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毕福剑事件掀开中国双重话语系统的井盖


中国中央电视台 节目主持人 毕福剑 (资料照片)

中国中央电视台 节目主持人 毕福剑 (资料照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沸沸扬扬闹腾了好几天的毕福剑骂毛事件,在官方与毛左联合制造的强大压力下,以 “肇事者”微博认错暂告结束。毛左们为此欢欣鼓舞,殊不知这一事件掀开了中国双重话语系统这口陷阱的井盖,一旦形成示范效应,全体中国人(包括毛左自身)都有可能在某时某地掉进这口陷阱。

中国的段子文化与前苏联的厨房文化

我看了毕福剑说唱《智取威虎山》的视频。就事实而论,毕福剑只不过是将中国的餐桌段子文化发扬光大了一回,一人兼演两角,说唱并茂,以博同桌客人一笑。这种餐桌段子文化形成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京城是其发源地,流风所及,全国所有地方竟相仿效。深圳一些老板请客时会邀请一些善说段子者参加饭局,只为活跃气氛,让客人开心一笑。本人体验过多地的餐桌段子文化,只是与京城相比,外地的段子文化稍逊风骚,不象京城段子那样生动有趣,富有创意。

这类段子分政治类、色情类及插科打诨类,京城是政治经济精英聚集之地,后两类自然不是主流,主要是政治类,如果是关系亲密一点的圈子聚会,还会加点政治小道消息作佐料。要说毕福剑这段说唱,还真不算出格。90年代中后期我去北京,听到的嘲弄老毛及老一辈革命家的段子那真是够出位,比如毛与江青延安窑洞幽会,朱刘周等听壁脚,邓因个子矮搬砖头垫脚之类。说段子者用四川湖南江苏乡音摹仿这些革命领袖,逗得满座粲然。嘲弄江核心及同僚的更多,比如戏称五常委是“五子治国”(戏子疯子傻子聋子),江泽民访美获克林顿赠送上通天堂下达地狱的手机那个著名段子,其实暗讽“六四屠夫”邓小平已经生活在地狱,电话帐单则暗示中国就是地狱,堪称段子经典。

其时论及餐桌段子文化,大家都将其看作是苏联“厨房文化”之同类,只是更具中国特色(荤)与时代特点。从斯大林统治后期开始,苏联出现了“厨房文化”,人们在公开场合说的是空话假话套话;回到家里,在厨房里与亲朋好友相聚时,则说真话,传播各种政治小道消息,倾泻对现实的种种不满。苏联时期的有名的政治笑话,多半就是“厨房文化”的产品。

社会主义政治的虚伪无耻造成了双重话语系统陷阱

生活在中国的人,几乎都能熟练自如地运用两套话语系统,即在公开场合讲官话套话假话;在亲人、朋友之间才会讲些真话,发表一些对现实与周围事物的真实看法。这是中国官方意识形态与现实严重脱节造成的恶果。

中国的意识形态话语坚持弘扬肯定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与社会主义制度,认为在这些思想理论指导下,在社会主义制度保证下,中国会达到国强民富的目标。中共长达几十年的统治虽然证明这套意识形态是自欺欺人之言,但当局仍然将其当作规范人民思想的重要工具,并利用各种奖惩机制迫使人们从小学开始,就学会在两套话语体系中转换穿梭,转换得好的人,就有可能入团入党做官,前途光明,腐败有路。运气再好点,大肆腐败捞钱还不用进牢房,尊荣终生。

中共一直用谎言包装毛泽东,比如毛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是穷人翻身做主的大救星。但中共自1949年以来统治中国的治绩不仅乏善可陈,反而充满了各种连中共自身都难以面对的黑暗面,如镇反、反右、大跃进、三年大饥荒、文革、六四这类由毛泽东领导中共制造的国家罪错。现实生活中,各种社会矛盾,如腐败肆虐、环境严重污染、贫富差距过大等等,更是让人们对中共的意识形态宣传毫不信任。为了保持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中共专断地将自身历史都列为言论与研究禁区。但这些历史不少中国人曾亲身经历,加上网络时代获取海外资讯认识真相极为便捷,这些对历史与现实真相的认识,就成了一些中国人私聊的内容。这就是两套话语系统产生的政治社会背景。

