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无法打赢的两场“清污战争”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2013“两会”开过,按3月15日CCTV13“两会”直播节目里专家回答主持人康辉的说法,天朝“皇帝与宰相”总算被代表们“选”出来了;俞正声代表各界政治力量表态“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支持习总强调的“三个自信”;京、沪、渝、粤、新疆等重点地区武警部队与各省军政主官也已调整完毕。“君侧”已清,“天朝皇帝”可以开始施政了。

以习总书记自己的承诺为准,他要做的两件大事都与“清污”有关:一是官场清污,反腐败;二是建设“美丽中国”,中国要美丽,第一步当然是清理遍布城乡的各类环境污染。

*清官场之污,卡在了查官员房产这一关*

从其可行性来说,清理官场之污比清理环境之污似乎容易一些,在此先分析习总完成这项任务的难度与可行性。

习近平自任总书记以来,不断发布各种“反腐新训”,如“不反腐败就会亡党亡国”,“打铁还需自身硬”,“要老虎、苍蝇一齐打”,“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等等,无论便于记忆还是不便于记忆,都成为“脍制传媒”的名句了。

其实,检验习近平反腐的决心与能力,眼下就有一个最好的机会,即按房产查核贪官,以清官场之污。我的理由如下:房产档次与数量本身既是检验中国人财富的最硬指标,也是衡量官员灰色收入与违法收入的硬指标。

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印钞机”之后,通货膨胀已经不可遏制,其中房价飚升最快,以至于中国80%以上的人没有能力购房,北京、上海的房产更是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房产。因此,为了让财富保值增值,中国官员发疯似的通过各种手段搜刮房产。2010年上海市委以“绝不追究”相许,进行市管官员自报房产摸底试点,一千多位市管官员惦量申报的结果是人均十余套,最多的一位40余套,上海市纪委向市委报告时称“大大超出估计”。2012年11月以来,“房姐、房叔、房爷、房祖宗”组成的“房氏家族”相继曝光,拥有十数套、几十套房与十几栋楼的官员比比皆是。

时下的中国,在二、三线城市买一套两居室房子都需要百万元以上,北京、上海这两座大都市更是高达数百万。这样高昂的房价,中国官员不管什么级别,几乎都不可能依靠工资收入购买商品房,更不用说拥有十几套甚至几十套豪宅。毫无疑问,这些房子就是其主人的腐败铁证。据官方消息,早在六、七年以前,中国住房与建设部就着手建立40个城市个人住房信息系统,目前信息录入工作已经完成。理论上,习开展官场清污很好办,只要按房查究,一定能抓出一大批贪官污吏。

然而,正是在查纠官员房产腐败一事上,中国政府现了原形,从2013年2月份以来,一些地方政府加紧出台了房屋信息查询规范,禁止查询房地产信息,最先颁布这类规定的是福建漳州与江苏盐城,此后各地相继效尤。这充分说明中国的腐败源自制度:垄断一切资源的政治制度为官员提供了大量的寻租机会,官员层级之间的政治保护关系网又充分保障了官员腐败而不被追究。

在此我假定习近平的反腐完全是真心实意,他本人核心家庭成员(夫人及女儿)绝对清廉,但他如果真要清污,这场战斗既要面对数千万公务员队伍,还要面对习本人坚持绝不改变的政治制度,结果正如中纪委反腐专家李永忠所言:“不反腐败要亡党亡国,腐败反不好也要亡党亡国。”(李出此言的目的是要建立有条件的特赦)

因以上原因,我每次读到习总新的反腐训言时,眼前就出现一幅场景:在聚光灯映照的北京舞台上,习总宛如堂吉诃德,身披铠甲,横枪跃马,正在勇敢地与无数旋转的风车作战,其中一架巨大的风车就是他坚持“不走西方邪路”的政治理念。

*环境清污,难在污染源头太多*

“美丽中国”这四个字,被称为“十八大执政新理念”,并具体阐释为“还蓝天白云碧水于中国”,上至空气,下至土壤、河流,以及堆放在中国各大中城市郊区的垃圾山,都属于要清理范围。因此可以说,环境清污是一场面对全体中国人的战斗,它包含两个层面,一是控制污染增量,让污染企业停止排放新的污染物,国民开始过节能环保、讲究卫生的新生活;二是清理污染存量。这两点意味着环境清污要面对星罗棋布、无处不在的“敌人”:从中国的支柱产业与纳税大户——石化重工业,到各地的冶炼、化工厂及庇护它们的各级官员;从任意处置各种污染垃圾的厂商、乱弃建筑垃圾的房地产开发商,到随意乱抛死猪的养殖户,甚至包括卫生习惯不好、随意遗污的不少民众在内。因此,这场建设“美丽中国”的环境清污“战争”,其难度绝对不会比前者更小,从其社会动员力来说,可能还比官场清污更弱。

何故?一是环境污染本来就与政府有关。在企业投产前的环境评估与投产后的环保监测方面,各地政府出于地方税收考虑,让环保部门有意放纵或者不作为。因此,治污必须先治官。二是民意所向也是治污必须先治官。我近日在推特与微博上与网友有不少关于环境污染治理的讨论,对于农户在农作物上乱施放农药与催生化学制剂,以及养殖户给牲畜喂各种刺激生长的抗 生素、随意处置猪尸等,有少数“底层情结”的人认为,这是底层出于“自保”的行为,可以理解;还有人认为,我去国日久,大惊小怪,其实中国人一直是这样过的。他们坚持认为,只要官吏清廉,民众也不好意思做坏事了。

由此可见,政治清污成了环境清污的前提。原因如下,第一,如果政治清污走过场,新的污染存量还会继续产生,一不小心,中国人就会步全国数百个癌症村民的后尘。于是,对于看不到明天在哪里的中国人来说,环保意识、环保羞耻感等似乎就无关紧要了。第二,中国的政治思维习惯性地认为,官员无论是思想还是品质,均是民的表率。当到一定级别的官员,就开始行教化民众之责(比如薄熙来就是典型);最高领导人的思想更是全国人民必须学习的经典。基于以上两点,民众要求官员带头做出表率,不能说没有道理。毕竟,在一个视法律、道德如无物的国度里,高度自律,出于污泥而不染的人,实在太少了。

十年任期内,习近平既要坚持“制度自信”,又要动员全体官民打完这两场“清污战争”,不具备上帝那种全知全能是无法做到的。我比较现实,只有两点心愿:一是希望他先从清理官员房产入手查明官员的灰色收入并酌情清理(比如四套、五套以上才算灰色收入并追究);二是先将各城市郊区的垃圾山清理完,并开始节制污染存量,宁愿承受经济放慢的后果也不要这种毒害生命的GDP。这两点只是这两场“清污战争”的起步工作,如果连起步都无法开跑,其余的不问可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