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黄梁梦醒:中国并非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


图为中国上海一个港口附近的叉车正在搬运集装箱资料照

图为中国上海一个港口附近的叉车正在搬运集装箱资料照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总算集体“看衰”了,这一“看衰”,与原来的“看好”相比,那真是有万里之遥,比如索罗斯说“中国经济衰退会致第三次世界大战”,新西兰财长则表达了中新经济连体婴儿般地担忧:“若中国经济硬着陆新西兰衰退风险加大”。只是看衰的原因莫衷一是,有认为是反腐导致政局不稳从而造成经济衰退,也有人认为中国政府干预股市直接导致经济危机。

这些评论几乎没有认真考虑过:中国经济的体质注定其繁荣难以持久,中国从来就不是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

欧美拉非同一梦:中国政府松开钱袋

不少中国人在本国失业者持续增加、中低阶层生活日益艰困,都在嘲笑本国领导人鼓吹的“中国梦”虚幻缥渺之时,都没有想到国际社会正在做另外一个“中国梦”,希望“中国政府松开钱袋”,前来投资,以带动本国经济增长并拉升就业。

这梦说来疑幻但亦真:“世界上从来没有过像中国这样的经济故事——持续30年,年均10%的国民收入增长,数以亿计中国人民脱贫,从不名一文跃升至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增长过程,贡献了全球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5%、全球GDP增长的25%。”当然,不少国家的当政者念兹在兹的是:中国那堪称全球之冠的4万多亿外汇储备,能掰给咱国家一只小角那就好了。

中国政府确实也在松开钱袋的扎绳,大规模海外投资正在“进行时”。根据《2013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截至2013年底,共有1.53万家境内投资者在184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54万家对外直接投资企业。来自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对外投资国,仅次于美国的3383亿和日本的1357亿。从2005年到2014年上半年,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累计达5153亿美元,工程投资累计达3551亿美元。投行界普遍公认,2014年中国的海外投资有很大可能接近甚至超越日本,很快将突破1万亿美元。

中国的海外投资,对富国与穷国倒也一视同仁,这从投资行业的分布可见。无论是累计金额达5153亿美元的直接投。还是累计金额达3551亿美元的工程项目,能源行业占据了将近50%的比重,金属矿产类行业也是直接投资主要目标,而海外工程项目的另一重点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交通行业。这些都是洒向发展中国家的雨露,因为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有“比较优势”,引进中国投资既能改善当地基础设施条件,又能增加就业。

美、英、德成为近年中国投资增长最快的国家。2007年至2013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增长了14倍。目前在美国50个州当中,有35个州有中国投资,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是吸引中国直接投资最多的三个州。中国投资领域相当广泛,包括能源﹑房地产﹑制造业﹑金融﹑服务业﹑信息﹑电子﹑生物科技、绿地项目等多个领域,并为美国创造了8万多个就业岗位。

德国也成为中国投资的热土:2012年德国独占中国对欧洲FDI项目的38%,远超英法两国之和,后两者的份额分别为22%和5%。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GTAI)数据显示,中国2013年在德国直接投资的项目数量高达139个,仅次于美国和瑞士,成为在德投资项目数量第三大的国家。据德国Das Statistik-Portalke Next网站引用的数据,截至2014年底,中国在德国开办2500家公司,为德国创造了1.2万个职位。

投行界从中国市场收获也不小, 2014年,投行在中国市场的总收入达创纪录的60亿美元。虽然远低于美国与欧盟国家,但除了中国,再到哪去找这么一块“成长的大饼”?更何况,希望之光在前方闪烁: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和美国研究机构荣鼎咨询联合发表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跨境投资者,中国的全球离岸资产将增至现有水平的3倍,即从目前的6.4万亿美元增至近20万亿美元,“中国已经是一个重要的全球投资者,并有望成为未来1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增长的最重要驱动因素”。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中国经济衰退让全世界心情变糟糕,就因为对中国这位拯救者寄望太高。

不是北京不想救,有心无力才是真

按照中国政府的本愿,确实极想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但有时天不从人愿,尤其是习李二位的福气远不如胡温,接手江山之时,已经是土地、江河湖海、天空立体污染,支持中国经济发展近30年的三驾马车齐齐死火,有着将近七亿日消费2美元以下的人口(亚投行曾将日消费2美元定义为中国的中产阶级),习李二位有心无力。这些,我在《“黄金十年”留下的经济遗产》(2012年10月)已经有过详细分析。

