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何清涟: “曼德拉道路”:中国可望而不可及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南非的传奇曼德拉去世,在中国引发的多重感想,左派、右派、当政者与异议者根据自身需要都找到了纪念点,这当然是因为曼德拉经历的复杂性所导致:漫长的90多年生涯中,曼德拉集反叛者(青年时期)、恐怖分子(据说90岁时才被美国从恐怖分子名单中删除)、反对种族歧视的斗士、政治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总统等各种身份于一身。这种身份的多重性,必然导致国际社会各取所需的悼念政治奇观。

*曼德拉如果遇上希特勒?*

最近20多年内,曼德拉的形象经过再塑造,在他通过离婚将其政治负资产——因绑架、财政问题等各类丑闻而备受批评的第二任妻子温妮卸掉之后,他的一生被写成了“使徒行传”。中国的政治反对者多年来刻意忽视曼德拉斗争过程中曾有过的暴力活动,夸大其和平抗争的作用,但这次也终于想明白了两点:

第一,中国不缺“曼德拉”,但中国的监狱可以摧毁所有的“曼德拉”。中国读者惊奇地发现,曼德拉在南非监狱里坐27年牢而没有受到不人道对待,而中国的“曼德拉”们却在监狱中饱受摧残。曼德拉的第二任妻子温妮在其夫入狱后,能继续高举曼德拉这面旗帜,并集结成千上万黑人反对种族歧视,多方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与支持,最后被尊为“黑人之母”。可以说,曼德拉坐在监狱里的27年,南非政治转型过程却一点也没耽误,这种情景在中国简直不可能出现。基于此,@MomoAdalois发表推文说,“如果曼德拉在中国的监狱里坐上不要说27年,就是坐上个7年8载的,仍然能够不被‘喝开水死’,不被‘躲猫猫死’,‘纸币开锁死’,恐怕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了。”

第二,中国不缺曼德拉,但没有德克勒克。1989年成为南非总统的德克勒克,因机缘巧合,与曼德拉“被历史连接在一起”,联手促成南非从种族隔离制度向民主制度转型。用德克勒克的说法,他与曼德拉是“敌对的兄弟”(frère ennemi)。如今曼德拉已经封圣,但未被封圣的德克勒克其实也同样可贵。

德克勒克之所以可贵,乃是因为他明时势,知进退。做为一位以立场保守而著称的政治家,他曾经支持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但在就任总统之后,他很快就意识到,面对国际谴责、经济制裁和文化体育活动抵制,尤其是南非国内此起彼伏的反抗,从1948年以来实行的种族隔离制度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因此,他在1990年2月表示,谈判协商的时刻到来了,反种族隔离的运动由此得以合法化,包括曼德拉在内的政治犯获释。其时,曼德拉已在监狱中渡过漫长的27年。

做这种政治抉择非常艰难。因为掌权者主动放弃权力,比争取权力者需要更大的智慧与勇气。且不说齐奥塞斯库、卡扎菲这类至死也不肯放弃权力的暴君,就是堪称一代雄杰、曾经受到埃及人民真心拥护的的穆巴拉克,都未能做到急流勇退。考虑到这一点,德克勒克的政治智慧,代表着人类政治文明的进化。

现在的中国,盼望出一位德克勒克式的政治家纯属幻想。中国“曼德拉”们遇上的虽然不是希特勒与斯大林,但却是毛泽东的传人,骨子里秉承的是“对敌人要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的斗争精神,“你死我活”更是左右其行为的斗争哲学。

以上是曼德拉的“地利”:他没有生在中国这块有数千年专制传统,又被残酷的共产文化洗劫过的土地上。

*曼德拉的天时、人和难以复制*

曼德拉道路能够成功,除了“地利”之外,还有“天时”与“人和”,即国际形势与国际环境。

先说“天时”。德克勒克上台执政的年份是1989年,其时正逢人类历史进入一个伟大的转折点。人们不应忘记,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期,毛泽东思想在非洲的影响很大,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的成员们不少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是毛著的热爱者,正行进在通过武装斗争奔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上。中美建交、毛泽东与“美帝头子”握手言欢让这些“好学生”们深感受挫。1989年以后社会主义阵营瓦解,捷克等国爆发“天鹅绒革命”,这一国际大背景对非洲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产生了重大影响,和解理念得以被非洲一些国家接受。

戈尔巴乔夫回忆曼德拉时曾说过,曼德拉曾对他说过,“如果没有苏联转型,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重建’,他们可能很难推翻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

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成了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瓦解的催化剂,但中国却没能搭上第三波民主化这班车,这样的“天时”,短期内难以再现。

再说“人和”,即国际环境,此处包括两方面因素:

一是联合国的重大作用。在南非政府正式制定剥夺大多数南非人基本权利的政策,并将统治权交给种族少数者后,联合国开始着手对付种族隔离。在早期,联合国对种族隔离的斗争主要是谴责,这种谴责对与种族主义暴政斗争的南非人民是种极大的鼓舞。到了60年代,联合国为解放运动提供了论坛,并发动了各种反对种族隔离的国际性运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还拒绝让南非政府的代表出席联合国所有会议,并且承认解放运动是南非人民的真正代表。可以说,曼德拉是联合国从1960年代初就悉心支持并培养的反种族歧视斗士,联合国在这么长时间内鼎力支持一位人权斗士,实在并不多见。

——中国人民可没有这样幸运,联合国对待中国人权问题的态度,我已经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的中国阴影”一文中有过叙述,中国政府从未因国内人权问题受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及后来的人权理事会任何谴责。不可忽视的一个事实是:不少国家的政府及工商业集团正为了经济利益竞相向中国政府弯腰,前一向中国以高票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就是一个明证。

二是国际社会对南非的经济制裁,其中,撤资运动起了关键作用。该运动兴起于60年代,80年代中期后美国介入,运动才开始形成规模效应并进入高潮。这一波撤资风潮从1985年开始,一直持续到1990年解除种族隔离后才陆续停止。这轮撤资使南非资本大量流失,导致南非货币汇率急剧下跌,进口商品价格大幅上升,通胀率高达12%-18%,南非经济陷入困境。

——目前的国际环境下,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几乎不可能。自90年代中期直至2008年,外资视中国为最重要的淘金之地,近年的撤资并非政治原因,而是因为中国的土地、物流、生产要素及人力成本上升。时至今天,中国的外资已非欧美日资为主体,我在《人民日报“十大外资来源地”背后的秘密》一文中指出,自本世纪零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引进的巨额外资当中,有70%以上来自漂洗后回流的中国资本。这种资本只问利益,没有“良心”,更不会因为中国人权恶劣而从中国撤资。

以上分析说明,传奇式的“曼德拉道路”,于现阶段的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心向往之,却不能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