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何清涟: 中国“赌场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


赌场赌桌上的筹码

赌场赌桌上的筹码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股市牛熊翻覆,导致英文新词Casino Capitalism(赌场资本主义)问世,专门用来指称中国。在爱国主义救市曲中,7月4日21家证券公司召开会议决定联合托市,政府也宣布暂停新股上市,上周五申购新股全部作废。如此系列动作,可见党与政府下定决心,要拯拔股市于泥涂之中,让这只金鹅继续为国生金蛋。

我对这次将股市下跌归罪于“外国阴谋”之事比较感兴趣,无论如何,天朝上邦玩这种怪罪游戏总得有个由头,于是遍查信息,最后才发现,还真是有个由头,只是是否为“阴谋”则另当别论。

外资不听党的话,获利离场为哪般?

要说中国政府操盘股市,那也真是历经十几轮牛熊沉浮,既了解本国股民秉性,也善用政策工具,尤其是2005年将金融股大盘砸向市场大获成功之后,操盘本领已臻炉火纯青之境。但操控国内只算是做家常小菜,中国政府的眼光早就盯住了世界游资,开通沪港通,目标就是吸引国际炒家入中国之股市,要在不久的将来,将中国股市做成世界第一,与美国比肩。而中国上市公司总市值现已达到10.05万亿美元,过去一年当中增长了6.7万亿美元。这一增长幅度已经超过了日本股市总市值5万亿美元,离美国股市总市值25万亿美元还差那么一些。

要实现这一梦想,还需要走完关键一步,即美国MSCI将中国A股纳入MSCI(摩根斯坦利资本国际指数)的新兴市场指数体系。这一指数于1987年推出,用来衡量全球新兴市场股市的整体表现,目前涵盖21个新兴市场经济体:与中国同属金砖四国的巴西、俄罗斯、印度均列入其中,不如中国的智利、摩洛哥、秘鲁等也被列进榜中,独中国A股未曾列入。据估算,全球追踪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资金约有1.7万亿美元,假如中国A股能被纳入MSCI旗下指数,应可吸引4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在中国证管部门那个被放大N倍的水晶球里,只要吸引4000亿美元进场,那美景当真如画,国企脱困,金融机构坏帐消失,地方债务有如夏日骄阳下的雪山般消融,……。

这一切愿景,并非全是空穴来风,这十多年以来,国企脱困靠股市,2005年建行、中行、工行等银行股有如航空母舰般庞大,驶向香港与A股市场,几乎是压倒性的,但中国股民硬托起了股市,让银行系统的数千亿坏帐消失,并让中国各大银行与外资战略投资者赚得高高兴兴,相信那些尝过甜头的外资银行,这次必然进来。

但这次中国证管部门却错估了形势。6月10日,MSCI再次拒绝将中国A股纳入MSCI明晟指标指数,让中国原来的期望落了空。西方投资者本来就对一场政策诱导的泡沫深感害怕,一些已经进入中国股市搏一把的外资套利离场。据基金研究公司(EPFR)统计,截止6月12日,新兴市场基金共流出93亿美元资金,创2008年来同期之最。其中71亿美元来自中国股票基金。

高盛为何成了外国投行“做空中国”的代表?

6月12日以后,A股行情下跌,估计约有10万亿市值化为乌有。中国股市这头“政策牛”,终于被政策的主体部分杠杆套住,各种释放货币的杠杆最后都化作牛轭,套在了中国“股牛”的脖子上。这次的资金杠杆有多粗?据说场内场外有超过4万亿元的巨大资金杠杆。有人分析,A股市场总体杠杆率大于可流通总市值的10%,如果包括无法精确统计的地下融资盘的话估计可能高达20%以上。堪称全世界绝无仅有。

不过这一次被套住的可能不止散户。据《后市分析》一文分析,“公募私募,主力庄家,全部被闷,……配资融资、伞形杠杆,这一轮是属于必须牺牲的。不但还在里面,而且还完蛋了,尸骨无存。还有谁在外面?散户就不说了,跑进跑出,毫无影响……当前的股市,基本全军覆没,90%的资金都在里面,谁来解套里面的资金?”

