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联通背后身影 - 政商学三栖的江绵恒


江绵恒 (2001年5月 资料照片)

江绵恒 (2001年5月 资料照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月5日,中纪委公布了涉及多家单位的“巡视清单”,其中,“国企利益输送、选人用人问题等较为集中”。在公布的国际广播电台、中国船舶、中国联通、华电集团、东风汽车、神华集团等6家当中,海内外媒体关注点集中于中国联通的“权钱、权色交易”上。其原因是,这家公司背后有贵公子江绵恒的身影。

利益网的中心: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

2014年12月相继被调查的两位联通高管张智江与宗新华,多被海外媒体说成是江公子爱将,理由是中国联通2008年与江绵恒创立的网通合并,江是联通背后的实际掌控者。

联通合并的线索纷繁,其中的主力大网通是在2001年的南北电信分拆中由多家单位重组而成,与江公子有关的是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创办的老网通。在2001年南北电信分拆之后,退出的是江公子在网通的合作者田溯宁(田因此成为“官商合作失败的案例”),没听说江公子将旗下产业拱手奉让。据江公子热爱做企业家的诸多事实推断,他应该没有为他人做嫁衣裳的那份谦虚,因此,张智江与宗新华两位联通重臣被说成江公子爱将,有几分道理。据财新文章称,目前联通的事情还刚开始揭锅,中央巡视组巡视虽已结束,但各类举报仍然不断飞向中国联通高层、纪委甚至媒体,将来拔出多少萝卜带出多少泥来,还在未定之天。

由于江公子低调内敛,百度百科上江绵恒的简历非常简单,传说中的商界巨头身份浓缩在不到50个字里:“并担任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单位的董事会成员”,既未说明这些董事会成员的起始时间,也未说明是否同时担任。问题是,堂堂中共总书记的大公子,真就是一介普通的董事会成员么?

经查核各种资料,江公子与上海联和的关系如下:

北青网2015年1月19日发表《江绵恒的人生角色》,文中提到,1994年9月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创办,江绵恒是法人代表(经查,江是法人代表兼董事长,首任总经理为杨雄,现任上海市长)。资料显示,上海联和投资是由上海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国有独资有限公司,隶属于上海市国资委。该公司投资领域涵盖科技、电信、航空等诸多方面,比如电信软件领域的中国网通、微软MSN;交通航空等领域的上海汽车、上海航空、上海机场;金融领域的上海银行;文化领域的凤凰卫视及美国梦工场与中国上海合资建立的东方梦工厂等等。这些产业的背后都有上海联和投资的身影。这篇文章还配有一张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度报告的扫描件,江绵恒的身份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通例法人代表担任董事长)。

新太子党进入资本市场的开路先锋

在“红二代”这一称呼兴起之前,中国高层的子弟被海外媒体与京城耳语称为“太子党”。其中参与中共建政的高干子弟被归入“老太子党”;第三、四代领导人的子弟被称为“新太子党”。这两类太子党的致富方式不同,后者更偏重于金融领域。

英国《金融时报》2010年3月29日在《生而为钱的中国太子党们》(Financial Times: China: To the money born)有这样一段描述:“江绵恒20世纪90年代早期返回上海,他受到了外国投资者的追捧,他们认定他是这个国家最有价值的合资伙伴。现在,他控制了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这是一个运营上非常类似于私募公司的政府投资公司。”算起来,温云松的新天域、刘乐飞(刘云山儿子)的国开金融等从事私募股权基金业务的公司,比江绵恒的上海联和整整晚了十多年。可以说,在资本市场上,江绵恒当之无愧地成为新太子党的开路者。

