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 从“克里姆林宫学”到“中南海占星术”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北京权斗黑幕的“内部人放风”在前一段时间稍有消停。由于皇储习近平最近曾“神隐”十余天,重新现身之后对其“神隐”原因未做半点说明,在外交事务上的发言视国别时硬时软,于是外媒又开始分析这位领导人的派系及其性格。由于相关资料缺少,放风者的话又不可全信,不免多多少少用上了“克里姆林宫占星术”。

“克里姆林宫占星术”是对“克里姆林宫学”(kremlinology)的戏谑之称。当年苏联号称“铁幕”,与西方基本处于信息隔绝状态,它主要通过观察苏联官方媒体来了解苏共高层的人事变化,并据此来推测苏联的政治动向,尤其是苏共高层权力结构和权力继承的变化。例如,塔图(M. Tatu)曾仔细分析苏共二十一大前后政治局负责意识形态的苏斯洛夫与表面上排名在他前面的总理柯西金、最高苏维埃主席波德哥尔内相比,谁的地位更重要(见之于其著作《克里姆林宫里的权力》 [ Power in the Kremlin])。他的依据是在若干次会议上苏斯洛夫是紧挨着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坐在后者的左边或右边。

在克宫政治动态对外界完全封闭,充满了神秘感的“铁幕”状态下,这样的揣测常常成为媒体跟进分析的参考。但由于资讯太少,“克里姆林宫学”也常常失灵,比如,谁也没能预测出赫鲁晓夫下台。正因为如此,一些苏联观察家就挖苦“克里姆林宫学”的分析,把它说成是“克里姆林宫占星术”,意思是,这种对苏共高层动态的揣摩无异于占星士的神秘预测。

这种方法类似于中国人读《人民日报》的方法,对中国的研究在中国改革开放前也只能如此。但时至今天,外部观察者(尤其是外国记者)对这个国家的了解已经远胜于他们的前辈,他们依靠自身长期居留中国的经验,加上互联网的传播效应,中国已经没有多少消息能够瞒住外部观察者。比如今年对中共十八大的观察,外部观察者就依靠观察与中国高层各派有意的放风,做出了非常密集的报道跟进与分析。不过,他们也知道这种目的性很强的放风有时不真实,因此除了凭常识判断这些“内部消息”是否可靠之外,还得使用“克里姆林宫占星术”,从《人民日报》、CCTV、《求是》杂志等最高层级的官方媒体的消息来判断某事件、某领导人的动向与真实意图。

比较有趣的是,即使是香港的亲共媒体遇到这种情况,也照样得使用“克里姆林宫占星术”,比如,《星岛日报》等香港媒体最近预测薄熙来将在中共十七大七中全会后被正式宣布“双开”(开除党籍、公职),其根据就是最近审判王立军时,起诉书指王在揭发他人(指重庆市主要领导)犯罪有重大立功表现,以及新华社9月20日以数千字长文敍述王立军案始末,首次不点名披露薄熙来涉嫌包庇妻子谷开来杀人,已涉嫌触犯刑法。

不过,以我的观察,除了一些入行不久的外国观察者,目前他们对中国政治的观察水平,已比十年前跟着中国国内与一些华人学者杜撰“胡温新政”时成熟得多。

十年前,不少人对胡锦涛的少言寡语视之为“胸有城府”,无所作为誉之为“谋定而后动”。胡锦涛上任后第一件事明明是去“革命圣地”西柏坡朝拜,并宣示要提倡“延安精神”,偏偏有人说这是为了迷惑江泽民而放的烟幕弹,胡是在等待时机推行政治改革。胡温的第一个任期就是在国内的“什锦八宝饭”的热烈歌颂与国外的这类不着调的分析中安然渡过。

习近平等第五代中国领导人显然没有胡温那样幸运,外国媒体及观察者比十年前老练得多。所以这次习近平“神隐”之后复出,虽然前港特首董建华在其复出几天之后,以知情人身份出来声明习近平是游泳时背部受伤现已康复,传媒有关习遇刺、受伤、患病手术纯粹是揣测。但董建华这事后诸葛的解释不能取信于人,不少人仍对习的“神隐”原因存疑。

由于今年有关十八大的人事安排至今仍处于黑暗中猜谜的状态,国际社会再度深切感知,中共政治仍然处在“密室政治”的不透明状态。所谓“密室政治“的最大特点是:少数政治精英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躲在幕后操控国家政治,以阴谋取胜。只是对这种“密室政治”的道德判断,西方人与中国官方包括一些海外华人都不一样。西方人普遍认为,政治透明度缺失给中共的政治公信力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中国官方则认为保持神秘是理所当然,而少数在西方受教育并工作多年的华人学者也持类似看法。比如外媒关于习近平“神隐”有多种报道,在习复出后有人觉得这是外媒的难堪——不知道这些人在西方多年是否倒立着看世界?

北京当局早就声称要增加“政治公开性与透明性”,但总是躲在红墙内的黑幕政治里玩弄权术,连十八大会期都要让人猜谜,仿佛又回到毛时代的宫廷政治。这种“黑箱政治”的存在,只会使“克里姆林宫占星术”常青。不过,今天克里姆林宫的主人就算是普京这种强人,恐怕也难以象中南海那样黑箱运作。因此,“克里姆林宫占星术”或许应该易名为“中南海占星术”。但需要指出的是,“中南海占星术”与苏联的“克里姆林宫占星术”有所不同。由于有了互联网,发表文章的门槛很低,于是各种隐身放风人纷纷抛出真真假假、目的各异的“中南海动向”。这就大大增加了“中南海占星术”的不可靠性。当年的“克里姆林宫占星术”的参与者都是真身,猜错了要付出身名代价的;现在的“中南海占星术”参与者有不少穿上了隐身衣,无需为自己的言说包括谣言负责。

自从世界上有了共产党政权之后,苏联与中国的“红墙内政治”先后培养出了“克里姆林宫占星术”和“中南海占星术”。一个靠“黑幕政治”维生的大国政权,对本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来说,永远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目前中日钓鱼岛争端就是如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