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欣克利角核电项目搁浅,后果有多严重?


2015年10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英国访问期间与英国签订了欣克利核电项目。这一协定标志着习近平访英的重大成果。

2015年10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英国访问期间与英国签订了欣克利核电项目。这一协定标志着习近平访英的重大成果。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英国唐宁街易主,中法联合投资的欣克利核电站协议延期,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立刻就此发表文章,称这将影响中英互信。中国投资遍布全球165个国家与地区,其中麻烦项目非常多,但很少有大使级官员为此发表专文,将项目搁浅上升到影响两国邦交的程度。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笔者因经常追踪中国海外投资信息,知道在中英关系这盘棋上,欣克利角核电项目虽然是一枚重要的棋子,但两国却不会因此最终翻脸,还会继续合作,但中国要想不再遭遇麻烦项目,应该吸取教训。

两国对项目的安全评估各自言说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对暂停这个项目的原因直言不讳:一是出于安全,二是经济因素。虽然声称是暂不签署协议,只是将之延迟到秋季,以做进一步的研究,但对中国一方来说,这却是中国所有海外投资中最不愿意面对的一次挫折。

欣克利核电项目曾被看成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10月访英的重大成果,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心中的焦急可想而知,他于8月8日在《金融时报》发表文章,希望英国从中英关系大局出发,继续支持欣克利角核电项目,还特别强调该项目可让英国获得安全、可靠和可持续的能源。在文章中,刘大使着墨最多的是技术安全,认为中国广核集团是合作的优质伙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运行业绩和安全水准,工程质量与技术安全均可信任。对梅首相提到的安全,刘大使以中国为例表示,中国的许多核电站都是通过国际合作建成的,中方从不担心外国公司会控制中国的核电站。

但英国的安全担忧中,对技术担忧恰恰不是重点,因为用的是法国EDF的技术,中国只是三分之一的出资人(60亿英镑)。英国的担忧正好是刘大使淡淡解释的外国公司控制的问题。据英国媒体透露,梅在担任内政大臣时期就流露出对欣克利角核电项目的不满。英国前商务大臣文斯·凯布尔在接受英媒专访时也表示,梅曾对中国国企参与英国核能建设表示异议。梅的首相幕僚长尼克·蒂莫西此前也极力反对该项目,曾在多个场合表示,根据政府内外安全专家的意见,中国参与这个项目,便可进入计算机系统,这会给中国人机会,他们将有能力阻碍英国的核能生产。

这种深切的担忧,并非刘大使几句话就能冰释。因为中国企业,尤其是政府掌控的高科技公司这方面的国际口碑不佳,比如华为与美国的纠纷,其中关键词就包含技术窃密与间谍活动等。而刘大使说中国政府不担心外国公司在中国投资会控制中国的经济之类,并不能稍减外国政府的担忧,因为谁都知道中国对外资(外部势力)的控制非常严格,外资想捣鬼最后只会将自己折进去;而民主国家是开放性的,到处都是安全漏洞。

中国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

《中国全球投资追踪》数据库曾用“麻烦项目”一词概括中国海外投资中的失败项目,主要囊括前期立项并启动投资,但后期遭到监管机构驳回、部分或全部失败的项目。与那些项目相比,欣克利核电项目消耗的只是十年谈判光阴与谈判费用,但中国政府的反应却特别激烈,这只要分析一下大背景,就会明白北京有此反应,实在有其情由。

第一,英国欣克利角核电站是中国核电产能输出海外的第一个项目,中方认为这个项目对全世界有极强的示范效应:连英国都用咱中国的核电技术,其余的国家还有信不过的吗?

中国现在有30多个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其中排在最前的四大产能过剩行业是铁路、核电、钢铁、水泥。高铁项目已经有多个曾签署协议,却因对方国内各种原因而叫停。钢铁输出已被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课以高关锐而受阻。

中国核电技术的来历与高铁一样,是通过先后引进各国技术而偷师学艺终成“自主开发品牌”。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先后引进了法国、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的核电技术,从而山寨了三代核电技术,被国际同行谑称为“万国牌”,据称,中国核电设备生产能力可供年均6-8个核电项目。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灾难发生后,温家宝总理要求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在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此后,中国的核电发展停滞,产能严重过剩。

按原来的协议,英国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建成之后,英国埃塞克斯郡将建设和运营一座完全由中国设计的核电站,对于中国广核集团而言,欣克利项目被视为参与英国核市场的立足项目。而且,中国还与阿根廷签了重水堆、压水堆的核电项目。如今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受阻,势必影响到其他两个项目,因此中国着急。

中英关系棋盘上,欣克利核电站有多重要?

英国政府已要求中国政府对欣克利事件不要过度反应。事实上,在欣克利引起的不快过去之后,以下事实将为北京重点考虑:

一、认真考虑中英关系的大势,弃小保大。

从2012年开始,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日本的第三对外投资大国,到2015年,中国对外投资总额累计超过1万亿美元。从中国海外投资目标国看,重心已渐从非洲、拉美转至欧洲、北美。据《金融时报》报道,中国在欧洲投资已超400亿美元,英国成为中国对欧投资第一大接收国,吸引中资总额为160亿美元(德国为84亿,法国为80亿)。品诚梅森(Pinsent Masons)和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Cebr)联合发表报告《中国投资西方——中国投资能否改革英国基础建设》,预期中国在未来十年中,在英国基础建设行业的投资总额将达1050亿英镑。目前,英国最大的水利公司泰晤士水利(Thames Water)的10%股权由中国国有的中国投资公司持有。该报告还预计,到202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中将有8%进入英国市场,其中一半以上流向基础建设和房地产行业。

小不忍则乱大谋,与未来的巨大投资相比,60亿英镑的投资未能成行不算是大事,北京冷静下来,就会想到这点。

二、北京经历的各种海外投资受挫太多,明智一点会反思投资准则,不再只从自身需要出发,而是考虑投资接收国是否真有需要。比如在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上,中方一直宣称,该项目能担负全英7%的电力输出重任、惠及600万英国家庭、完工之后将为当地带来2.5万个就业岗位;核电成本每兆瓦时(即1000度电)虽比油气发电成本高27.5英镑,但比风力发电便宜近20英镑。

但英国对成本的核算完全与中方不同,英方核算后认为,建造该项目的最终成本将达到300亿英镑(法中计算的总投资是180亿英傍),发电成本也远高于预期。法国公司EDF提供的新一代压水反应堆颇为复杂,在建造位于芬兰和法国弗拉芒维尔的第一批反应堆时遭遇了施工难题,并严重超支。EDF内部对本公司因建造这种反应堆而要承担的财务风险,也持有强烈的保留意见。

中国海外投资历来是政治考量大于经济考量,不太注重经济成本核算,但西方国家不同,这种投资失败的后果要严重得多。因此,中国进入西方国家投资,得调整一下不计经济成本的思维惯性。否则,这些国企投资的失败,最终受损者还是中国的纳税人。

最应该列入中国政府的“国家考虑清单”之上的是国家信誉问题。一个国家、一家企业、一个人要想建立信誉,一般需要积十数年之功,但其崩坏却往往在一瞬间,比如近年丰田、大众汽车公司的遭遇。英国延迟欣克利角核电项目,首要原因就是不信任,国家信誉正好是中国的短板,在未能有良好信誉之前,中国在那些涉及国家安全的项目上,最好不要浪费精力,以免产生更多的“麻烦项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