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专访何频:胡锦涛是令计划案的核心证人


2012年3月11日,令计划(坐在温家宝后面)和胡锦涛、温家宝一起出席中国人大会议

2012年3月11日,令计划(坐在温家宝后面)和胡锦涛、温家宝一起出席中国人大会议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始人何频就中共对令计划违法违纪决定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他说“决定”中对令计划的定性由于受令计划弟弟令完成成功逃到美国的牵制,显示了“弹性空间很大”。他认为,作为前中共总书记的大内管家,无论是对令计划“获取机密”还是“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指控,胡锦涛都是该案的核心证人;他表示,未来对令计划的判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北京与在美国的令完成之间的互动。他指出,北戴河会议前“草草了结令计划案”说明习近平的反腐运动要收场了。

7月20日,新华社发表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对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后被踢出权力核心转任政协前副主席和中共统战部部长的令计划的处理决定。该决定指出令计划犯了六项严重违规违纪问题。

对令的定性可圈可点、空间很大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在国会作证(美国之音杨晨拍摄)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在国会作证(美国之音杨晨拍摄)

长期观察报道令计划案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办人何频告诉美国之音,这六项问题表面上看用词严厉,但仔细分析发现“都是可圈可点、弹性空间很大”。而解读这六项问题的关键背景是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成功逃到美国,不仅“成功牵制了北京对令计划的处理,甚至牵制了整个的反腐败的形势。”

此外,中共高层决心在8月北戴河会议之前赶快结束这一案子,也使得对令计划的决定与对周永康的处理具有相同的“草草收场”的特点。

周永康案曾被宣传要做成习近平反腐世纪大案,但结果却缩成了一个上不了党报头条新闻的“秘审”故事。何频认为,如果令完成没有成功逃到美国,“他们(周、令)就难免一死,周永康的案子就会继续调查下去,令计划就会涉及很多刑事案件。”

海外有中文媒体报道,中共公布令计划罪行范围之广、程度之严重,超过上月刚被判囚终身的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尤其是令被指“严重违反政治规矩”、“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这两项罪名更是前所未见,可以推估令计划所面临的罪责将超过周永康。何频对此很不以为然,认为他们没有读懂“决定”,也不了解中国的法律。

如果将中共政治局对令计划决定中的六条,与去年12月对周永康做出的六条相比,前者在违纪部分多了“违反政治规矩”;前者没有后者的“滥用职权”指控,但多了“对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力敛财牟利负有重要责任”的指控;在涉及机密方面,前者是“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后者是“泄漏党和国家机密”;在“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方面,前者是“收受他人钱物”,后者是“收受他人大量财物”;其余指控措辞大致相同。

“政治规矩”一词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今年一月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出的。不知中共在指控周永康时该词是否已经发明。

政治规矩指控说明令案为政治案

何频表示,在对令计划的决定中,有些问题是不能进入司法程序的,如所谓“违反政治规矩”,中国《刑法》并无任何相关法律条文,“这就是个帮规,潜规则,完全是为习近平讲的,就是要尊重老大,不准挑战老大。但是,这个‘政治规矩’的话一讲出来,天底下所有的人就都知道了,令计划真正的问题、全部的问题就在于违反了政治规矩。”

何频说,根据他掌握的情况,“违反政治规矩”是指令计划曾和时任中共组织部长、现任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一起,组织了一次党内的民意测验,来看谁可能当选的票数最高,因此被认为是破坏了、至少是影响了习近平的接班。”

何频说,“违反政治规矩”基本上给令计划案定了性,“他是政治案件,是个政治问题,而首先不是个刑事案件。”

还有一条进入不了司法程序的是指他“与多名女性通奸”。何频认为,其“目的是要污名化令计划,要人们看到胡锦涛最信任的人原来是个道德如此败坏的人。要让老百姓感到这个人是个很糟糕的人。”

为什么是“获取”而不是“窃取”机密?