上文并未忘记江公子的“开路者”作用。文章说。江绵恒和朱云来“作为‘第三代’技术官僚领袖的孩子,他们为当今太子党的兴起铺平了道路。一位和很多太子党打过交道的人士评价,‘这两位确实给了大家这样一种印象:红色家庭治理国家为的是自己的利益。他们的行为给年轻的一代太子党开了绿灯,刺激他们将金条装满自己的口袋,而不管这会给党或领导层的形象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这些私募基金会投向什么地方?一般情况下,这都是商业秘密。但最近一条新闻可以让外界看到这种投资有与地位相等之人“联姻“之作用,《安邦大冒险》(财新2015年2月2日)谈到,上汽集团与中石化是邓府孙驸马吴小晖的安邦公司的发起股东,初期均占股20%,并列第一大股东。此后,中石化由于陈同海出事,逐渐淡出,随着安邦不断增资扩股,上汽、中石化集团股份逐渐被稀释,至2011年增资后,上汽占比已下降到6.317%,中石化则下降到2.817%。

金盾工程核心人物,中国局域网的创始者

目前,中国人对中共用尽全力将中国互联网打造成局域网很感愤怒,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将中国互联网打造成局域网的创意由谁最先提出并付诸实施。早在2001年,中国国内还不太了解金盾工程是什么性质、参与公司纷纷将参与此项工程引以为荣之时,美国研究者Greg Walton在其研究报告《中国的金盾工程》(China's Golden Shield)中谈到,尽管中国为加入WTO摆出一幅对外开放的姿态,“但是部份官员仍然紧紧抓住仅限中国通的信息网络梦想,誓要将那有危险引诱的世界互联网封锁。江泽民的儿子,科技界名人、中国科学院副总裁江绵衡博士在上海的一个会议中表示:‘中国必须建设一个与国际互联网分离的国家网络’。”

这一耗资巨大的金盾工程中,江绵恒与其密友田溯宁创立的中国网通成为中国刚兴建的网络监控工程——金盾工程的核心成员,江绵恒是整个工程的领导人物。 前面提过,中国网通因为有江绵恒做后台,在2001中国电信南北分拆大洗牌中,网通竟能将中国电信在北方的半壁江山通通收入囊中,演出了一出“小蛇吞大象”的中国资本市场神话,让业内人士惊叹不已。

由于江公子的低调与神秘,他做了很多很多大事,外界只知晓一二。《江绵恒的人生角色》提到,1999年7月中科院批准启动“上海高技术研究发展基地”知识创新工程试点,该基地由当时江绵恒任所长的上海冶金研究所等组成,被誉为中国高新技术研究的“国家队”,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对这一创新工作提出了“基础性、战略性、前瞻性”的要求,上海冶金所由此调整主攻方向,以通信与信息、微系统、微电子作为目标,江家父子一起联手绘制将中国互联网变为局域网的蓝图。

在列举江绵恒的“科研成果”时千万不要忘记,人们深恶痛绝的网络监控的起步与壮大,这块“军功章”有江家父子的一半。江绵恒被《华尔街日报》称为“电信市场的革命者”,该文作者没想到的是,这“电信市场的革命”的主要内容之一是监控技术的大发展,其结果是将中国带入《1984》里那种“老大哥在看着你”的情境。

三栖的成功故事何时进入结尾?

江公子绵恒的信息,国外媒体有如汪洋,其中真假难以辨识。本篇文章取材基本来自不敢就国家领导人信息乱说乱动的大陆媒体,以及信誉可靠的英文媒体,描绘的只是这位政界、商界、科技界同时三栖的贵公子几幅人生剪影——请读者务必注意“同时三栖”这一词,目前,就公开资料而言,能够同时三栖并享受官员、企业家与科学家之荣耀与实惠的,除江绵恒之外尚无其他贵胄子弟。目前风头正健的李小鹏只能弃商从政,在“鱼与熊掌”当中择一而食,未能二者通吃。

按照中国反腐的传言先导模式的六步曲,“亲信及家人出事”算第二阶段;元旦假期江泽民一家三代人在海南东山岭旅游的消息发布之后又全部删除,进入第三阶段“公开露面或发文辟谣”;江公子提前一年零四个月从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任上退休,北青网1月19日那篇《江绵恒的人生角色》算进入第四阶段“大陆媒体影射”。至于是否还会有“官方公布”、“媒体扒皮”,非我等外部人所能预知。

江绵恒等太子党的幸运,来自于中共政治体制产生的家国一体利益输送机制;他们的富贵如果没能永葆,只能怪中共结束了领导人任期终身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