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温家宝为何要做“善终考”功夫?(2)


2012年3月14日,温家宝在北京举行的人大记者会上说:在我担任总理期间,确实谣诼不断......我将坚持“人言不足恤”的勇气,义无反顾地继续奋斗。(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2012年3月14日,温家宝在北京举行的人大记者会上说:在我担任总理期间,确实谣诼不断......我将坚持“人言不足恤”的勇气,义无反顾地继续奋斗。(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温相谈政改的时间表*

中国高层家族的财富故事广为流传,大老虎当然不只有温相家族。何以只有他家的财富故事以相当完整的文本流露于外?《纽约时报》其报道内容正好与2004年6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的文章遥相呼应。对温家系列报道有专门的资料解说,是谁这么早就惦记温相夫人及其公子?

对此有两种解释,一是说温相倡言改革得罪了“左派”,因此挟嫌报复。温相的私交吴康民、网上广为流传的《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均持这种看法。二是说因薄熙来的“钱袋子”徐明想涉足平安保险,因此温薄结怨。这两种说法的共同点都指向薄熙来,证据是温相倒薄最坚决,甚至上升到“路线斗争”高度。

第一种说法有点牵强,以下是我对公开资料的梳理。

薄熙来督渝“唱红”,起始时间是2008年5月。在此之前,薄从未表现过对毛左路线的兴趣,因此不可能在2004年因政治主张有隙而指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邱伟发表那篇文章,为温相种下祸根。

事实是,2010年以前,温相走的是“亲民”的民生路线,比如在2005年推出废除农业税的德政;多次在灾难中赴第一线指挥救灾、慰问灾民;力抓三鹿毒奶粉事件,等等。这段期间温相有关政治的谈话只有2007年2月27日发布《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其中看不出任何与中共中央政治路线脱轨的迹象。

2010年是温家宝公开的政治态度发生变化的节点。2010年1-3月,温云松涉足私募基金行业的事情,被路透社、英国《金融时报》先后曝光。2010年4月18日,人民网发布《温家宝撰文追忆胡耀邦:言传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此文发布后,在海外引起极大波澜,有人历数温相与胡家的实际交情及当初弃赵之事,认为转折太大,不解其中因由。但知道这篇文章有政治内涵,则是大多数人的共识。此后,温相接连发表“政改”讲话:

2010年8月22日,温相在深圳提出政治改革,让粉丝们欣喜若狂的是那句“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也会得而复失”;9月30日,温相在国庆招待会上的讲话中表示,要“全面深化经济体制的改革,积极稳妥推动政治体制改革”之后,国内媒体也坐不住了,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以“温家宝40天6提政改”为题发表新闻。其时温相的“政改”在国际社会内引起的热闹无需再述,因为不是本文考证重点。让毛左不高兴的有关普世价值讲话,出来的时间更晚,是2011年6月27日温相在英国皇家协会发表“未来中国的走向”演说,提 到“真正的民主离不开自由。真正的自由离不开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的保障”。2011年9月14日发表“改变以党代政、权力过分集中现象尤为紧迫”,似乎是温相最后一次有实质内容地谈政改。

比较“温相家族财富浮出路线图”与“温相倡言政改”这两张时间表,孰先孰后一目了然。因此,所谓曝光温家财富故事是“毛左出于仇恨温相倡言改革而报复”之说,实在是附会之辞。

*徐明“一仆二主”的复杂角色*

富商徐明的传说很多,其中最出彩的莫过于说他是温相女婿。2002年《远东经济评论》杂志曾发表一文,说徐明是温相女婿,徐明虽然写信否认,但传闻仍持续发酵,最后由香港亲中媒体出面否认。法广2010年7月18日据港媒消息发表“温家宝女婿身份首度曝光”,其中提到,现任中国银监会统计部主任兼研究局负责人刘春航才是温相女婿。刘春航于1990年代在美国哈佛商学院攻读,与同在美国留学的温如春认识,结为伉俪。

