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台湾“新南向”VS北京“ 以商围政”


蔡英文在就职大典上发表就职演说。(齐勇明拍摄)

蔡英文在就职大典上发表就职演说。(齐勇明拍摄)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5月20日,台湾总统蔡英文就职并发表详细的就职演讲,北京死死揪住蔡英文对“九二共识”的表态穷追猛打,却完全没有认真思考大陆对台湾的吸附能力为何减弱。蔡英文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尽管只是因应大陆台商近年陆续撤资移往东南亚及印度等地的顺水推舟之举,但如果成势,则意味着两岸的经济羁绊将日趋弱化并走向断裂。国民党政治式微意味着两岸政治羁绊已断,所谓文化羁绊因两岸意识形态完全不同,仅存语言一线。如果政治、经济、文化三道羁绊日弱,所谓“九二共识”将无所附丽。

大陆与台湾关系:先经济后政治

台湾在李登辉任总统期间,一度严禁台商到大陆投资。为两岸关系牵线搭桥者,是二战时期援华的美国飞虎队队长陈纳德夫人陈香梅。这位陈香梅是位了不起的华人女性,随夫移居美国后,凭自己的能力撑开了一片天空,成为美国政坛最有影响的华裔第一女性。从肯尼迪到克林顿前后八位美国总统对她都有政治任命。北京一直尊陈香梅为上宾,乃因她为中国办了三件大事:

一是上世纪80年代初,陈香梅是沟通美中关系的“里根特使”。她受其表舅廖承志邀请秘密访华,并携带正在候任的美国总统里根亲笔信递交邓小平,促使中美关系升温;二是有感于国民党老兵思乡情切,游说台湾总统蒋经国考虑台湾民众回大陆探亲;三是搭建了台商到大陆投资的桥梁。1989年12月,当西方因“六四”事件对中国采取经济制裁之时,陈香梅秘密组织了一个台商投资访问团进行一次“破天荒的大陆之旅”,开启了台商到大陆投资之门。

在陈香梅帮助打开两岸通商这扇门之前,台商到大陆投资者非常稀少。如今已成世界富商的郭台铭,倒是早看出了商机,早在1988年底就悄悄前去大陆安营扎寨。为何要悄悄前去大陆?只因当时李登辉政府将那些想到大陆去投资的人视为“共产党”,予以政治打压。我认识一位台商,说起她当年参加陈香梅那个商务代表团,偷偷摸摸不敢声张,先是转道美国再赴大陆。后来丈夫去大陆办厂,好几年中都对亲戚说是在东南亚某国工作。陈香梅率领的这个商务代表团非常成功,90%以上都去大陆投资,而且也都获得巨大成功。

据中国商务部数据,截至2016年1月底,大陆累计批准台资项目95543个,实际使用台资628.9亿美元。按实际使用外资统计,台资占大陆累计实际吸收境外投资总额的3.8%。

台湾方面的数据是:截至2014年10月,台湾当局已核准对大陆投资金额约1418.78亿美元,而同期台湾对大陆以外国家和地区累计投资金额约893.19亿美元,大陆占台湾对外投资额的61.3%。一些学者研究发现,台湾对海外投资中有不少流向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等“避税天堂”,其中不少最终流向中国大陆。这意味着台湾对大陆实际投资额可能要高于台湾当局的统计额,有专家估计,台商在大陆的实际投资在2000亿美元以上。

政治羁绊奠基于经济羁绊

自从台商如过江之鲫,纷纷涌入中国大陆之后,中国就开始在台湾推行以商围政策略,一步一步加深对台湾的影响,包括对台湾媒体业的染红,数年前,我曾在: 《红色资本渗透与台湾媒体“靠岸”》中指出,自从2010 年6月中国和台湾签署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将双方的经贸合作制度化之后,台湾的“政治”(政界)已经无法不听“经济”(商界)的吆喝。这一协议签署之后,香港亲北京杂志《镜报》曾发表署名陈星战的文章《两岸发展之前瞻性思维》,指北京可能在2013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让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担任国家副主席。 文章说,“北京的构想已非一朝一夕,北京的诚意不容怀疑。”若此事成为现实,台湾大概会成为与香港类似的“特区”。

