财产的十余位人士被抓捕就足以证明政府对腐败的包庇纵容甚至同谋犯罪。第二,中国的实体财富(环境资产)这些年受到极大破坏,中国人已经失去了清洁的饮水、食物与干净的空气,破坏环境聚敛的财富,很大部分化为贪官污吏的财产。因此,将来中国民主化之后的社会重建,仅仅归还高层家族的财产是不够的。更何况,中国高层在阿拉伯之春后,已经看到瑞士、欧美等国银行作为“财富保险箱”已经不再那么安全可靠,为了不步卡扎菲、本阿里等家族后尘,对自家的巨额财富存放已开始另辟蹊径。

由于全球化的关系,中国发生的任何大事,都会以各种方式影响到国际社会。北京雾霾随风飘至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只是一个小例子。中共如果继续维持一党专制,社会矛盾将会极端尖锐化,无论“革命”还是“暴乱”,将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美国政府即使出于减轻国际社会将来援助中国重建负担之考量,也应该考虑中国网友这封请愿书,对中国贪官子弟在美国的财产实行摸底调查,就算暂时不公布,事先掌握其财产状况也是未雨绸缪之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