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以毛式铁腕捍卫权贵资本主义 - 习近平的执政蓝图(1)


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习近平执政已逾半年,给出的执政蓝图已经非常清晰:他以做“红色政权守护者”为自己的政治使命。面对事实,再顽强的造梦者也难以继续讴歌习近平将从事所谓“政治民主化改革大业”。

*9号文件展示习近平政治蓝图*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在网上流传,因其文件编号为(中办发【2013】9号),简称为“9号文件”。据传,该文件已下发至县团级,重庆、吉林等省市已有学习9号文件的相关报导。这一通报指出:宣扬“普世价值”的核心目的是排除党的领导,逼党让步;“公民社会”主张的要害是,在基层党组织之外建立新的政治势力;“新自由主义”理念反对国家进行宏观调控;提倡“西方新闻观念”,是反对党一贯坚持的“喉舌论”,要摆脱党对媒体的领导,搞苏联当年改革时推行的“公开化”,用搞乱舆论来搞乱党、搞乱社会;“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针对党领导下的历史问题,否认人们已经普遍接受的事实,其突出表现是极力贬损和攻击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目的是削弱甚至推翻党的领导的合法性;歪曲改革开放的种种说法则认为,改革中出现了官僚资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认为中国改革不彻底,只有进行政治改革才能完善经济改革,等等。

网上轰传一时并经几位知识分子证实的“七不讲”,实际上就是上述“9号文件”精神的浓缩。中央要求高校教师在课堂上“七个不能讲”,其中包括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围绕“9号文件”精神,《光明日报》发表“‘两个不能否定’的重大政治意义”,该文除了强调习近平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之外,还特别强调习另一说法,“如果当时否定了毛泽东,我们的党还站得住吗?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准备以各种形式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至此,习近平的执政蓝图已清晰显现,只待按步就班实施落实了。这张执政蓝图表明,习尊毛、邓已成定局。习以毛为宗师,学的是毛将权威定于一尊的强权统治;他师法邓小平,则是继承邓小平的“国家机会主义”精神,保存并发扬邓时代的“改革硕果”,即官僚资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以及国家对经济的宏观调控(实际上主要是中共对国家资源的掌控能力)。

很明显,面对国内民众对权贵资本主义的高度不满甚至仇恨,习近平并不打算采取措施化解;相反,他正准备以毛式铁腕统治,来保护邓江胡以来形成的利益分配格局。这就是习近平政治蓝图的主调。

*习近平重建毛式铁腕愚民统治有无可能?*

我从来就不怀疑习近平想做“红色政权守护者”的决心,只是对其运势与能力颇有怀疑。

先说其运势,即习近平是否能够重建毛时代闭关锁国条件下的愚民政治。

毛统治最大的特色就是依靠“枪杆子”与“笔杆子”,形成“三个垄断”,即垄断权力、垄断资源、垄断真理”(邓以后变成“垄断舆论”)。但毛统治时期,“枪杆子”的作用主要在于威慑,不象胡温统治时期那样经常刀枪出鞘,形成警民对峙之局。毛之所以能够对内不轻启兵戈,前提是严密控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思想,让国人自觉服从。毛之所以能够建成这种铁腕愚民统治,在中共党内,是挟其建政之功以及党内等级制的利益分享;在全国,则是依靠当时那种闭关锁国的封闭式社会环境。仅以信息传播而言,毛时代全国主要是“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加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这些喉舌的主要功能是“传达毛主席与党中央的声音”,干部们的信息来源多一些,按级别可阅读参考消息、各种内参或内部读物。胆大的民众收听美国之音、莫斯科的和平与进步广播电台,以及台湾及香港电台,都被定为“偷听敌台”,一旦查获便处以三年乃至更重的刑期。即使是青年人自发组织的马列学习小组,也属于“犯罪“,我的熟人当中就有人因此被以”反革命罪“判十年重刑者。

可以说,严密的政治社会控制、严格的信息封锁,再加上政治高压和民智未开,造就了毛愚民统治成功的条件。

习近平今天虽然成为中共掌门人,却并不具备毛泽东实施铁腕统治的诸项条件。首先,闭关锁国的封闭社会环境不复存在。对外开放政策与信息封锁及思想控制之间高度不兼容。当年邓小平只想品尝经济对外开放的成果,曾试图把西方的文化价值拒之门外,但无论是“清除精神污染”还是“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最后都功亏一篑。江胡两朝,尽管中共一直竭尽全力控管媒体,但世界已进入互联网时代,技术时时更新的互联网实难驾驭。甚至在传统媒体中,中共也难以维持将党的声音定于一尊的格局。尽管在互联网时代出现了“知性裂沟”,即国人对世界的认知因其消息来源的不同而差别甚大,是否上网、是否能翻墙,决定了人们掌握信息的深度与广度。但各种信息如洪水一般四处渗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共再也不可能维持全国人民只信奉主流思想、党内外一种声音的愚民统治。

毛泽东到了晚年,其实已知道腹诽者绝非少数,他那神的地位早已如流沙之塔。他死后不足一个月,便发生了针对其妻子江青等“四人帮”的高层政变,毛的不可一世的地位从此崩塌。习近平接受掌大位之时,毛时代建立的红色信仰早已荡然无存,中共党内全靠利益分赃来维系统治,统治者与老百姓之间的“面包契约”的涵盖范围则越来越小。刚性“维稳”体系的出现,说明中共统驭国民早已不依靠百姓的信从,只能依靠暴力压服。

习的地位由其党政军三项最高领导职位赋予,并非源自其功绩或能力。早在他接班前夕,就有外媒记者提出疑问说,习近平除了在地方逐级上升的履历之外,其政绩记录主要是跑遍下属各县市,并无其它治绩可言,如此何以服众?《中国新闻周刊》曾发表一篇 “乾隆为何把皇位传给资质平庸的嘉庆?”,文中谈到,嘉庆帝“品格端方、为政勤勉”,但“在治理国家方面毫无建树,身上最明显的标记就是乏术和平庸。”这篇发表于2012年7月13日的旧文,在微博上被翻炒,不少人干脆说,此文影射的就是当今皇上。

人类历史上,独裁者依靠暴力与谎言统治,结局都不美妙,齐奥塞斯库与卡扎菲是其中下场最悲惨者。习近平想用毛式铁腕愚民统治维护邓江胡三代形成的权贵资本主义,恐怕只是一厢情愿。他崇拜毛泽东,却无毛的威望与时代条件;他仰慕普京,但缺乏普京赖以扩张权势的自然资源基础(加上国际能源价格上升之机会)。在此背景下,习近平只能依靠暴力与谎言来维护中共的权力,在各种社会冲突日益激烈的今日中国,他这一“政治宏图”究竟能有多少成功机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