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新常态”:中国经济面临的六大瓶颈 (1)


中国第一季增长跌至6年最低

中国第一季增长跌至6年最低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说明:本文是我于 5 月 3 日在加拿大温哥华“咸氏国际论坛”的公开演讲。由于《世界华人周刊》 5 月 7 日登载的“国际新媒体合作组织首席记者萧元凯”的报道《何清涟:新常态下的政经突围》 一文错误太多,特意将讲话稿写出,以备查谬。温哥华《都市报》(《星岛日报》旗下)记者董清霞根据同一场演讲采写的《何清涟:细数影响中国未来的六大瓶颈》,基本符合原意(只去掉了一些尖锐的批评),可作为本讲稿佐证。】

今天,有幸来到温哥华这个美丽的地方,感谢主办方与温哥华中领馆,能容忍我这样的“反革命”在这里公开演讲。在美国大纽约地区举办我的公开演讲几乎不可能,比如纽约领馆,只要听说我在某大学演讲,就想方设法破坏,比如宾大两次演讲被阻,连学生会主席都给撤掉。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六大瓶颈》,算是为大家盘点一下中国的经济家底,这六大“瓶颈”是否能够突破,关系到中国的未来。

先讲一个好消息,从 2014 年开始,中国已经进入世界 GDP 总量超 10 万亿美元俱乐部了,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只有两个,一个是美国,另一个就是中国。只是中国政府对此似乎不太高兴,从 GDP 总量超过日本那一年开始,就一直谦辞老二地位,说某些国际势力夸大中国 GDP 总量是个阴谋。但事实上,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是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再按照购买力平价法计算出来的。也就是说,你自己的数据灌水,最后导致人家计算出这个结果,怨不得别人。

第一大瓶颈:中国世界工厂地位衰落,复兴无望,产业结构调整极为困难。

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经历了 2001-2010 年的十年辉煌,终于无可挽救地陷入衰落。最新报道是世界工厂的主要车间东莞出现第二波企业倒闭潮,据说去年一年左右的时间内,有不低于 4000 家企业关门。世界工厂衰落的转折点是 2008 年,从 2008 年至 2012 年,公开的数字是,东莞有 7.2 万家企业被关闭。现在,以劳动密集型为特点的东莞企业大量倒闭,标志着以透支生态环境与劳工生命成本的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走到尽头。在此之前,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是投资、外贸、内需,如今这三驾马车早已齐齐死火,今年一季度,外贸增速同比下降了 15% ,表明外贸这驾马车再也无法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得另想出路。

过去 20 多年以来,房地产一直是带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龙头产业。从前年开始,高度泡沫化的房地产业陷入停顿,虽然政府、企业努力撑住房市不让下滑,但房地产带动的几十个上下游企业却陷入全面产能过剩。比如离房地产最近的钢铁业、水泥业产能过剩高达 30% 左右;距离较远的地板、家具、纺织业等相关产业也严重过剩。这种产能过剩危机,被比喻成“中国经济的核威胁”,即像核弹一样,随时可能引爆经济危机。因此,中国现在要发展“一带一路”计划,成立亚投行,向外输出过剩产能。这是另一个大话题,我今天只就此讲一点:这个计划成功率可能较低,因为纳入这计划的几十个国家,大多是主权信用不好的国家,除了中国与巴基斯坦等国的经济合作另有目标之外,中国在其他国家的投资可能会打水漂。

上述问题预示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无望。所谓经济结构调整,不是政府想调整就能够调整到位的。早在 2005 年,广东省就开始号召腾笼换鸟,想淘汰劳动密集型产业,引进技术密集型的高科技产业。结果是笼子空了,旧鸟离笼,新鸟没能进来,目前是珠江三角洲产业空心化。

