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 香港占中: 北京的“台阶”在哪里?


2014年9月25日香港学生举着丑化了的香港特首梁振英图像上街罢课

2014年9月25日香港学生举着丑化了的香港特首梁振英图像上街罢课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9月下旬香港人要求真普选的抗议活动,成了全世界关心的大事件。

*梁特首态度软硬无常*

目前这一轮“占中”运动,其中9月28日被舆论称为“香港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警方施放大量催泪弹,三位学运领袖被抓,激起香港市民极大愤怒,不断聚集在香港各处,形成“去中心化、会复发、粘胶式的抗争”,让香港当局疲于应付。29日,港首梁振英的表态有了变化,向香港民众喊话“无解放军出动,依法处理占中”,这与28日他宣布“占中是以违法方式占领公共地方,……试图瘫痪香港核心地区运作以要挟中央和特区政府”的强硬说法,态度已有明显软化。再考虑到他在喊话前已撤离防暴警察,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出面表示将推迟政改第二轮咨询,表明这次香港不会重演1989年天安门事件。但到30日,梁振英要求阻塞这座城市主要道路的亲民主示威者“立即”回家时,却没有流露出准备就示威者的要求做出妥协的意思。

香港即使在港英统治时期,事实上存在一明一暗两个权力中心,“回归”之前,明的是港英政府,暗的是“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对内称“港澳工作委员会”), 回归后的特区政府更是时刻仰承北京鼻息,因此,梁及港府态度的变化就是北京态度的变化。这件事情如何和平结束,关键在于北京高层权衡利弊做出让香港人能够接受的决定。

说起来,香港人只不过要求北京中央政府履行1997年的承诺,落实《基本法》规定的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席要根据“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以普选为目标。如今香港回归至今已17年,逼近原来约定的20年期限。但所有合理又合法的事情,只要与中共主张不合,就会被认定为“既不合理又不合法”。

*北京对港不施以武力清场的原因*

按北京应对社会反抗的习惯思维,当然是武力解决问题最痛快,既彰显权威,又直接了当。在本轮占中运动发生的第一天,推特上不少人担心香港可能会重演1989年六四屠城,但我认为,香港这次绝对不会成为第二个天安门,中共不会出动军队。理由主要有四点,一,对付平民,现有武警装备已经足够。当年六四出动军队镇压,屠城恶名昭著,因此中共于90年代迅速扩充武警部队,其装备训练与军队有别,重在威慑力而非杀伤力;二,香港毕竟不同于内地,还背着“一国两制”的名份;三,中国目前大势不妙,在香港使用武力只会激发事端。这“大势”就是:新疆“反恐”压力甚大,西藏局势也不平静。台湾方面,中国刚下了一着“臭棋”,9月27日习近平在北京会见台湾统派团体时放了个试探气球,称要用“一国两制”实现“和平统一”,解决台湾问题,没想到台湾人听到“一国两制”,宛如听到“狼外婆要来了”,以香港教训为由,朝野齐声表示反对,主张维持台海“不统、不独、不武”的现状。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六四事件的前车之鉴,即武力镇压只会形成双输之局。中共当年因屠城恶行遭受国际社会孤立,花了好几年时间才算是与欧美关系正常化,但六四创伤却难以平复。邓小平启动改革开放的不世之功,却因六四屠城而黯然失色,至今,中国人几乎忘记了当年文革结束时因拨乱反正而对邓小平充满感谢之情的岁月,只记住了“六四屠夫”这一称呼,以及他“让少数权贵官僚先富起来”的改革路线。习近平并无邓小平当年的政治威望,处置不当,只会让政治对手抓住把柄,好不容易赢得的政治优势化为乌有。

以上,是习近平不准备对香港占中武力清场的原因,此时此刻的中国政治局势,习近平得权衡利弊。“十个手指按不住十只跳蚤”,他毕竟同时应付不了那么多的麻烦。

但不施以武力清场,并不意味着习近平会坐视香港占中抗议活动延续下去。香港人要求真普选,中共依靠玩诈术,即出台人大普选方案,玩“我定候选人你来选”的把戏已经行不通,还得另换个新招。

*北京最可能的解决备选方案*

但要让北京就此回应“占中”运动,让香港实行真普选,可能性暂时不大。因为在中共眼里,全国一盘棋,香港的事情会影响全国。现阶段,中共专制统治是集斯大林毛泽东模式与山大王特点于一身的野蛮政治,具备三个基本特点:以暴力镇压为主要统治手段;彻底剥夺被统治者的政治权利;统治者可以随意监管民众、绝不允许民众质疑统治者的合法性。倘若接受香港的普选要求,就等于承认协商政治、民众拥有选举政府与监督政府的权利,这与中共坚持的统治理念完全相悖。更重要的是,香港的民主示范效应可能成为导致中国专制统治崩坏的“蚁穴”,打开中国政治的“潘多拉盒子”。因此,让香港实行真普选,是让中共改变政治大思路的事情,决非朝夕可致。

“占中”运动难以持久,也在北京算计之中。BBC于9月30日发表《访谈:多种因素令占中示威不会持久》,采访了一位非常了解香港社会的国际贸易公司总裁加文·帕里(Gavin Parry)。加文认为,多种因素影响香港社情,其中一个最重要因素就是经济势力的影响,中国大陆现在能对香港的“钱包”造成影响。比如只要宣布减少或取消对奢侈品所征收的重税,就会对香港造成很大影响。其次是学校可以通过不给学分影响学生的选择。第三,不少打算利用国庆黄金周做笔大生意的香港商家希望占中快点结束。这一分析被BBC另一篇报道《港厂商准备法律咨询、随时向占中索偿》所证实,这篇报道谈到,香港各大商会早前的评估研究指出,“占领中环”不仅带来安全隐患,造成交通瘫痪,还会给区内各大写字楼及商场带来至少400亿港元的经济损失。香港中华厂商会会长施荣怀向BBC中文网表示, 厂商联合会已聘用两间律师行,为会员免费提供有关占中的法律咨询服务,服务包括占中影响商界生意及公司运作会员将向谁索偿的咨询。

在中共地下网络遍地的香港,上述这些因素,很难说清楚是中共有意诱导还是顺势利用。因此,北京最可能采取的方式是先以延迟政改这一虚招平息事态,再继续就普选的候选人是几位,由谁决定这类具体细节扯皮。虽然有个2017年实现普选的时间限制,但当局可以就“细节”想出无数办法,让香港特首继续成为北京钦点大员。这种“拖字诀”虽然稍有示软之嫌,但却可以避免“武力清场”之恶果。

梁振英软硬无常的讲话与林郑月娥宣布的政改延期,以及港澳办表态“中央充分信任梁振英”,说明北京会让梁振英继续留在特首位置上,成为前台责任人,“戴罪立功”,处理好这次危机。至于梁振英每事必请示北京,这是地球人皆知的“国家机密”。这种处置方式,于北京而言,是让自身处在可进可退的有利位置之上。进,有特首梁振英作为责任人;退,可以找到台阶就势体面下梯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