何频表示,对令计划的其他指控,表面看很多,但“第一项可以进入司法程序的是‘违法违纪获取大量党和国家核心机密’”,但他说:“请注意,这里的用词是‘获取’,而不是‘窃取’,也不是‘泄漏机密’。”

一词之差表面看似指控牵强,实际背后反映出留有余地。但令人费解的是,对于曾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大内管家”的令计划,什么样的“党和国家核心机密”是他 “违法违纪获取”的呢?

何频说,“令计划作为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几乎中共所有最重要的文件都是经他之手搜集和发布出去的,甚至可以说很多核心机密是他制造的。因为中共中央文件的发布者不是中共中央,而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他作为一个主任,他获取国家机密这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吗?中共党内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细节显示出来这是可以被定罪的。”

中国《刑法》规定,泄露国家秘密,或窃取等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何频说,即便把“获取机密”列入“窃取”或“泄漏”之列,这个罪最高刑期也只有七年。

何频认为,重要的是这个罪名可以“为令计划政治案件的定性背书,同时为这个案件不公开审判提供一个所谓的法理基础。其目的就在于此。比如周永康案,他泄漏国家机密,就不公开审判了。这意味着令计划案根本不可能公开审理,又会装模作样放几个剪辑镜头。”

而且,只说“获取”的背后留下很大空间,给官方今后跟在海外的令完成打交道留下了余地。

指控巨额贿赂但无“情节特别严重”

根据中国的法律,真正能将贪官置于死地的最有效罪名是贪污受贿罪。中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对犯贪污罪处罚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而在对令计划的决定中,“收受巨额贿赂”的措辞与对周永康的决定相同。

何频认为,“这些罪名基本是欲加之罪”。但是他指出,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欲加之罪里面很重要的是它没有用两个词,第一没有用‘情节严重’;第二它没有用‘情节特别严重’。那么如果没有用这两个词的话,在司法程序中判刑就会偏低。”

至于“利用职务之便为多人谋取利益”,何频认为“哪一个中国领导人没有为他的朋友、家人谋取过利益啊?整个中共的官僚体制就是个拉关系的体制,中央办公厅主任不但给自己拉关系,还要帮领导人拉关系呢;不但要帮领导人处理杂务,最主要是要为总书记处理杂务。”

令计划

令计划

​因此,何频认为,无论是涉及“机密”还是涉及“谋利”的指控,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锦涛都是令计划案最重要的证人,“胡锦涛是这个案子的核心证人,胡锦涛如果不能作证的话,令计划很多罪名就缺乏基本的依据,比如获取核心机密,什么是胡锦涛交代办的?什么不是?不传唤这个核心证人,他的罪名无法定罪。”

何频指出,与周永康案相同的是,中共对令计划的决定里“也留了一个尾巴”:“调查中还发现令计划其他涉嫌犯罪线索”,何频说,“但用在令计划就很特别了,就是暗示在美国的令完成,你这孙子在海外老实呆着也就算了,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草草收场了,对令家基本上是宽大处理吧;但是,如果你乱动,那就有鱼死网破的结果,这个弹性空间就很大了。”

“计划”失败了,使命“完成”了

何频对中共决定的解读是:“给令计划定的几项罪名可圈可点,就是一切因为令完成在海外成功地救了令计划一命,成功地使他哥哥被冠以较轻罪名。”他总结道:“令家的什么‘政策’、‘方针’、‘计划’,全都失败了,但最后‘完成’了一个使命,成全了令家,最终保住令计划的命。”

据明镜报道,令计划在政坛经历横跨江、胡、习三个时代。曾任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编辑的令完成是令计划的联络员兼军师,他有可能了解令计划知道的所有秘密,这些秘密很可能是最让习近平担心的高层寻租牟利、作奸犯科的丑闻和中共政治的机密。

明镜报道引述接近中南海的人士的话说,令完成这张牌会鼓励令家在国内的势力稳住阵脚,抵制调查。报道称,令完成出逃美国对中共而言,远比王立军叛逃事件严重。

明镜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中纪委负责人王岐山今年2月说,反腐态势“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指的就是令计划手握令完成这颗“政治核弹”。

