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 中国“执政党瘦身”讨论错在哪里?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

最近,中国《人民论坛》推出系列文章,讨论“执政党瘦身”,这是个很值得玩味的话题。

*执政党为何要“瘦身”?*

众多文章中,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王金柱写的“执政党科学瘦身难题待解”是篇代表作。为了论证方便,先摘要介绍其主要观点:

一、中共应该完成从革命到执政党的转变,即从革命年代追求党员的数量增长转变为讲求质量提高。因为政党的力量主要在质量,“粗放式的发展反倒会使党内鱼龙混杂,丧失战斗力和先进性。”

二、 现阶段许多人入党是为了资源与权力去的。中共掌握政权后,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着权力和资源,形成强大的吸引力,“人们可以说是趋之若鹜,如果敞开门让人进 来,现在八千多万党员,一年发展到一个亿也不难,几年内把大多数十八岁以上的公民都发展成党员,也完全能够办得到。但是,我们没法判断这些党员能不能靠得 住,没法分辨多少人是纯粹奔着权力和资源而来的。必然会有不少人动机不纯,在党内只是一味谋求个人升官发财”。

由上述两个特点,派生出了“执政党瘦身”这一说法。

我认为,只要是共产党垄断政权的国家,都有同样的问题。其实,将中共称做“执政党”是从权之说。首先,“执政党”本是相对于“在野党”而言,中共从1949年以后,就形成对政权、资源、舆论的三垄断格局,此后中国不再存在任何真正的在野党,也从不允许有人谈论中共下野之可能。就算是有人对中共的重大错误甚至国家之罪 (比如“三年大饥荒”)稍作批评,都会遭到所谓“挑战执政党的权威”、“妄图颠覆政府”的沉重打击。其次,现代国家的执政党,其党库与国库一般是分开的。民主国家尤其严格,政府拥有的公产绝不可能成为某党的私产。而中共则堂而皇之地将国库当党库来用,实行的是以国民税收供养党的制度。这种集天下之财货子女奉一党的制度,并非代民执政,而是以党据国。

*中共内生的双重危机*

必须承认,王金柱的这篇文章指出了中共内生双重危机,确属中共党员对其党组织非常负责任的建言。

王金柱实际上挑明了党员人数的增加与资源权力有限的根本矛盾,这是第一重危机。人是趋利的,今天的中国人更是以追逐金钱为人生最高目标;而在今日中国, 唯有入党才能当官,当官就有“黄金屋”,当官就有“颜如玉”,不少中国人正是为了这一目标而热烈拥抱中共。中共党政官员职务有高低,但能够点石成金的事权,却并非按官职高低、而是按各自支配资源的类型来划分的。因此,中国的腐败形态不是按行政等级制分配的金字塔结构,呈不规则矩型。中央部长级的官员如果在清水衙门供职,无论其实际拥有的财富还是可能享受的声色犬马,甚至比不上一个掌实权的科级县官,甚至也不如一个能够卖地自肥的村官(中国贪污上亿元的村官已有好几位)。这种不受等级限制的疯狂腐败,只会使有限的权力与资源永远陷入短缺状态,因此,对于追逐资源的党员来说, 永远是狼多肉少;如果不能不断制造新的贪腐机会,有限的资源不可能满足不断增长的党员的需要。

第二重危机是中共作为自利型政治集团与民众求生存之间的矛盾。我所说的“集天下财货子女奉一党”,是从明代大思想家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原君》篇里对君主 专制的批判脱化而来。黄宗羲指出:为人君者都是些极端的自私自利者。他们把天下看作其私产,可以传之子孙,受享无穷。于是,为了夺得这份产业,不惜“屠毒 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当他们登上皇帝宝座之后,又“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只要面对中共的真实历史,再观看现 状,将“皇帝”改成“中国共产党”,就对中共本质了然于心。且不说当初中共为夺取天下牺牲了几千万自家人,就以国共为政权而打的三年内战为例,在这三年战 争中死去的无辜百姓之数量令人触目惊心,仅以1948年长春围城之战为例,五个月围城之战,50万百姓仅剩下17万人,长春成了一座白骨之城。以现实为例,中共党员(官员)多是名利之徒,在追求政绩之时都夹带着谋求私利,因此中国的GDP增长不是带血(死伤人命的挖矿),就是带毒(污染殆害国人),地方政府为征地草菅人命,腐败官员动辄养数十情妇,近几年越来越多地将魔爪伸向幼女,这与君主制下的暴君统治没有差别,或者更甚。

*“瘦身”无法解决中共面临的危机*

在王金柱等人看来,如果能够改善党员质量,至少可以降低目前腐败官员为害程度。但其实无论从党的立场来看,还是从政党与国家的关系考虑,“执政党瘦身”之说都有严重问题。

从党的立场来看,作者们忽视了三点:一、江泽民当初提出“三个代表”理论、胡锦涛时期提出“新社会阶层有序参与政治论”,都是因为深知一党独占全部资源会 导致其社会基础狭窄化,因此要吸收民营企业家及社会各阶层入党,进入各级人大、政协,让这些“新社会阶层”多少沾点光,形成对中共的向心力。应该说,江胡 时期这方面的努力确实有效地吸附了不少人。而“执政党瘦身论”正好与江胡时期的努力方向相反,会削弱中共的统治基础。二、这些建言者完全无视中共近30年 来逐渐堕变为自利型政治集团这一事实,假设这个党的成员还具有党章中宣称的理想及人格,这是对基本事实缺乏认知的判定。三,从中共历史看,“整 党”需要对内使用思想暴力与政治暴力,以及最高领袖的权威方能成功,这两点中共现在都缺乏。此时中共真要“瘦身”,会引发党内严重不安,大多数中共党员一 定会认为,上层不过是以清除腐败为名,减少参与政治分肥的人数。四、中共政府财政减负,事实上应该针对日益臃肿的政府机构与庞大的公务员队伍,还有依靠财政供养的各民主党派、事业机关。因为党员只是做公务员的必要条件,如果限制公务员及党务官员的人数,入了党也不能直接参与国家资源的瓜分。

从各种亟待解决的社会矛盾来看,“执政党瘦身”意在减缓中共自身内部争夺资源的矛盾,并不能解决中共过度挤占资源导致平民失去生存依托的矛盾。

按照现代政治理论,国家、政党与政府是三个内涵完全不同的概念。在实行现代政党制度的国家,都是通过民选,两党或者多党轮流执政。更兼这些国家是财产私有制,国家能够支配的资源有限,由某执政党主导的政府只能按照法律规定支配这些资源,而不能长久拥有这些资源。只有中共及其同类如朝鲜劳动党,不仅能够支配一切社会资源,而且还可以长期执政并且传位给第二代、第三代,第N代,……如同旧式王朝。

综上所述,“执政党瘦身”一文的基点就大错特错,因为中国并非中共一党私产,国家资源并不属于中共,中共多少年来都称国家是“全民所有”。解决之道应该是还政于民,并将“全民所有”落到实处,阻断政治利益集团掠民自利之途。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