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被左右两方曲解的习近平“8.19讲话”


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9月4日,20国峰会举行前一天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走下阶梯。

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9月4日,20国峰会举行前一天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走下阶梯。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的宪政之争很热闹,毛左将习今年以来的崇毛言论当作全面左转的信号,拥宪派(或称“普世派”)则期待今年秋天三中全会中共会将政改提上日程,于是各说各的,对习近平最近在《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国内媒体称之为“8.19讲话”)的强烈政治信号视而不见,继续按照自己的心愿各作解读。

*8.19讲话”:中共回归邓改革路线的宣言*

“8.19讲话”的政治信号极其明确。但该讲话发表之时,正值审薄前夕,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被这场审判吸引过去,少有人去仔细读习近平这篇讲话的内容。一些人士习惯性地注重那些真假难辩的“内部讲话”,反而忽视了这篇“8.19讲话”。

我倒是注意到了,不过不象党内专家们那样刻意寻找其中若干“亮点”。其中一段话是:“只要国内外大势没有发生根本变化,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不能也不应该改变。这是坚持党的基本路线100年不动摇的根本要求,也是解决当代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本要求。同时,只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搞好,国家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都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改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才能顺利向前推进。” 熟悉80-90年代政治话语的人,当然都知道上述话句当中不少就是邓小平的“经典语录”。

另外一段更明显了,“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那个“特别是”可不是白说的,连遵循邓氏改革路线的江胡“思想”都一并肯定。

拥宪派将“8.19讲话”讲话当作是对拥宪派的重大打击,实在有点会错了意。须知当局压制拥宪派从未放松,不需要再借助一篇新的讲话,这篇讲话的主题其实是打击毛左回归毛路线的火热愿望。对这点党内专家们看得更清楚,8月20日《人民论坛》发表红旗出版社原副主编黄苇町“执政党建设仍需‘去苏联特色’”,特意挑出“习近平上任后的头一件事,就是 到深圳重走小平同志南巡路,也是要向国内外宣告,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不可逆转”,意思是不能走毛式道路。

*左派为何比右派更受中共待见?*

在长达20来年的左右之争中,左派(包括新左派)明显受到当局的宽容与庇护,因此乌有之乡始终不倒;右派即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可没这么幸运,不仅各时期的代表人物备受打击,至今连个象话的网上论坛都没有。其间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中共高层觉得毛路线可亲,而是因为从策略方面考虑,他们需要扶持左派对付普世派。

毛执政时期,中共高层(包括跟着毛打江山的元老们)日子都不好过。毛是个人独裁,自己形容为“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但对手下却猜忌心极重,偏巧毛的长处在打天下不在坐天下,“领导社会主义建设”力不从心,错误不断,因此毛总担心属下利用自己的错误“篡党夺权”,经常发动各种党内斗争,最严重的当属发动群众打倒走资派进行党内洗牌的“文革”。从党内高干的遭遇来看,“文革”是毛的核心政治集团与底层百姓的狂欢节,并非其他中共高层干部的平安日。即使薄熙来在“唱红打黑”之时,其红歌都未包括歌颂“文革”的歌曲。要说中共利益集团的黄金时代,还真就是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的30多年,政治局委员以上者,除了“二陈一薄”因卷入权力斗争或犯大不敬之罪而陷狱,有谁因腐败及家族暴富而入狱?连不少村官都过上了权霸一方的好日子,这种情况下,中共权贵集团脑子又没病,回归“文革”他们图什么?

但让毛左存在,中共当局自认是颇有政治智慧之举。毛左们既不讲事实,也不讲道理,完全根据自身需要构造“历史”与“理论”。他们利用工人阶级在改革中失去主人翁地位并成为利益受损者产生的不满,肆意营造毛时代神话,比如没有腐败、没有特权、人人平等,有免费医疗;在世界上中国有崇高的国际地位,反美反修反霸反一切敢于欺负中国的反华势力;最近连三年大饥荒饿死3000万人都被左派教授变戏法变成了250万人“营养性死亡”。

毛左们这种掩盖黑暗的历史谎言很符合中共的政治需要,一是现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于毛泽东“开国之功”,承认毛就是承认现政权的政统合法;二是中国的左派骨子里必须依附权力,这是他们与西方左派最大的不同。中国的工农阶层自打成为中国共产革命的“主力军”开始,从来就是听中共的话,党指向哪就打向哪,斗地主分田地时人人奋勇当先,反右时奉旨批右派慷慨激昂,“文革”中造反也是奉旨行动,喊得最响的就是“保卫毛主席”。改革以来,左派们反得最多的是本国资本、外国资本、美国势力,将腐败、贫富差距等一切都算在这些资本势力头上,而不是本国执政集团。

右派就不同了。他们虽然至今也还寄望于中共当局能识时务、明大体,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民主宪政,但谁都知道,实行民主宪政的结果就是撼动现存利益格局,建立权力制衡机制,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如果真有那一天,权势集团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好日子就结束了——这才是中共执政集团的心腹大患。自江后期至胡锦涛执政十年期间,放纵左派,围剿右派,就是中共当局捍卫自身核心利益的一着妙棋。当然,左派有时闹出了格,与当局拧着来,比如在薄熙来问题上。对此当局就敲敲头,关闭一下乌有之乡,以示警告。但总的来说,对左派还是非常宽容的,有了毛左成天嚷嚷,一是可以压制右派,消耗右派精力。其胡言乱语的作用主要不是为了绕晕右派,而是与右派“争取群众”。毛左闹得凶时,还可以让对底层暴力革命畏之如虎的各路精英心生畏惧,担心“文革”要卷土重来,大家一想,与“文革”相比,还是现存政治格局好,咱还是支持政府吧。

这就是左派存在的价值。大家如果以为当局会昏了头,发动底层百姓进行“文革“,让自己成为革命对象,那是对当政者智商的严重低估。

但拥宪派也不要因此就乐观地预测习近平将在三中全会开启政改。大家不可忘记习近平今年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的一段讲话:“我们国家无论在体制、制度上,还是在所走的道路和今天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境遇,都与前苏联有着相似或者相近乃至相同的地方。弄好了,能走出一片艳阳天;弄不好,苏联的昨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只要习近平坚持认为中共还有“弄好了,能走出一片艳阳天”的可能,这一“可能”不到山穷水尽(即经济上无计可施)之时,他不大可能接受政治改革的任何提议。至于等到山穷水尽之时,历史是否还会给他机会,则是另一回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