凭多年股市观潮,对这篇文章的分析,我至少有七分相信。须知,今年政府插手股市力度非比往年,这不仅体现在政策扶持,更体现在股市下跌后政府的反应。历史上牛转熊十多轮,哪次都没见政府将此事提高到外部势力与股市反党集团内外勾结这一高度,将加持股市当作护持国脉。如果只是中小散户,或者私企加上少部分国企,当局不会这么着急。

只指责外部势力实在有点太虚,得有个具体的靶子。按照中国方面的逻辑,本应该痛骂MSCI才能一泄心头之恨,但思谋之下,中国还得让A股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标指数,开骂容易,但以后就难办了,于是美国高盛中枪,微博与国内网站上到处流传:“国泰是勾结高盛做空中国股市的代表,这次惨跌就是高盛、大摩策划,国泰是在国内的策应者。亏损的散户要向恶意做空的国泰、高盛索赔,同时远离国泰,转走在国泰的开户。把国泰的股票抛了买其他券商的股票”。为什么选择了高盛?经查,原来高盛早就在“做空中国”,《高盛赤裸做空中国的幕后》一文指出,早在2010年高盛就开始谋划做空中国,这一年就做空了好几次,比如11月份就发生两次,先是高盛发表一份唱空中国A股的报告,引发沪指162点的暴跌;稍后,高盛大笔减持工商银行股票,引发外资做空风潮,导致中国股市沪指在11月16日、17日连续暴跌,几乎中断中国A股反弹行情——这里我得指出,高盛在江泽民时期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高盛顾问库恩撰写的《江泽民传》中文版发行了逾百万册,成为公费购买与官员必读之宝典。

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谁?

MSCI是否将某国纳入新兴市场指数体系,主要考虑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市场深度和市场流动性、当地政府的管制、已察觉的投资风险、对外国投资者的所有权限制和资本管制、投资界的广泛认同等因素。今年中国未被纳入,据说是因为未解决市场准入。

到此,可以得出结论,外资恶意做空中国纯粹是一种怪罪游戏。第一,沪港通于2014年11月正式开通,开通的目的是鼓励外资进场,这说明中国政府并不担心外资蓄谋多年的“做空阴谋”。第二,外资进来是为了赚钱,而不是来友情出演,帮衬中国股市成牛。股市从来就是多空激战之地,外资逐利而来,做多做空全凭投资经理对股市大势的判断。中国的国家队都没想做长期投资者,还能指望外国投资机构来做长期投资者帮衬? 21家证券公司份属“国家队”,吃党的饭,这次在股市下跌之际,当然得听党的话托市,否则就没有明天,外国投资机构吃的不是党那口饭锅里的“赐食”,当然不用考虑为中国政府护持股市大盘。

那么,中国证监会是不是罪魁祸首?

证监会成了风暴中心,备受各种指责。中国证监会确实放弃了监管责任,但是区区证监会没能耐让金融机构不断出台各种杠杆政策,也没能耐炮制外国阴谋论,更没能耐号召全民以爱国主义精神入市救国。这么惊天动地的大动作,并非区区证监会就能做主。不过,此轮股市如果不好收场,如果需要有人对此负责,证监会主席倒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这是中共政治的替罪羊机制使然,现任肖主席不要为此想不通。

真正的罪魁,恐怕是政府那只时时刻刻未忘干预经济之手。因为这只手过去屡屡成功,中国政府一是过分高估自身操控经济的能力,以为可以用运动式的方法拉抬股市, 二是过分低估了外资的智商。认为我只要开盘并欢迎外商进场,资金就会源源流入,实体经济咱暂时玩不好,但在股市上却能翻手为云覆手雨,狠捞一把不是难事。三,现在可能高估了政府的号召力与民众的爱国热情。以前一旦祭出爱国主义旗帜,玩起国际怪罪游戏,比如发动反美反日游行,总有不少爱国者赞助一把热情,因为那不花钱,有时还可以领点钱。如今可不一样,政府信用早就被腐败官员消耗殆尽,况且这爱国是要人民拿出真金白银,与赞助人头去游行可不一样,赞助之前必定会好好惦量惦量。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国进入赌场资本主义阶段,剩下的问题是:世界股市(包括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赌场)都允许投资者(参赌者)自由进出。如果中国的股市开成了这样:进场拉抬行情欢迎,离场就成了“阴谋做空”,庄家还经常任意更改参赌规则,这种股市谁还敢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