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 外资撤离成势,官媒为何否认?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外资撤离中国是2009年以来的大趋势,中间虽然时有反复,但作为趋势却无法改变。但令人在意的是《人民日报》屡屡刊登文章,一会儿称“外资集体出逃纯属空穴来风”,一会儿又称“部分外资撤离中国只是短暂调整,对中国经济影响有限”。外资撤离居然让中共中央机关报连发数文“以正视听”,让人不免对中国官媒的辩护要点很感兴趣。

细读之下,发现中国官方媒体辩护的要点有三:

*辩护要点1:外资并未大规模撤离*

论者判断外资撤离的依据是6月份外汇占款减少。据央行公布,中国6月外汇占款余额27.38万亿元,环比5月减少 412.05亿元,为年内首次负增长,有分析认为其中有外资撤离的迹象。

《人民日报》引“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部门”的分析,称近期中国跨境资金净流入趋缓是国际和国内、季节和政策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预计下半年趋向基本平衡。并强调说,外资部分撤离更多只是短暂调整,对中国经济影响有限。并引商务部数据称,今年6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数量同比下降17.31%,而实际使用外资金额却同比增长20.12%。

《人民日报》这篇辩护文章发表于8月22日。9月6日,《21纪经济报道》发表 “外资集体撤退四大行:深谙中国银行业风险”,提到9月3日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悉售建行约20亿股H股,套现110多亿港元。紧随其后,中国四大行的外资战略投资全部撤退。据Dealogic信息,2002-2010年,美国银行业收购了至少148亿美元的中资银行股份,获利丰厚,在2009年至2013年出售中资银行股份价值达373亿美元。

我曾分析过,以2007年作为分水岭,此前是外国产业资本投资占主导地位时期,此后则是金融资本投资主导时期。其背景或可参考 《上海证券报》9月10日文章数据:近10年来中国银行业与实业企业之间的利润差日趋严重,显示了突出的经济结构问题(即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背离)。2013年半年报显示:工农中建四大行占据了上半年盈利最高的前4位,而盈利能力前10名上市公司中,银行占了3个,另外3个分别是中石油、中石化和中国神华3家能源巨头。近两年银行业利润与收入仍继续增加,但影子银行畸形发展、地方债务风险偏高,部分区域楼市泡沫破裂等,使得许多银行出现关联性经营风险;而从银行业与实业企业的利润比例失衡来看,银行业净利润占据经济体系中的规模或将 受到挑战。这些表明,中国银行业黄金时代已逝,外国银行嗅出味道,撤退战投正当其时。

*辩护要点2:中国利用外资仍有较大优势*

这些辩护主要针对中国土地及劳动力成本上升这一导致外资撤退主因而发。土地成本之高实在无可辩护,《人民日报》就将要点放在劳力成本之上,称尽管中国劳动力成本逐渐提高,但是其素质也大幅提高,能够承载附加值更高的加工工作。沿海地区对外资的吸引力虽然下降,但中西部地区的吸引力却在上升。

问题在于这些“优势”得要外资认可。《2012年世界投资报告》列举了BCG报告,该报告比较了中美两国劳动力成本,认为尽管劳动力成本在被调查行业中占据的比例相对较低,但两国间快速收窄的工资差距使其成为一个重要因素。以 美元计的中国工资预计将每年增长15%-20%,超过了中国的生产率增速。在考虑美国的生产率后,中国沿海地区与美国部分低成本的州之间曾经巨大的劳动力 成本差距预计到2015年将缩减至目前水平的40%以下。加之航运等物流成本及考虑全球供应链的复杂性后,中国的成本优势将变得很微小。

该报告还指出,事实证明中国内地劳动力成本并无多大优势。华为报告其在内地省份招的硕士学历工程师的成本只比深圳低10%。Kolcraft想要迁到湖北,但最终发现成本只比沿海低5%-10%。无论如何,一个共识是,中国拥有无限的每天赚低于1美元的劳动力供应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该报告还指出中国其它的不利因素,如知识产权风险,以及美国低价天然气吸引制造业重回美国。

*辩护要点3:外资撤退是“做空中国”的国际阴谋*

近几个月以来,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纷纷下调中国的信用评级,摩根大通、花旗和美资基金等国际资本均表示对中国经济“看空”。本来,资本的本性是逐利,有利则来,无利则去。但在中国官方看来,国际投资界一直存在“做空中国”的阴谋,自今年3月以来,是国际投行、评级机构与国际媒体“相互配合悄然酝酿第二轮‘看空、做空’中国,中国恐将成为美国金融危机的买单者”。CCTV证券频道首席策略评论员许一力9月9日在评论中干脆将“热钱隐秘撤出亚太”归咎于美国“以美元为武器的全球性报复和收债的行为”。

尼克斯联合基金总裁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成了这轮做空中国的罪魁祸首。原因是查诺斯今年4月5日在香港一场投资者会议上用19页的PPT向投资者解释他为何看空、做空中国。理由是:唯GDP正使得中国经济出现“杀鸡取卵”的情况,产能过剩情况已经普遍存在于水泥、钢铁、汽车领域。前所未有的固定资产投资使其在GDP中占比居高不下,这使单位投资回报率递减,负债资产的折旧却在增加。据说查诺斯的演讲几乎罗列了所有的中国经济问题,包括过度投资、银行信贷膨胀、 影子银行、地方债、房地产泡沫、虚假城镇化、贫富差距、腐败蔓延等各方面。

最让中国不爽的是,查诺斯还将判断延伸至政治领域,称:一旦中国经济出现 问题,现有的利益集团就会“树倒猢狲散”。有了查尔斯这个“政治判断”,在中国政府眼中,“做空中国”铁定是个天大的阴谋。这些文章的作者仿佛都忘记了资本定律是“资本最听利润的话,哪里有利哪安家”,似乎当初外资来中国不是为了逐利,是为了帮助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如今离去,不是它们在中国谋利空间变小,而是在玩一个蓄谋已久的大阴谋。

综上所述,我的判断是:来自美欧等国的外资确实在加速撤离,新进的外资当中不少是中资在外如香港等地漂白后回流的资金。为了表示中国市场仍然具有吸引外资的优势,《人民日报》不惜亲自披挂上阵。但从结果来看,与其说是达到了“释疑解惑”的目的,不如说是给自己喂了一颗定心丸。

(最有趣的是,《人民日报以》的辩护文章还暴露了一个近几年刻意隐藏的“死穴”,且等笔者下回分解。)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