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2 2017年01月22日星期日

何清涟:2016年的世界:金砖之国成土坯(2)


从左至右:巴西总统罗塞夫,印度总理莫迪,俄罗斯总统普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南非总统祖马在俄罗斯城市乌法举行的金砖五国峰会上合影。 (2015年7月9日)

从左至右:巴西总统罗塞夫,印度总理莫迪,俄罗斯总统普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南非总统祖马在俄罗斯城市乌法举行的金砖五国峰会上合影。 (2015年7月9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6年,曾被国际投行界寄以重望的“金砖五国”(BRICS,又被称为“新兴经济体”)均陷入了经济下滑的困境,而且不幸的形式与原因各不相同。

一、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

自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欧美对俄罗斯制裁逐渐加剧,结果导致俄罗斯经济一路下滑,再加上国际能源供求格局的变化,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俄罗斯人口袋里的钱也越来越少了。俄储蓄银行首席分析师米哈伊尔·马托夫尼科夫的研究报告显示,俄罗斯的劳动力成本已经比中国人更低,全俄的平均工资为每月433美元,少于塞尔维亚、罗马尼亚、波兰和中国。俄罗斯人收入下降的原因,有卢布对美元汇率暴跌之因素,也有其他原因,比如国际能源价格下跌。而油价下跌的一个因素是,IS盗取了叙利亚的石油,用1/3的价格出售。

西方一致认为,普京的日子不长了。不过,2016年12月美联社和芝加哥大学“全国民意调查中心公共事务研究站”的民调显示,80%的俄罗斯民众依然支持普京,认为本国经济下滑不是普京的错,这位领袖有能力提振经济。

二、巴西经济萧条“有如经历了战争”

拉美诸国一直都是左派联盟,经济发展滞后。1998年乌戈·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之后,“粉红浪潮”在拉美诸国兴起,与古巴卡斯特罗的“血色共产主义”相比,“粉红浪潮”是比较柔性及温和的社会主义版本。巴西自从2002年卢拉·达席尔瓦代表左派第四次参选总统并成功当选后,开始推行温和的社会经济改革路线,除继承社会民主党政府部分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之外,还利用扩大政府开支来促进经济的增长并增加社会褔利,2009年申奥成功时,巴西经济形势不错,一度被视为取代中国的国际资本投资热土,2010年经济增长率曾高达7.5%。

迪尔玛·罗塞夫2010年接任总统后,通过货币和信贷急剧扩张刺激经济,在短期内保持了经济增长,但政策的负面效果很快显现:利率与人均储蓄不断下降,贷款总额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政府开支不断增长。对此情况,有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家依据经济周期理论,对罗塞夫的经济政策持强烈批评态度,认为中央计划和政府干预与市场自由格格不入,必将导致危机。2015年,巴西GDP出现六年来的首次负增长,比2014年减少3.8%,总统罗塞夫和工党坚持这次危机由“国际危机”导致,不肯做出改变。2016年4月17日,巴西众议院投票表决,通过了对总统罗塞夫的弹劾案,理由是罗塞夫使用非法的国家贷款来掩盖联邦预算的赤字。到了8月,这位巴西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终被免职。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教授Roberto Rigobon说,尽管巴西目前并没有出现内战,但其经济状况却如同一个经历了内战的国家:“内战的国家经济都会出现一种情况:通货膨胀无限上涨,国家经济停滞。就经济层面而言,罗塞夫政府的执政是毁灭性的灾难。”

对这次危机的根源,巴西至今并未达成共识,部分人认为,是罗塞夫政府的政策让巴西处于现在的境地,根源应该上溯至达席尔瓦政府;另一些人则认为,是铁矿石及原油等能源价格低迷、中国对巴西出口产品的需求下降、美元升值等原因,导致经济下滑,造成巴西现在的困境。这种观点影响到政治层面,巴西民众当中不少人不满议会弹劾罗塞夫前总统,成千上万民众参加反对新总统特梅尔政府的大规模抗议,要求重新进行大选。