中国人在这两套话语来回转换,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扮傻游戏”。台面上,大家假装相信中共意识形态,每个人都说着冠冕堂皇的官话假话套话,假装相信这套意识形态话语。私底下,人们说些真话,并拿这套意识形态话语开涮。正儿八经地讨论太沉重,人们说各种段子一解愁闷。

毕福剑事件是在中国政治控制日益严酷、社会政治倾向严重左倾之时发生的一个超级黑色幽默事件。视频上传,意味着掀开了中国双重话语系统陷阱的井盖,毕福剑虽然被毛左们赶进了这个陷井,段子文化却不可能就此消灭。从此以后,人们在餐桌上说段子时,可能会以“毕姥爷”为戒,要求所有人关闭或者交出手机,不得录相,以防止外传引来不测之祸。

毕福剑事件留下的几点思考

一、毛左的兴起与壮大已成为中国社会不可逆转之势。

毛思想的主要底色是中国农业文明时期江湖文化中的造反精神,话语系统是“马克思主义+秦始皇”,毛泽东被当局与毛左幻化为“穷人的救星”,以平均为目标的打土豪分田地(实质是均贫)是其社会分配的经典措施。这一形象在社会贫困化及边缘人群大量出现时很有说服力。崇拜并取媚权力、肯定极权体制,与资本家及西方普世价值做斗争,成了毛左的政治生存手段。与话语精致的西方新左派相比,中国的毛左思想简陋,话语粗鄙,辩论就是开骂,完全继承了文革的斗争精神。他们深谙在中国围剿政治异议时争取当局支持之道,利用了毕福剑的职业身份是党的喉舌,指责毕侮辱开国领袖、侮辱解放军,是典型的“砸锅党”,迎合了当局的政治需要,最后成功地与当局共谋,让毕福剑受到惩罚。

中国的社会底层庞大,社会上升通道严重梗阻,很多底层青年要么低薪就业,要么充当五毛,不少人成了毛左,成为滋养专制的沃土。这一队伍如果继续壮大,中国的政治列车多半只能在“砍人头”(即专制)的轨道上行驶。即使将来某一天中国有幸进入民主化,建立“数人头”的选举政治,这类人也很容易被民粹主义裹挟,使中国走上委内瑞拉道路。

二、毕福剑事件标志着中国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

视频引发风波之后,人们追问是谁故意将视频放到网上,指责这是一种类于告密的行为。这一猜想如果成立,毕福剑事件只会使这种公开告密成为风气。告密文化与特务政治相伴行,将使一个国家的政治进入极端黑暗时代,对此,我曾在《中国正在走向1984》、《大学的信息员制度——东西厂制度再现》里面分析过。

还有一种猜测,即认为拍视频的人与将视频上网的不是同一人。当人们用微信传播时,有人觉得好玩有趣,于是传上网络。这又带出了另一个问题:由于社会价值观严重分裂,社会各界应该如何对待不同意见。毕福剑说唱《智取威虎山》,在小范围内得到认可,放在全社会范围内,却成为双重话语系统的牺牲品。

毛左肆意围剿不同意见,在中国并非新鲜事。不仅毛左,不少中国人也永远不懂“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奉行“凡是我看不惯的观点,就得狠狠批判围剿,先用口水淹没你,再让你现实利益受损”。这一原则其实就是中共控制思想言论的一贯原则,从延安时期开始直到现在,从未改变。因此,毛左与权力合谋没有任何价值观上的障碍。比如在网上争执升温之际,《中国纪检监察报》称必须严惩毕福剑的违反党纪行为。官媒与公权力公然介入言论争辩,并将称砣压在毛左一方,只会导致中国政治生态更加恶化,在全社会形成一种政治恐惧。

专制下,人们用冷嘲的方式旁观政治;极端的专制下,人们将被迫沉默,这种沉默并不意味着服从,而是在沉默中蕴积一种破坏性力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