他什么都不讲什么都不做

北京与远在美国的令完成之间的互动是观察令计划案朝哪个方向发展的关键。何频指出,截止目前双方都做得很有技巧,“令完成到目前为止聪明绝顶,什么都不讲什么都不做,把北京完全牵制住了。目前看,双方打得还比较有技巧:令完成引而不发,不吱声,‘看你怎么动’,北京终于憋不住了,被迫先出牌。不过,目前北京的牌打得也很技巧,表面上看(令计划)问题很多,实际可以追究的东西有限。”

令计划案发展中最诡异的一幕是2014年底前后网络上盛传一则中美合作把令完成送回国的新闻报道。至今这些文章仍在网上,《习致电要求追捕令计划家人 奥巴马派专机遣返令完成》、《奥巴马为何特批专机遣返令计划之弟令完成?》。这些报道说,中美高层经交涉达成协议,经奥巴马总统特批,有新加坡派出专机,将令完成和令狐剑送出美国,中国派一架专机再把他们押回北京。说令氏叔侄归案,无疑加速了令计划的落马。

令完成的谣言满天飞

连国内知名媒体《财新》、香港媒体《南华早报》都报道了令完成在国内被调查的消息,间接证明他已经在送回国内。而《中国新闻网》更直引奥巴马特批遣返令完成的消息。

何频说,他们最先报道了这一消息,但不久就发现它是伪造的,“发现后我们就去质问提供消息的人,他不得不承认他也上当了。同时,我从另外的管道得到消息(令计划案)成为中共几年来最头痛的问题,或者是第一号问题。”

之后,又有传闻说中纪委负责人王岐山要访问美国,要务之一就是与美方协商捉拿令完成归案。但不久,又传出王访美已被无限期推迟。有关令完成的传闻仍在继续。

谣言造到奥巴马总统身上可见造谣者心情有多迫切。何频说,“他们非常清楚如果令完成没有回去,令计划也不会配合调查,更重要的是令计划的这批人就抱有很大希望,形成对抗,或形成某种制约,而且非常清楚知道这个案子很难真正办下去,所以他们就想伪造这样一个事实,然后使这些被抓的或没有被抓的绝望,从而配合当局的调查。”

美国应该掌握令完成下落

北京和令完成之间到底有没有接触?何频表示,据他了解中国当局先后派了大约百人到美国寻找令完成,“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接触。但以我主观想象,以令完成掌握如此核心机密的一个人,美国难道一无所知?如果他们有所知的话,他们要找到令完成应该是比较容易的事情吧?如果他们找到令完成难道不会给令完成提供必要的保护?会任意让中国的官员和官方机构到美国来执法?我觉得不太可能。”

因此,他不认为中方人员会明目张胆地接触、威胁令完成。“它在美国跟令完成的接触除非是得到了美国当局的同意,否则他们不敢轻而易举在美国接触令完成。”

何频同时表示,令完成如果足够聪明的话,他在美国得到的法律保护会足够强大,“他如果能找到好的律师,或者他能与美国敏感、重要的官方机构接触,他很快成为有价值的人物,因为他掌握太多有价值的情报 。”

令计划——最后一只死老虎

7月18日,明镜新闻报道了《令完成并未回国,令计划案今日将草草公布》的新闻。消息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话说,令案“最快将在本月底公布调查处理进展”。

新华社7月20日发布了《令计划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的中共政治局的决定。

何频指出:“在北戴河会议之前完成这件事情就意味着反贪要收场了,不能让它成为北戴河会议的一个议题,不能让大家在会上为了令计划的事情再讲来讲去,这个死老虎必须在北戴河会议前了结。打虎已经了结了,下一步要么不痛不痒地找个政协副主席、人大副委员长,但要上到国务院副总理,尤其上到政治局常委几乎是不可能了。”

何频表示,据他观察,令计划的司法判决应该在数月到半年之间完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