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何清涟:薄案庭审的压轴戏: 谷开来篇


薄熙来和妻子薄谷开来

薄熙来和妻子薄谷开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谷开来无疑是薄熙来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只可惜,她的重要性不是体现在赞襄丈夫仕途,而是她成为将其丈夫击至政治黑洞中的巨大石头。26日庭审中薄亲口指证的谷王私情,将成为整个案件“双活”的重要“眼位”。

*2000年:谷开来生命的分水岭*

在庭审时,薄熙来承认曾有外遇:“把薄瓜瓜带到英国去上中学完全是她一手操办的”,“甚至这个事情是有赌气的性质,在此之间我有过外遇。”

谷开来负气远走英伦发生于2000年。此时,薄熙来政治上一片光明,职位是辽宁省常委、大连市委书记兼市长。

网友很关心薄熙来的外遇是谁,这是“国家机密”。2012年9月28日,中纪委《关于薄熙来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中说,“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外界无法确知详情,只能猜想,薄生活中从来就不缺少女人。

作为中国官员的妻子尤其是高官夫人,必须接受丈夫蜂围蝶绕这一现实。她们生活的基本功之一就是忍,最佳境界是“家中红旗不倒,丈夫在外彩旗飘飘”。如果她们一时想不开,做出“不明智”的举动,毁掉的不只是丈夫,而是夫家与娘家包括儿女的生活,结果是惹来家族成员的集体怨恨。陈希同长年与妻妹同居,其妻隐忍不发就是为此。陈良宇案发后,上海市委大院有人对媒体称,上海市委大院早就成了“寡妇村”,平时没什么男人在家,某家的男人8个月没归过家。后来人们发现,政府大院成为“寡妇村”的现象在中国非常普遍。 “忍”是心头一把刀,面对情妇问题,这些官太太无一不心头滴血。

但谷开来并非凡品。她本来就是帅府千金,气质、相貌都不错。其才具也有目共睹: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来律师事务所如日中天,《胜诉在美国》让谷开来红极一时。其时,薄谷“二来”双双成为不少中国杂志的封面人物,观者无不赞为金童玉女,天作之合,甚至认为,即使没有家世背景,他们仅凭本身才气也必定胜出。

如此人物,哪能咽下这口大多数中国女人必须咽下的恶气。她负气出走英国陪儿子读书,从此开始了“多姿多采”的个人生活。

*“复仇女神、“不饶人的女皇”与精神病*

对于谷开来去英国后的生活,只能根据媒体披露的消息拼图:

谷开来为自己起的拉丁文名是Horus——希腊神话中的复仇女神之名。海伍德在其去英国之初就走进了她的生命。媒体报道,据英国工商部门纪录,谷开来从2001年3月至2002年1月间,住宿地址登记于伯恩茅斯的楔石(Keystone)公寓,海伍德在这套公寓中有一个专用房间。

海伍德的中国生意之“主营业务”至今不明,但谷开来肯定是其重要财源之一。海伍德生前向友好透露,在她那个包括两名外国人(海伍德与法国建筑师德维莱尔,即薄案法国别墅证人德某某)的小圈子里,谷开来“情绪不稳”,举止像一个“不饶人的女皇”,她要求圈子内男人必须离婚,只效忠她一个人。这个圈子的形态很象中国男官员拥有多情妇的生活,只是性别倒置了。这说明谷开来的海外生活不仅没有将她从丈夫负心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反而严重地伤害了她,为她本人及其家庭今后的生活埋下了严重隐患。其中海伍德与谷开来的关系,包括他掌握谷海外资产的信息,都成了他敲诈谷的“资本”,也成了他丧命重庆之由。