第二大瓶颈:数量庞大的失业大军。

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失业问题一直是悬在中国人头上的一把剑。文革时期,即我十几岁的时候,中国就存在严重的就业困难,当时城市年轻人被迫使上山下乡,能招工、参军就是好出路了。改革开放以后,中国进入世界工厂的辉煌时期,也还存在大量失业人口,比如农村过剩劳动力高达 1 亿多。目前世界工厂衰落,失业问题就更严重了。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公布的城市登记失业率都不高于 4.5% ,这个数据不说明中国真实的失业状况。第一,这个数据只计算了城市中去政府部门登记的人口,没有登记的不算在内;第二,这个城市登记失业率将农村的失业者排除在外,而农村的过剩劳动力数量相当庞大。排除了这两部分人的统计数据,本身就有严重遗漏。

目前,中国失业大军由四个层次的失业者构成。一是农村过剩劳动力,随着世界工厂的倒闭,大批农民工返乡,失业现象严重;二是外资白领,随着大量外资撤出中国,不少原来薪资优渥的白领失去工作;三是失业大学生,由于学校里要求大学生提供就业证明才发放毕业证,学生被迫想方设法让父母或者亲戚单位提供假的就业证明,学校提供的就业率已完全失去了意义。四是城市中那些初、高中毕业后长期在家待业的青年,这些人,中国媒体将其称之为“啃老族”。

中国的失业者到底是多少?有两个数据可供参考。前总理温家宝曾在 2010 年 3 月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公开宣布:中国失业人口有 2 亿。另外一个数据由原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提供。今年 1 月,林毅夫在 2015 冬季达沃斯论坛表示,由于工资上涨,中国将有 1.24 亿人的制造业岗位转移至其他发展中国家。目前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是 9.4 亿,一旦失业人口达到 3 亿,真实失业率相当于 32% 。

这么多人没有工作,意味着统治集团与民众之间的“面包契约”已经失灵。我们大家知道,中国是个专制极权国家,所谓“面包契约”的内涵是:统治者逼迫老百姓“让渡”自己的政治权利,比如选举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与结社自由等,以保证让老百姓吃饱饭作交换,这就是所谓“面包契约”。如今这么多人失业,说明老百姓既未得到权利,也没能得到面包。任何 一个国家,面对如此高比例的失业人口,都是个非常头痛的问题。

第三大瓶颈是:资源危机严重,对外高度依赖。

中国的环境污染是立体化的,即水(江河湖海)、陆(土地)、空(空气)全面严重污染,这方面资料多,因为时间关系就不谈了,只谈资源危机。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严峻的资源约束,无论是作为生产资料的各种矿产,还是作为生活资料的粮食,中国都对外依赖严重。

石油号称“经济的血液”,中国现在 60% 以上依靠进口;铁、铜、锌等各种金属矿,对外依存度也都比较高,这里不一一列举具体数字了,只需要指明一点,即中国经济安全严重依赖外部因素。民以食为天,仅以粮食一项来说,中国农业人口占 60% ,但粮食自给率到 2014 年已经降低至 87% ,三大主粮如大豆、玉米、小麦都依靠进口。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撇开因为土地污染导致的粮食污染不谈,仅就量上来说,中国有接近 2 亿人口的粮食依靠进口。这就使中国的粮食价格与国际市场粮价的波动连在了一起,只要有天灾人祸,比如战争等使产粮国减产,中国粮价就会上涨。

关于粮食对外依赖严重的不安全性, 20 多年前美国生态环境学者布朗写了篇《谁来养活中国》,提醒中国注意粮食安全,但是中国却将这个研究报告当作“反华势力抹黑中国的阴谋”,是“中国威胁论”,大批特批,批了好几年。近几年意识到粮食安全终于成了问题,对布朗态度有改变,曾邀请他来中国演讲,但最终还是接受不了人家许多观点,于是又冷了下来。对布朗这位学者态度的冷热变化,说明在中国讲真话很不容易。

加拿大是个资源大国,有种类丰富的各种资源,水资源特别丰富。在座的商界人士可以未雨绸缪,投资这些产业,中国总有一天会需要进口这些资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