2013年8月审薄期间,《纽约时报》于8月22日发表《商人徐明覆灭突显中国政商关系》,其中大量篇幅提到徐明与温家的复杂关系,比如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徐明跟温家宝的亲属(如儿子)合作投资了一系列私人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温任副总理期间,徐明与温夫人张蓓莉结下不错的交情。该文称,根据公司记录和对徐明前商业伙伴的采访,徐张二位在北京平安保险大厦的同一楼层工作。2000年,徐明协助一些公司一起创办了生命人寿保险公司,这些公司部分由温相姐夫和母亲拥有。后来,生命人寿聘请温云松的公司作为其信息技术供应商。该文还明确提到,“有段时间,徐明甚至在跟温家宝的女儿温如春约会。”

根据现有的资料,徐明与薄家的关系主要是通过薄熙来拿到项目,并回馈薄妻儿以金钱及各种服务。与温家的关系则复杂得多。这种“一仆二主”的关系,对仆人来说没有坏处,但于主人来说却是大忌,因为仆人如果没形成对主人的专属关系,掌握的内情多了,难保哪个环节漏风。有篇《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一个亲历者的回忆》讲了一件事情,《21世纪经济报道》2004年6月那篇报道的信息提供者,就是徐明那复杂的人事网上的一环。徐明参股成立的上海生命人寿,请了一个原平安保险的经理任董事长。这个人是和马明哲一起创立平安保险的元老之一,离开马明哲后,就把平安公司的一些内幕捅给了《21世纪经济报道》,这是温家的“平安股”变得“不平安”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温家命运由哪个群体的民意决定?*

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算是找到了祸源,但2010年1-3月路透社与英国《金融时报》有关温云松吸金的消息来源却一直处于神秘状态。2012年中国权斗方酣,外媒报道中国高官家庭财富进入狂热状态,彭博社有关习皇姐家的信息来源已查清是公安部副部长李东升提供,但《纽约时报》有关温家的消息来源至今也是不宣之秘。2012年10月26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发布之后,该报记者还能继续采访,并写成11月27日《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那篇重头文章,实在超出常情。据我的经验及其他人的经验,这种涉外采访,身后都有尾巴跟踪,制造障碍让记者采访受阻,对中国的国安来说,易如反掌。记者能够顺利采访后续报道,只能说中国当局对温未施加政治保护。

徐明如今在押,罪名至今还未定谳,但该吐的也早就吐了。今后,温家命运其实系于习近平的一念之间。但决定这“一念”的,还有一个特殊的京城政治圈的“民意”。

2010年4月15日,英国《金融时报》在“新生代‘太子党’”等文中,非常清楚地指出新老太子党的矛盾: “太子党”一词原本是特指中共革命高级领导人的子女——他们的父辈要么是与毛泽东一起参加过传说中的长征,要么是1949年革命胜利时核心领导班子的成员。近几代“技术派”领导人(江胡两代)的后代是新太子党,他们垄断了点石成金的中国私募股权行业,只管“将金条装满自己的口袋,而不管这会给党或领导层的形象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出身于革命世家的老太子党们十分真切地觉得,这个国家是属于他们的”,“一旦阉人得势,离政权灭亡也就不远了。”记者明确指出,上述信息是京城圈内的消息人士提供。2013年习仲勋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中,许多革命世家的红二代们受邀出席,包括早就被毛清除的高岗遗孀及其儿子,都被习当作“自家人”,但新太子党成员却没有人受邀出席,这等于宣示了新太子党与老太子党不是一家人。

《南方人物周刊》11月6日发表“陈小鲁红二代光谱”,被采访的有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马文瑞之女马晓力,“新太子党”在马晓力口中已经成了“官二代”: “我们和官二代不一样,一定要划清界限!” “我们也非常痛恨腐败,非常痛恨飞扬跋扈的官二代”,“不能让这些人把党给糟蹋了”……

温相与李相虽然都曾贵为总理,但二人与这个圈的关系完全不同。面临困境,温相的陈情甚至已无法上达天听,只能采取这种公开“明志”的方式。结果如何,只能听天由命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