以后的一连串故事都证明了谷开来精神状态不稳定,据谷案庭审纪录,“谷开来在2006年曾经被服用了大量的含重金属的虫草胶囊,之后出现严重的精神障碍。”身边的工作人员的证言说明,她这几年的精神极不正常,性情怪异,经常晕厥,“一年都不出家门10次”(司机王昊证言),“几年出家门20多次”(张晓军证言)。她在长达1800多天的时间内,将自己自闭锁在家中房间里,按医生的要求做手工,动不动就将手指扎伤;很少下楼,更不愿意出现在社会上,不愿见生人。专家认为:这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据路透社消息,在海伍德死后几天,即11月20日,谷开来身穿将军服装,出席重庆警方召开的会议。谷开来对在场的警方高官说,她是按照国家安全部的命令来执行任务的,是为了“保护王立军同志的安全”。当时开会的警方负责人都觉得谷说话前后不一致,普遍怀疑她可能神经出了问题。

不到十年光景,谷开来已从一位颇有风采的成功女性变成疑似精神病,其婚姻状态当然是决定性因素。王立军调任重庆后,被薄熙来委任为谷的医疗组长。谷、王有染的机缘,应该就是这一职务带来的。

从谷开来8月10日证词录相来看,表情平静,时露微笑,一点也看不出指证夫君的无奈与悲痛。也许,于她来说,在都督府足不出户的日子是“治疗”;在牢狱里也是“治疗”,二者已经没有大的差别。也许她为自己起HORUS之名是出于潜意识,如今,目睹自己曾深爱的夫君失去一切,连同男人的尊严,她是否真能平静地欣赏这一由她扮演主角,但并非由她操控的“复仇”过程?

*薄案真相的钥匙在王立军手里*

8月26日薄熙来在庭审时说明,谷开来与王立军有染。这条消息其实在2012年谷案开审之后不到一月,就通过“脸书”散布开来,香港《明报》在2012年9月7日登载了此消息,只是因为太过“狗血”,其时又值薄案信息太多,人们已经产生信息疲劳症,因此没多加注意。

凭女性直觉,王立军对谷的“爱”意,可能不是所谓“爱”,而是一种心理平衡的需要。王出身底层,他在每一个阶梯都因获得顶头上司大力提拔而上升极快。但是,王立军与这些“恩主”之间的关系并非慎始善终,与他情同父子并有将其从工人提拔为警察之恩的原铁岭市公安局长王海洲,最后却因“诬陷王立军”被科以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这充分说明王立军在小心服侍上司时已经积蓄了上司都未感觉到的怨恨。王海洲是个朴实之人,王立军尚且如此对待,性格强势的薄熙来与王立军的关系当然更不会让王立军愉快,因此,与“主母”有染,便可能成为他平衡心理的手段。而与谷开来建立这种情感联系,使王立军拥有将薄置于不安全境地的能力。法医王雪梅就曾经说过,王立军有能力控制谷开来,使她言听计从。

谷王之间是否真有私情?8月26日薄案庭审完结后,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 (@gaoyu200812) 发布推文称,“谷开来被移交司法之后,红二代聚会,竟然传播谷开来的一封长信,细述王立军如何欺骗她的感情,被薄熙成碰到,抢过信,一句话不说,就气愤地走了。这一点,薄熙来讲的可信。”在薄案开审前,媒体已称薄家人说熙来错在娶了谷开来。

至此,事实已经比较清楚:在导致薄熙来倒台的关键事件即谷开来毒杀海伍德案件中,王立军既是投毒事件的策划者,又是谷开来毒药的提供者,还是海伍德房间录相的安放者,更是重庆公安对海伍德事件司法鉴定的操盘手,最后还是谷开来杀人案件的举报者——也就是说,薄案真相的钥匙在王立军手里。但是,王案庭审的资料,恰是外泄最少的。

8月26日薄案庭审披露谷王私情之后,案件性质已经不可避免地朝向另一个方向发展。如果薄指称的证据为真,谷王私情将使二人因利益冲突而丧失证人资格。谷开来的精神状态如果有医案在,还能表明她根本不具备作证能力。此次公诉的薄熙来贪污、受贿及滥用职权三罪,谷、王正好是关键证人,如此一来,这案子将如何了结?

只要承认谷、王私情导致证人资格丧失,北京当局可免薄案是权力斗争之讥,薄虽然因绿帽丈夫而稍减男人形象,但却可免刑罪加身。走棋至此,这盘棋有如围棋中的“双活”之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