2016年巴西经济社会均处于动荡之中,无论是对危机的产生原因还是对未来的解决之道,政府与民间缺乏共识,这种状况将持续到2017年。

三、印度的“经济革命”:废钞、没收黄金与部分房产

印度与中国是同处亚洲的两个人口大国,多年来西方国家围绕着“龙象之争”究竟谁占优势费了不少唇舌。2016年11月,印度财政部高官杰扬特·辛哈充满信心地宣告:印度已经准备好从中国手中“接过全球增长的接力棒”,“将在增长和发展方面把中国甩在身后”。2016年8月,IMF对印度经济做出预测,当年印度经济的增速为7.5%。这个数字超越了中国的经济增速6.7%。

就在印度与外界对其经济前景一致看好时,印度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11月8日宣布旨在打击印度的贪污和地下经济的“废钞令”惹了大麻烦。原因是:1、被宣布废除的500和1000卢比面值的钞票占这个亚洲第三大经济体流动性的80%以上;2、印度经济总规模2万亿美元,零售业占到其中的56%;3、由于新版大面值钞票难以获得,只有小面值钞票流通,产生了消费停滞的现象。加之换到新版2000卢比大额纸钞的人,又因为囤积心理和找零短缺,无法顺利使用。因此,整个印度经济发生了流动性危机。印度界线资本预计,2016/17财年印度GDP增长率或因此下降4.1个百分点。不少家中藏有大量现钞的富人为了不让财富化为乌有,用10-15%的费用让穷人使用自己的换钞额为他们兑换新钞。来不及换钞的富人将废钞一袋袋地倒往河流。

不但如此,在 废除86%的流通货币后,莫迪政府考虑没收黄金来补充国库。新规定是已婚妇女可持有500克以内黄金、未婚女性持有250克以内的黄金以及男性持有100克以内的黄金,不得没收。对超过允许持有上限的黄金珠宝,执行搜查的官员可以自行判断是否应该充公。

但印度的麻烦并未到此结束。英国《金融时报》最近在一篇文章中猜想,莫迪下一个目标可能是使用非法财富购买并且未登记在真正所有者名下的房地产。该文还提到,莫迪正在认真考虑“不寻常的改革措施”,包括可能取消所得税,并用银行交易税来替代。

印度经济学家德雷兹曾表示,在一个繁荣的经济体更换货币就如同向高速行驶的汽车轮胎上“开了一枪”。这位总理不寻常的“经济改革”,让人想起2014年4月印度大选前夕,《经济学人》杂志曾发表封面文章《谁能阻止莫迪?》,该文预言,莫迪若当选总理将是印度的不幸。

四、回归非洲“传统国家”的南非

2016年2月,世界银行对南非2016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仅为0.8%;到了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南非的经济增长率下调为0.1%。世界银行认为,大宗商品价格的低迷、中国需求的减缓以及严重的干旱,都制约着南非的发展。这两个国际经济组织认为,目前南非经济环境多变,最令人担忧的因素之一就是频繁的抗议。南非是金矿和铂矿储量都非常丰富的国家,但是这些矿区,也是抗议活动最频繁的地区。之前持续时间长达五个月的超级抗议,极大地影响了南非的经济发展。

后曼德拉时代的南非政治已不是国际社会忌讳的话题。在执政的18年中,非国大领导的政府创造出了人数庞大的黑人中产阶级(主要是在公共领域而非私有领域)和一个规模较小但明显的黑人特权阶层,却没能显著缩小居住在棚屋里的下层阶级和其他社会阶层之间的鸿沟。这种不平等引发了强烈的怨恨,各种暴力抗议、罢工不断。《纽约时报》记者比尔·凯勒在《后曼德拉时代的南非》一文中谈到,在南非,“你甚至会听到有黑人无限怀念地谈及种族隔离的岁月”。

南非报纸的头条每天都在大肆报道政治丑闻,现任总统雅各布·祖马“唯一的成就就是让姆贝基看起来像是一名道德典范”,祖马耗费巨额公帑与捐献修建的豪华庄园,以及他的几位妻子与几十个儿女,政治上任用私人的方式,导致南非越来越像非洲“传统”国家。没人能够预测南非的未来,因为政治正确的关系,对南非的思考只能止步于祖马的极度奢侈与腐败。

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围绕最高效益与最低工资的世界性竞争,迫使资本不断开疆拓土,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等成了“金砖五国”。这四块“金砖”与中国不同,形式上都实现了民主化。但无庸讳言的是,这些国家的民主制度极其软弱无力,早就成了一种形式上的表演。由于缺乏廉洁高效且有监督能力的政治制度支撑,这些国家一度取得的经济成就很快就消失无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