那些判断21世纪将成为“中国世纪”的分析人士,始终不愿意面对一个事实:一个国家要想经济持续发展,只有两种情况下才有可能:一是必须在资源上占有极大优势、政府与国民有很好的资源节约意识,还有领先的产业系统,比如美国加拿大;二是技术领先优势,比如现在的美国,二战以前的英国。英国与中国虽然都被冠之以“世界工厂”之名,但英国的世界工厂依靠工业革命带来的技术优势支撑;中国这“世界工厂”,从功能上来看,只能算是世界工厂的一个组装车间而已,与英国昔日的世界工厂不能同日而语。一旦劳动力与土地成本不再低廉,国际资本将另觅成本洼地。2009年只是国际资本从中国转移出去、中国经济由盛而衰的开始。自那以后,中国经济的颓势已不可挽回,中国政府依靠四万亿救市,扶持房地产与基础设施投资,只是暂缓衰退之势,并未能扭转这一趋势。

上述这些观点,是我多年以来在《世界工厂的劳工现状》、《“奥运狂奔”未竟,中国经济危机毕显》、《2009年:中国经济衰退“狼来了”》等文里反复强调的。

如今只重复一点:中国世界工厂的辉煌,完全是依靠比较成本优势,即廉价土地与劳动力。为了支撑“经济发展”,中国不计后果地掠夺性消耗本国资源:水源、土地、空气这些人的基本生活资源受到严重污染;矿产耗尽。根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数据,目前中国共有资源枯竭型城市118个,约占全国城市数量的18%,总人口1.54亿。除此之外,在中国西部与西北部省份,早在2005年就已经产生了1.8亿生态难民(潘岳对传媒公开的数据)。

中国之所以有钱到海外投资,在于中国敢于开动印钞机,并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大印钞国。2013年1月,中国21世纪网数据部对来自全球主要央行的2008-2012年M2数据进行统计,得出结论:2009年以来,中国央行的货币供应量先后超过日本、美国、欧元区,成为全球最大的“印钞机”。2012年,全球新增货币供应量超26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占近一半。

21世纪网这一统计与其他估算相吻合。近30年的中国经济增长,其中一个重要手段就是依靠超发货币,2003-2013年的10 年间,基础货币增加88万亿元人民币,外汇资产增加了3.4万亿美元,主要来自于新增货币投放。中国的黄金储备在外汇储备中的比重只占1.1%,说明中国货币的含金量太过微小。

中国用来投资海外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外汇储备。可以设想,如果IMF今年愚蠢到让中国加入一篮子货币计划,使人民币逐渐成为国际硬通货,各国在欢迎中国投资的同时,大概也得承担中国滥发钞票的外溢后果。

现在对这些经常挂念中国那庞大的外汇储备的中国观察者来说,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中国那令人艳羡的外汇储备正在下降,从2014年6月的4万亿美元,已降至今年7月的3.65万亿。

中国经济滑入长期衰退只是开始

中国对外开放近40年,2008年以前,发达国家希望中国成为他们的投资宝地与最大的商品市场,结果发现中国的投资环境不尽如人意而相继撤走,与此同时,中国的劣质商品销遍全球,引起不少国家的消费者对“中国制造”丧失信任;2008年以后,世界各国经过金融危机的打击,都希望中国出面“拯救世界经济”。这些满怀希望的人士,有意忽视了等待“拯救”的国家如欧盟、新西兰、南非等国人民远比中国大多数人过得富裕,却指望一个尚有8亿多日均消费2美元以下人口(2010年亚洲开发银行报告曾将日均消费2美元定义为中产阶级中的低阶人口)、水陆空重度污染、人民基本无福利的国家来“拯救”世界经济。这个荒唐的梦想以《中国廉价资本或将涌向全球》为代表:“我们需要第三代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Three),这一次让中国提供资本,并再次让美国吸收其中的大部分,从而共同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华尔街日报》,2015年1月22日)。

所谓“金砖四国”、新兴经济体国家、G2(指由中、美两国组成一个Group来代替旧有的八国集团,以携手合作解决世界经济问题)等概念层出不穷,既承载着国际社会不断冒出的希望泡沫,又见证着国际社会接踵而来的失望。也正是在2009年以后,巴西、土耳其、南非、俄罗斯等国与中国加速发展经济关系,希望搭上中国经济列车,进入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预言人类悲剧的人注定不得人心。但我做这种“不得人心”的事情已经太多了,不在意再增加一次。指望中国这一穷国来拯救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富国,可能在几年内会产生短期效益,但结果却是中国会产生更多穷人与生态难民。对那些曾希望中国成为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的人来说,有关中国的未来,最悲惨的不是中国不能成为世界“第三代布雷顿森林体系”,他们最好是cross fingers(攥拇指求老天爷保佑),让中国不要成为步中东非洲之后的难民输出国。

XS
SM
MD
LG