以上事实说明,两岸关系的实质是政治羁绊奠基于经济羁绊。据台海网资料,现在大陆有各类台商投资企业8万多家,在大陆工作和生活的台商、台干、台劳及其家属有近230万人,占台湾人口总数约10%。即使是蔡英文政府,也不能无视这个群体的力量与影响。事实上,蔡英文在2012年台湾大选中输在“最后一里路”,就是因为北京包机将大陆台商紧急运回台湾投票,才让蔡英文以80万票差败选。

由于北京太急于求成,逼签两岸服贸协议,希望两岸经济一体化的最后一块铺路石立即铺就。但不巧的是,香港人民实施普选的要求严重受挫,台湾人尤其是台湾青年终于看到“台湾不努力,终将变香港”,奋起发动“太阳花学运”,这才有了今天的民进党重回台湾政坛。

蔡英文政府能摆脱“大陆依赖”吗?

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其实是为马政府补交的作业。从2008年开始,上万家台资纷纷从中国撤离,连大陆铁杆投资人郭台铭也将部分工厂撤往印度、东南亚等国。这种撤离并非台商与台湾政治共同进退,而是大陆的投资环境发生极大变化:一是劳动力成本上升,除了工资增高之外,新一代农民工远不如父辈老实听话,动辄罢工,例如2014年9月,苹果公司东莞代工厂数千员工罢工,起因是台商眼中的一件小事,即中秋不发月饼和节日奖金;二是大陆的土地成本太高,不仅比东南亚国家及印度高,甚至比美国中西部州也高得多;三是2008年以来,中国实行两税合一,内外资税收标准并轨,取消对外商的税收优惠。台湾的代工业本来利润就极薄,上述因素使他们在大陆的投资难以为继。

台商纷纷退出大陆的过程,就是北京对台湾以商围政的基础被削弱的过程。

在台湾“太阳花学运”之后,蔡英文当选已是水到渠成,台湾与大陆关系淡化甚至恶化都是意料中事,台湾舆论也因此一直在强调台湾对大陆贸易依存度正在下降,要提升对外经济的格局及多元性,告别过于依赖大陆单一市场的现象。据台湾财政部公布的海关出口统计,2001年台湾对大陆及香港的出口比重(出口至大陆及香港占全部出口比重,也称出口依存度)为26.6%,2007年升至40.7%,2010年升至41.8%,2013年降至39.7%,回到2006年的水准。据此,台湾方面比较乐观,认为摆脱对大陆的经济依赖,从而达成政治上的疏离。

北京对此则是另一番估计。据中国商务部今年5月发布的统计,2015年,大陆与台湾贸易额为1885.6亿美元,同比下降4.9%。其中,大陆对台出口449亿美元,同比下降3.0%;自台进口1436.6亿美元,同比下降5.5%。尽管如此,大陆对台贸易逆差仍然高达987.5亿美元,台湾仍然是中国大陆第七大贸易伙伴,第九大出口市场和第六大进口来源地。因此,提及台湾蔡英文政府的未来,都寄希望于经济难题成为蔡英文政府迈不过去的坎,无法摆脱对大陆的依赖。

除了上述台湾与北京的各自考量之外,还有两个因素是未来两岸关系无法回避的变数:一是中国经济进入L型低谷,而且L型的那一横还呈下滑趋势,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没有政治因素,台商也得考虑自身的生存问题,寻找“成本洼地”。二是美国方面下任总统的外交政策是否变化,将取决于是谁当选。

从目前的情况看,台湾对大陆的经济依存度确实在缓慢下降,政治疏离之势已成。大陆方面对台湾的态度及其批判方向,比如对蔡英文未婚的恶意攻击,都只会增强台湾人对大陆的厌恶感。

何清涟:《红色资本渗透与台湾媒体“靠岸”》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article-20101206-china--across-the-taiwan-strait-111385034/774021.html

何清涟:《服贸协议:中台一体化的最后铺路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sta-taiwan-china-20140324/1877849.html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